导语:年内大盘走势欠佳,加剧基金赎回压力,目前已有236只基金遭清算,债券基金和混合基金遭清算较多。

文/每日财报 楚风

12月17日,上投摩根策略精选混合发布清算报告,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于11月1日表决通过了基金合同终止相关议案,现已完成对资产、负债进行清算,剩余财产为3743万元。今年以来,上投摩根已有8只产品发布基金清算报告。

2021年A股大盘波动较大,基金收益首尾分化严重,新能源、周期板块收益靠前,而消费、医疗收益较为落后。《每日财报》梳理数据发现,基金清算数量已超越去年全年,绝大部分基金清算时规模不足5000万元。

此间,多数遭清算的基金成立时规模不足10亿元,也有的基金募集规模近百亿,至清算时规模却所剩无几。另外,部分基金收益率不差,但因规模低至规定,最终惨遭清算。

基金清算数量超越去年

据Wind数据,截至12月20日,公募基金市场共有236只产品遭清算,而去年全年数量仅为173只,增幅达到36.42%。此间,124只产品因触发合同终止条款,112只产品因持有人大会表决通过而被清算。

从产品类型来看,债券基金向来是清算重灾区,纯债基金尤甚。据Wind数据,年初至今,遭清算的债券基金达到102只,其中纯债基金共计60只,占债券基金比例将近60%。

纯债基金清算虽多,但今年以来产品收益表现较为突出。截至12月16日,中证纯债债券型基金指数 (930609)年内收益率为3.36%,上证国债指数 (000012)年内收益率为3.92%。

《每日财报》注意到,混合基金清算数量较去年增幅最为显著。今年以来,遭清算的混合基金达到91只,超越去年全年的44只,增幅达到106.82%。

2021年A股大盘波动显著,题材分化较为严重,权益类基金收益不及去年,使得部分投资者产生悲观情绪。从阶段性来看,基金清算出现两个小高峰,分别为3-4月份和6-7月份,清算数量都达到50只左右,而这两个阶段也是大盘下行的时期。基金清算与大盘走势或存在一定关系。

今年春节之后,上证指数大幅下挫,从3730余点跌至3350余点,随后两个月在3300余点至3400余点中震荡,基金清算也迎来第一个小高峰。上证指数在5月份涨至3600余点,又在7月份跌至3300余点,基金清算迎来第二个小高峰。

《每日财报》注意到,部分“短命”基金成立时长不足一年,就进入清算程序。其中,鹏华红利优选混合成立于2021年5月份,并于2021年9月份清算;大摩中债1-3年农发行债券指数成立于2021年4月份,并于2021年8月份清算;景顺长城泰源回报混合成立于2021年4月份,并于2021年7月份清算。

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人保资管旗下人保安惠三个月定开债于12月6日清算,而该产品基金经理程同朦在11月23日才上任,管理时长仅13天,就因产品清算而被动离任。

业绩好也难免退场?

据同花顺iFind数据,目前已有163只产品出具清算报告,清算时规模为34.37亿元。也就是说,平均每只产品清算时规模为2100万元左右,远低于规定清算线的5000万元,甚至部分产品沦为“万元基”。

《每日财报》注意到,目前清算时规模不足10万元的产品共有9只,涉及的基金公司有大成基金、海富通基金、融通基金、景顺长城基金等。其中,海富通中债1-3年国开债C成立时规模为35.20亿元,至清算时规模仅为1.72万元。

海富通中债1-3年国开债是持有人大会表决通过而被清算的。该产品发布公告表示,虑到市场需求变化,为保护基金份额持有人的利益,根据有关规定,本基金管理人经与基金托管人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协商一致,提议终止《基金合同》。

除海富通基金外,招商基金旗下招商中债3-5年国开债A、兴银基金旗下兴银稳健成立时规模分别达到97.97亿元、50亿元,却也难免遭受清算,清算时规模分别为1628万元、72万元。

有分析指出,成立时规模大而清算时规模较小,有可能是机构定制产品。临近年末,机构定制债基出现密集清盘或持续运作压力,或因机构资金存在配置和调整的情况。

另外,部分基金产品成立以来收益尚可,但仍未能避免清算结局。银华国企改革混合发起式成立于2018年6月,并于2021年7月清算。该产品成立3年间,累计收益率为139.30%,年化收益率为20.32%。

银华国企改革混合遭清算,主要是因为规模“迷你”。数据显示,该产品成立时规模仅为1000万元,后续规模始终不足5000万元,最高时仅为3500万元。按照相关规定,发起式基金成立时,基金公司或相关人士认购规模不低于1000万元,基金合同生效三年后,若资产规模低于2亿元,则基金合同自动终止,且不得通过召开持有人大会的方式延续。

公募基金市场整体规模仍在创新高,而行业马太效应加剧,中小基金旗下产品面临续存难的困境。今年大盘波动较大,大盘走势欠佳,进一步增大基金赎回问题,目前遭受清算的基金产品已超越去年全年。部分产品业绩表现较好,却也难免清算结局,规模增长仍是许多基金产品面临的难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