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续三个季度亏损,怪兽充电到底有多难?

怪兽充电,等待业绩翻盘。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自智能手机普及以来,电量续航问题一直是人们的焦虑。有需求就有产品,充电宝便应运而生。充电宝在市场推出之后广受欢迎,但是后来大家逐渐发现,日常携带充电宝仍有诸多不便,所以又催生了相关公司推出共享充电宝项目。

在经历了资本追逐、数轮行业洗牌之后,目前共享充电行业已进入理性发展阶段。以怪兽充电为首的头部玩家在用户规模、设备铺设密度、规模体量等方面的综合指标领先行业其他玩家。据欧睿国际发布的行业报告,从2021年GMV规模来看,怪兽充电以40.1%的GMV占比保持行业第一。

因为怪兽充电的行业地位,所以业绩表现也成了外界判定共享充电宝行业的“风向标”。6月15日,怪兽充电(NASDAQ:EM)公布了2022年一季报。财报显示,第一季度怪兽充电营收7.371亿元(约1.163亿美元),较2021年同期的8.469亿元下降13.0%,较2021年第四季度的8.362亿元下降11.9%,净亏损为9640万元。

股价方面,在上市后一年多的时间里,怪兽充电大部分时间处于破发状态,截至2022年6月21日,1.21美元的收盘价较发行价跌去了近九成。

《每日财报》梳理此前业绩也可以发现,怪兽充电股价“脚踝斩”背后伴随的是业绩转折。那么眼下,其市占率不断增长的同时,到底又遇到了哪些“瓶颈”问题导致业绩掉头呢?

疫情下,怪兽“凶”不起来

一季度财报显示,怪兽充电收入为7.37亿元,同比下降13%,下降的主要原因是受疫情影响移动设备充电业务收入减少;净亏损为9640万元,而去年同期的净收入为1510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截至2022年3月31日,该公司的服务可用POI(点位)为86.1 万个,而截至2021年12月31日为84.5万个;大约38.9%的POI通过网络合作伙伴模式运营,而截至2021年12月31日这一比例为38%。

业内广为人知,共享充电现阶段本质是一个流量生意,谁覆盖的场景规模广、谁拥有的点位多,谁就能在行业中确保领先的优势。在移动电源和用户数量方面,截至2022年3月31日,怪兽充电提供的移动电源数量为570万个;截至2022年3月31日,怪兽充电累计注册用户数量为2.989亿,意味着第一季度新增1200万注册用户。

可现实是,在疫情的大背景下,点位和注册用户的增加并不能带来利润收入。眼下,怪兽充电的营收已经连续两个季度同比下降,连续三个季度环比下降,自2021年第三季度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据《每日财报》了解,共享充电宝企业多采用直营模式,为了拿下更多商户,就需要给商场、商户高额入场费以及高分成。

2022年一季度,怪兽充电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6.597亿元,较上年同期的6.617亿元减少0.3%,较上一季度的7.043亿元减少6.3%。虽然相较去年少了,但其占当季营收的比例却高达89%,足见“开源”不强,“节流”又微不足道。

对于上述费用,主要用于点位的扩张和对合作伙伴的激励。此前还有数据显示,由于优质点位稀缺,商家掌握了较强的自主定价权,目前充电宝企业和商户之间的分成费用率,已由最初的50%~60%变成60%~70%,甚至有高于70%的情况出现。因此,如果说怪兽充电是在为商户做嫁衣,似乎也不为过。

展不开的“第二曲线”

公开信息显示,怪兽充电于2021年4月1日在纽交所上市,发行价8.5美元/股,低于其此前拟定的发行价格区间为每股10.50~12.50美元。

从怪兽充电的营收构成来看,主要源于:移动设备充电业务、移动电源销售和其他(广告等)三部分。其中,移动设备充电业务是最重要的收入来源,贡献的营收占比在95%以上。

连续三个季度亏损,怪兽充电到底有多难?

制图:每日财报

其实透过怪兽充电也能清晰看到共享充电宝行业的诟病,即盈利模式过于单一。怪兽充电作为上市公司,也在努力尝试新业务来开拓第二增长曲线。

2021年年初,怪兽充电推出白酒“开欢”,天猫平台定价118元起,同时也是希望利用直营的地推资源推广新产品。

可实际上,想切一刀白酒行业的蛋糕并不容易,虽然白酒行业利润率高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巨大的利润率的背后也存在着难以逾越的品牌壁垒。毕竟,白酒行业发展多年,各家品牌的地位、范围早已扎根。

连续三个季度亏损,怪兽充电到底有多难?

图源:淘宝

近期开欢天猫旗舰店显示,其出售的六款产品总月销不到1000。由此也可见,所谓的第二曲线并没能展开。显然,对于怪兽充电来说,租充电宝依然远比卖白酒更有钱赚。

憧憬下的思考

顺境加速,需要的是运气和勇气;逆势上扬,才真正考验一个公司的“内力”。

其实单就市场而言,共享充电宝的前景依然广阔。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中国共享充电宝服务的市场规模在2016年至202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151.1%,并有望在2020年至2028年以36.9%的复合年增长率进一步增长,且于2028年达到1061亿元。

而共享充电宝本身,一度是受到争议的服务之一。一方面,它和共享出行一样,打过价格战,有过整肃期,经过几年野蛮生长才形成了怪兽充电、小电、竹芒科技的格局。另一方面,由于手机电池很难有硬件方面的突破,共享充电宝将在很长时间内保持一定刚需的定位,所以引发了大众对它的态度褒贬不一。

于公司的立场,养产品易,养品牌难,如同共享出行领域长期无人撼动滴滴的地位,共享住宿领域Airbnb始终是行业龙头。这都需要长期的打磨,让需求洞察不止停留在表面。

或许对共享充电宝企业未来而言,更多需要考虑产品范围之外的内容,因为物质和功能只能决定产品,但把人当作战略的“目的”,才能塑造超越物质需求的品牌,进而才能在饱和的市场里,实现对主流声量持续的夺取,更能在疫情等“逆”环境下做到对刚性成本的把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