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每日财报 何嫱

为了达成上市公司的利益,实控人违规干预基金公司经营活动——这一见于财经小说故事中的情节,真实地发生在了公募基金行业。

12月1日,因违反基金相关法律法规,证监会拟对九泰基金实控人吴刚采取证券市场5 年禁入,并处100万元罚款;九泰基金通过九泰久利参与上市公司保底定增的行为,被责令公司改正,处100万元罚款。同时,九泰基金原董事长、原总经理、原副总经理等多位高管也被给予行政处罚。

长期以来,国内公募基金江湖上,活跃着三大派系,分别是银行系、券商系和信托系基金。九泰基金则在三个派系之外,它是国内第一家具有民营背景的创投系公募基金。凭借凶悍的运作风格,“九鼎系”也曾被业界贴上“游戏规则破坏者”的标签。

基于此,九泰基金自2014年成立以来,一举一动都备受业界关注。

沦为牟利棋子

九泰基金成立于2014年7月,公司股东包括九鼎投资子公司昆吾九鼎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九州证券等,各持股26%和24%。吴刚系九州证券、九泰基金实际控制人。

从吴刚的履历得知,在创办九鼎集团之前,其曾任闽发证券投资银行部项目经理,中国证监会机构监管部副处长、处长等职。不得不承认,吴刚在监管部门的任职经历格外刺眼。

值得注意的是,九泰基金时任董事长吴强与吴刚系兄弟关系。吴强曾任万联证券投行部业务经理,宏源证券资本市场部副总经理,安信证券投行部业务副总裁,国信证券投行业务部总经理助理,以及九鼎投资董事、副总经理,九州证券董事长和九泰基金董事长等职。

作为公募资产管理机构,公信力至关重要。众所周知,基金管理人在发行任何公募产品时都会在基金招募说明书作出庄严承诺,承诺严格遵守现行有效的相关法律、法规、规章、基金合同和中国证监会的有关规定。然而,九泰基金的承诺却成为一纸空文。

2017年,九泰基金董事长吴强与九泰基金拟投资企业签署收益保证协议,吴强先后与五家上市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或股东签署涉及收益保证的协议,协议受益人并非九泰久利基金份额持有人。

五家上市公司的项目分别是亿利洁能股份有限公司项目、广东正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项目、恒信移动商务股份有限公司项目、郴州市金贵银业股份有限公司项目、浙江金固股份有限公司项目。

根据公告,上述五份协议均加盖九州证券公章,吴强签字。五家上市公司股东也均承认保底协议系与吴强签署。可九泰久利于2018年10月启动清算程序,2019年9月26日基金合同正式终止,九泰基金参与五家上市公司的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投资均出现了亏损。

在此期间,九泰久利未向基金份额持有人披露前述《投资保底协议书》所涉保底事项,基金清算财产也未包括补偿款项。截至证监会调查时,五家上市公司股东(其中三家上市公司股东实际支付)合计支付补偿款22384.92 万元,经九州证券确认,补偿款项已全部汇入九州证券银行账户。

相关人员被一并处罚

吴刚违规干预九泰基金其他日常经营活动早已有之。

据《事先告知书》披露,2016年12月,时为厦门三维丝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三维丝,现更名中创环保,300056.SZ)实际控制人罗祥波经与吴刚商谈后,向吴刚出具其本人签字的《承诺函》称“……希望同创九鼎投资管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或其下属企业或下属企业管理的基金或类似产品或下属企业的关联方买入三维丝股票不超过3000万股……为此,本人承诺,九鼎本次购买三维丝的股票未来卖出变现后实现的投资年化收益率(复利)不低于12%,否则承诺人以现金方式补偿其不足部分……”。

吴刚将罗祥波出具《承诺函》的情况告知九泰基金董事长吴强,吴强告知九泰基金总经理卢伟忠考虑交易“三维丝”。此后,于2017年2月至4月期间,九泰久利陆续买入“三维丝”397.0694万股。而截至证监会调查时,九泰基金投资“三维丝”出现亏损,未收到补偿款。

此外,吴刚还曾指示九泰久利启动清算程序。

吴刚称,九州证券曾向其汇报急需补充流动性资金,所以决定让九州证券尽快收回对九泰久利的投资,启动九泰久利清算程序。吴刚向工作人员王慧发送微信信息,要求将持有的九泰久利基金予以及时尽快变现,随后王慧于2018年10月10日邀请吴刚微信信息中提及的时任九州证券副总经理张学政及九泰基金分管投资、研究业务的副总经理建立微信群,九泰基金总经理卢伟忠也加入该群。

该群群名为“九泰久利变现”,后续主要讨论九泰久利清算事宜。九泰基金在此后一周左右时间即启动基金清算工作,向托管银行发送了基金清算意见征询函,并在发送征询函5天后便正式向证监会提交清算请示。

资料显示,九泰久利成立于2016年11月7日,基金募集规模300448.92万元,认购户数214户,其中1户机构投资者为中信信托管理的中信金融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认购金额30亿元,占九泰久利全部募集认购金额的99.85%。另外213户均为自然人投资者,占九泰久利全部募集认购金额的0.15%,其中九州证券认购中信金融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10亿元。

2019年9月26日,九泰久利基金合同正式终止,九泰基金参与五家上市公司的非公开发行股份的投资均出现了亏损。在此期间九泰久利未向基金份额持有人披露前述《投资保底协议书》所涉保底事项,基金清算财产也未包括补偿款项。

截至证监会调查时,五家上市公司股东(其中三家上市公司股东实际支付)合计支付补偿款22384.92万元,经九州证券确认,补偿款项已全部汇入九州证券银行账户。

《事先告知书》表明,证监会拟对吴刚干预基金经营活动,授意九泰基金通过九泰久利买入“三维丝”、指示九泰基金对九泰久利启动清算程序的行为,责令改正,并处100万元的罚款,同时对吴刚采取证券市场5年禁入措施。同时,还对公司及相关人员予以一并处罚。

眼下,据《每日财报》统计,截至今年三季末,九泰基金旗下基金数量共计25只,较去年年末减少7只。去年全年,公司新成立9只基金,募集规模合计21.14亿元,但今年以来,公司无一新基金发行。同时,公司基金管理规模也从去年上半年的近120亿元大幅缩水至不到29亿元,行业排名大幅退后至134/150。

而九鼎集团的市值,更是已从千亿神话缩水至50亿元左右,与巅峰时期相比天壤之别。不过,接下来随着证监会对九鼎集团调查的结束,其也很可能启动新一轮变动。未来,“九泰系”能否东山再起,《每日财报》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