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光电器作为国内老牌音响制造企业,却只满足于当OEM代工厂,自有品牌建设薄弱,毛利率仅为同行的一半。

 

撰文/楚风

出品/每日财报

 

5月7日晚间,国光电器发布公告称,其已通过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回购公司股份约785万股,占总股本1.68%,最高成交价为9.43元/股,最低成交价为8.45元/股,总成交金额约6999万元。在此背后,其股价从3月5日最高点11.09元/股降至5月12日8.99元/股。

 

国光电器是国内老牌的音响制造企业,近几年来业绩发展颇不稳定。由于是OEM代工厂,其对头部客户存在严重的依赖,尤其是国际客户,近几年取得发展也是靠国际客户的带动。因此,国光电器也“成败”大客户。

 

代工厂靠客户分一杯羹,国光电器毛利率常年较低。相对自有品牌较强的电声企业,其毛利率甚至不及对方的一半。事实上,国光电器也有意加强自有品牌建设,旗下品牌有“国光”与“爱浪”,但品牌建设依然薄弱,未能摆脱代工厂局面。

业绩靠大客户带动,为他人作嫁衣裳

国光电器前身为广州国光电声总厂,至今已积累了70年扬声器设计及制造经验,产品主要涵盖扬声器、音箱等声学产品及锂电池产品。其主要产品扬声器与音箱广泛应用于电脑、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电视、智能音响、耳机等产品中。

 

从产品分类来看,2020年国光电器音箱及扬声器实现营收为36.90亿元,占总营收比例达86.75%,并贡献83.81%的利润。其电池与电子配件产品占总营收比例较小,分别为6.20%、5.87%。需要注意的是,上述产品毛利率均较小,约为15%。

 

由于坚持大客户战略,国光电器对大客户存在明显的依赖。2020年,其对前5大客户销售额达到28.27亿元,占年度销售总额比例66.45%。由于是OEM代工厂,国光电器业绩更多靠大客户带动。据天风证券研报显示,国光电器重要客户有Harman、罗技、百度、Sony、Bosch、Sonos等国内外知名品牌。

 

2021年一季度,国光电器业绩明显增长,实现营收为11.07亿元,同比增长68.51%;实现净利润为5492万元,同比增长794.38%。咋一看,其当期业绩非常不错,但查阅历史情况,该业绩增长更多是建立在去年同期业绩亏损的基础上。

 

对于2021年一季度业绩增长,国光电器也指出主要是因为下游客户需求强劲,产品订单同比大幅增加;管理改善,毛利额同比大幅增长;期间费用同比大幅下降。

 

实际上,国光电器毛利额虽然有所增长,但毛利率是下降。2020年,其毛利率为15.48%,而至2021年一季度,毛利率下降2.1个百分点至13.58%。国光电器作为OEM代工厂,靠客户分一杯羹,毛利率难以提升。

 

也正是严重依赖大客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国光电器近几年业绩表现颇不稳定。2018年至2020年,其营收增速为-0.17%、9.99%和-4.31%,净利润增速为-267.50%、261.19%和-47.14%。其中,2017年净利润亏损2.19亿元。

自有品牌建设薄弱,毛利率仅为同行一半

与自有品牌建设较强的上市公司相比,“代工厂”国光电器毛利率劣势更为明显。惠威科技主要产品也是涉及音响设备、扬声器等,所不同是,其主要产品是自主研发、生产和销售,自有品牌建设优势较为明显,2020年毛利率达37.25%,是国光电器的两倍多。

 

与漫步者相比略有不同,漫步者产品主要为耳机、多媒体音箱和音箱,而耳机显然贡献更高的营收比例。漫步者自有品牌建设也相当不错,拥有从产品创意到工业设计、产品研发、规模化生产、自主营销的专业团队。2020年,其毛利率为33.17%,也是国光电器的两倍。

 

国光电器有着长达70年的电声技术积累,工艺水平和制造水平均有一定优势,完全有实力发展自有品牌,但却甘于OEM代工厂。

 

在2020年年报对未来发展的展望中,国光电器频频提及“客户”,指出继续沿用大客户战略,并重点加大对国内客户的开发力度,做好客户贴近式服务,不断提高大客户对公司的满意度,加强与大客户的战略合作关系,但只字不提品牌建设。

 

国光电器官网显示,其旗下品牌有“国光”与“爱浪”。爱浪智能成立于2016年,是由国光电器与项目团队孵化团队成立,曾豪言要淘汰传统盒子。《每日财报》查询爱浪官网(www.avlight.com),却发现官网已关闭或停用,点击国光电器官网链接也无法进入爱浪官网。爱浪智能官方微博最后一条推送是发布于2019年3月20日。

 

值得注意的是,爱浪产品在部分电商平台仍然有售。在京东平台上,爱浪音箱产品即不是京东自营,也不是国光电器官方店,且销量相当惨淡。

 

国光电器另有一个授权使用品牌,为丹麦品牌威发(vifa)。2020年,VIFA DENMARK A/S取消了对国光电器在中国地区的4项“威发”商标使用许可权,并支付人民币800万元。

募投项目三度延期,是否未达预期效益?

2017年12月,国光电器非公开发行股票并募得资金4.66亿元,承诺投入微型扬声器产品技术改造项目、智能音响产品技术改造项目、音响产品扩大产能技术改造项目等三大项目。

 

事实上,国光电器定增两度波折,先是在2015年8月22日披露定增方案,至2016年3月下降股票发行数额,该定增几度延期后于2017年1月被终止。2017年1月再次发布定增方案,只2017年11月获批,后续再次延期,直到2018年6月只有4家机构参与认购。

 

《每日财报》发现,上述定增项目自从投入以来,已有三度延期。第一次延期为2019年3月28日,国光电器将“微型扬声器产品技术改造项目”、“智能音响产品技术改造项目”延期至2019年12月31日,理由是为适应市场经济环境的需求变化,本公司谨慎使用募集资金,合理进行募投项目资金投入。

 

第二次延期发生在2020年4月17日,国光电器将将智能音响产品技术改造项目延期至 2020年12月31日,理由是根据市场需求变化、行业发展状况,并考虑公司自身生产规划及业务发展等因素,谨慎使用募集资金,合理进行募投项目资金投入。

 

2021年4月9日,国光电器第三次将“智能音响产品技术改造项目”、“音响产品扩大产能技术改造项目”延期至2021年12月31日,理由是相关项目受2020年度新冠疫情的影响,导致上述项目有所延期,无法在计划时间内达到预定可使用状态。

 

上述3个募投项目中,仅有“微型扬声器产品技术改造项目”投资进度达到100%。该项目之所以率先完成,是因为投入建设中期更改募集资金用途,终止项目新增投入。由于项目提前终止,因而未能完成为年税后利润人民币12,213万元的承诺效益。

 

国光电器作为国内老牌音响制造企业,拥有较为深厚的技术积累,却只满足于当OEM代工厂,对大客户依赖严重,自有品牌建设薄弱。相比品牌建设较好的上市公司,其毛利率明显较低。另外,国光电器募投项目三度延期,究竟是市场环境变化导致,还是未达预期效益所致呢?《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