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元宇宙社交第一股”的外衣下,Soul背后是两性、商业、荷尔蒙等无数焦点话题的盘旋飞舞。

 

撰文/吕明侠

出品/每日财报

 

Clubhouse、Match Group、Bumble、Spark Networks等海外社交语音平台接连收割资本市场以后,国内一众陌生人社交平台也期待能够迎来新的热潮。继陌陌之后,又一款主打陌生人社交的公司要上市了。

 

5月11日,Soul App在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了IPO招股说明书,将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SSR”。

 

上市之前,Soul的管理层持股为33.2%,其中创始人兼CEO张璐持股32%,拥有公司65%的投票权;腾讯全资子公司Image Frame Investment (HK)为其最大外部股东,持股49.9%,拥有公司25.7%的投票权。

 

孤独感生意

 

从社交链闭环的起点来划分,社交又可以分为熟人社交和陌生人社交。其中的区别主要在于发现/寻找朋友这个环节是在线下还是在线上进行,如果像微信那样把线下的社交关系搬到了线上就是熟人社交。

 

而陌生人社交除了在陌生人与陌生人之间建立亲密联系之外,可能还代表一种更轻松的,能够获得别人认可的对外表达方式。

 

从熟人社交到陌生人社交,人的需求得到了升华,变得更加抽象化。人们不再关注人是谁,转而关注自己内在的自我表达,认同与尊重。

 

陌生人社交之所以会崛起正是因为迎合了当下的社会需求。

 

社交焦虑是时代的一个重要弊病,这种焦虑一方面体现在当前年轻人因为996、生活环境等原因,没有太多的社交时间和社交圈子。另一方面,也体现在许多年轻人因为社恐、对性格外貌的不自信等原因自己给自己堆砌的社交壁垒。

 

通过陌生人社交平台,人与人之间能够更自由的展示自己想要展示的一面,摆脱焦虑。

 

此外,中国庞大的单身群体也酝酿出了一个庞大的“荷尔蒙经济”市场。

 

2019年,在资本的加持下,陌生人社交赛道迎来了一轮集体爆发,腾讯、阿里、百度、搜狐等先后入场。京东上线了一款名为“盼汐”的社交产品,入局陌生人社交;网易也借网易云音乐推出了主打同城陌生人社交的“心遇”。

 

但这些产品都未能真正跑出来,主要玩家还是陌陌、探探、Soul等早期平台。

 

陌陌主打“颜值社交”和“荷尔蒙经济”,注重娱乐式交友,通过娱乐活动中增进感情。不过,随着抖音、快手等直播电商的崛起,以陌陌为代表的纯秀场直播颓势也逐渐显露,其在直播上面临的对手越来越多。公司不得不推动转型和改革,而这显然会带来阵痛。2020年,陌陌全年净营收达到150.24亿元,相比2019年全年170.15亿元的净收入同比下降了11.7%。

 

Soul在招股书中给自己的定位不是陌生人社交,而是给GenZ的以Soul为连接的社交元宇宙,其实这是换个说法给自己洗白而已。

 

相较于陌陌和探探,Soul最大的特点是对用户真实姓名、真实样貌进行刻意的屏蔽。但这种弱化颜值的设计看起来是为了打破陌生人社交模式下的种种荷尔蒙问题,但本质上有一种欲擒故纵的意思,反而是更加充分地利用了人们猎奇的心态。

 

用户增长靠硬广付费率不到5%,变现能力待验证

 

根据Soul在招股书中披露的数据,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Soul App手机移动端月活跃用户为3320万,日活跃用户达到910万。用户平均每天使用App时长超40分钟,且平均每天要打开Soul App 24次。

 

在用户的年龄结构上,Soul主要以24岁以下的年轻人为主,18-24岁用户占比达到58%,25-29岁用户达到27%,30岁以上用户占比15%左右。其中男性占比45%,女性占比55%。

 

年轻群体往往具有超前的消费观,是购买力最旺盛的一个群体,但这不意味着可以很轻松的从他们的口袋中赚钱。

 

到目前为止,Soul依然没能解决盈利问题。

 

招股书显示,2019年—2021年第一季度,其净亏损分别为2.995亿元、4.881亿元和3.825亿元人民币,亏损幅度还在不断扩大。

高昂的费用支出是亏损的根本,在各项费用和支出中,占据大头的始终是营销费用。而在营销费用中,占据绝大比例的是广告费用。2019年、2020年和2021年第一季度,Soul的广告费用分别为1.966亿元、6.021亿元和4.597亿元,分别占收入的278.1%、120.9%和278.1%和120.9%。

 

陌生人社交如何变现一直是个难题,仅依靠增值服务和会员订阅似乎难以拉平营销费用。为此,陌陌找到的解法是秀场直播,至今已经实现连续24个季度盈利。

 

Soul也在各个方向上寻求突破。2021第一季度,Soul进行了电商上的尝试,上线了创新型社交购物玩法“Giftmoji”,支持平台上用户互相购买、赠送实体礼物,但建立在陌生人社交之上,实体礼物的规模化问题似乎难以突破。

 

《每日财报》注意到,在扩大用户基数的同时,4.5%的用户付费率并不足以支撑Soul实现盈利。

 

据悉,Soul月均付费用户数从2019年的26.89万增加到2020年的92.93万,月均用户付费率从2019年的2.3%增长至2020年的4.5%,付费用户每月平均在平台消费的金额从2019年的21.9元增长到43.5元。

 

在营销费用的大手笔投入下,4.5%的用户付费率并不足以支撑Soul实现盈利,其商业变现也只处于起步阶段。

不得不说的是,变现率不高,亏损还在持续,这两大问题也导致Soul手头越来越“紧”了。

 

据招股书显示,截至一季度,Soul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仅有4.75亿元。要知道,第一季度Soul就亏损了3.8亿。按照一季度手中持有的现金来看,烧钱扩张市场也烧不了多久了。

 

行业竞争激烈,内容质量存风险

 

来自艾媒咨询的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互联网陌生人社交用户数量为6.49亿,而Soul发布的《Z世代社交报告》显示,超过七成Z世代认为自己的社交圈子狭窄,近九成人希望通过其他社交软件来拓展自己的朋友圈,这也代表着Z世代这一批人会是具有极强社交需求的用户。

 

巨大的市场空间,让诸多互联网巨头试图从中分走一杯羹。

 

网易、腾讯、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大厂推出又友、HOOD、听筒、积目、抖一抖等产品,轮番上阵;2019年1月,聊天宝、多闪、马桶MT等社交产品先后推向市场;赫兹、克拉克拉等新产品不断利用广告营销刷存在感,试图分上一杯羹。

 

据了解,探探创始人王宇和潘滢已退出公司具体管理事务,陌陌集团CEO王力将暂时兼任探探CEO一职。这意味着,陌生人社交行业上的两位头部玩家已达成深度合并,老大老二“双剑合璧”,Soul能否走得更远,或许还有待观察。

 

但值得注意的是,摆在这些玩家面前的第一位或不是如何争夺市场,而是如何解决行业的痛点问题——“搭建健康的交友环境”。

 

2019年6月,国家网信办会同有关部门,依法打击利用互联网传播淫秽色情和“软色情”内容的行为,严肃查处一批违法违规网站平台,Soul就位列其中。

 

而除了面临着传播淫秽色情和“软色情”的风险之外,Soul还面临着平台上屡有诈骗事件的发生。

 

根据相关报道,今年1月,江苏常州一女孩小徐,被Soul认识的一个网友,以“带发财”为理由骗取61万元。去年12月,昆明市因在Soul平台上结识陌生人被骗的案件有11起,最高被骗金额34万元。

 

其实,在泛陌生人社交行业,陌陌、探探、Soul、Uki都经历过下架。下架风波之后,各大平台在青少年模式、内容自查等方面都做了调整。但能肯定的是,未来相关部门对泛陌生人社交的内容监管会继续收紧。

 

随着平台渐渐做大到商业化,Soul将如何平衡各方的压力,应对失控的风险?《每日财报》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