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计研发投入如此吝啬,企业核心竞争力从何而来?

 

撰文/程意

出品/每日财报

 

在2021年3月18日,三问家居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问家居”)因更新财务资料主动申请中止发行上市审核。近日其完成财务资料更新,深交所根据相关规定于5月10日恢复三问家居发行上市审核。

 

三问家居为了能发行上市,也是做了许多努力。例如美化自身定位,主打“原创设计”,频繁变更经营范围,但这也掩盖不住其自身的漏洞。

 

其在设计和研发上的投入甚少,公司缺乏核心竞争力;2020年营收虽有大幅增长,但主营业务收入却下滑;且高度依赖海外市场,或存较多风险。此前,还因产品质量问题,而丢失大客户,业绩受重挫。

美化定位主打“原创设计”,设计研发却投入甚少

三问家居成立于2013年12月10日,主要生产家用纺织品、家居服饰和特色面料产品,具体包括靠垫、毯子、披巾、床品、浴袍、家居服等产品。若将其定位为传统纺织品行业,原则上不支持在创业板申报发行上市。

 

为满足科技创新、模式创新、业态创新或新旧产业融合的创新创业企业的要求,三问家居将自身定位为零售商和品牌商提供面料产品的贸易商,强调其核心竞争力为“原创设计”,行业分类为批发业(分类代码:F51)。

 

但据《每日财报》了解,行业定位经过美化后的三问家居,其自身的设计和研发支出却严重不足,原创设计能力存疑,市场竞争力薄弱。

 

据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三问家居的设计支出分别为1014.47万元、926.51万元、886.57万元,研发费用分别为63.76万元、226.23万元、382.36万元。可见三问家居的设计投入逐年递减,且研发费用占销售收入的比例非常低,分别为0.06%、0.20%和0.21%。且目前仅拥有的30项专利均为2018年及以前申请,此后并无新专利产出。

值得注意的是,三问家居在设计和研发上的投资如此吝啬,但在销售支出上却十分大手笔。报告期内公司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06亿元、9997.19万元、8222.73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85%、9.06%和4.59%,分别约为研发费用的167倍、54倍和21倍。

但在销售上投入如此多的资金,其市场占有率却不足0.2%。据《每日财报》了解,报告期内三问家居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0.15%、0.16%、0.18%。

主营业务利率下滑,公司偿债或存压力

招股书数据显示,2018-2020年三问家居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81亿元、11.04亿元、17.9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0.68%、2.13%和62.26%。

 

在2020年三问家居的营收之所以有大幅增长,主要系新冠疫情的爆发,对于口罩、消毒剂等医疗用品的需求急剧增长。在疫情的影响下,2020年4月20日,三问家居变更了经营范围,新增日用口罩(非医用)、消毒剂(不含危险化学品)、第一类医疗器械、第二类医疗器械的销售等项目。

 

2020年度三问家居在医护类产品业务实现7.4亿元销售收入,占当期营收的41.33%。若排除其医护类产品收入,其2020年在家纺、服饰和面料等业务上实现营收10.51亿元,相较2019年还下降了4.72%。

 

在营收增长的同时,其毛利率却有下降趋势。据悉,2019年三问家居的综合毛利率为22.47%,但在2020年却下降至18.65%。

 

医护产品作为三问家居2020年营收增长的主要推动力,在该年的毛利率为22.27%,高于其整体的综合毛利率。而家纺产品的毛利率却下滑至16.03%,服饰产品的毛利率下滑至16.68%,面料产品的毛利率下滑至11.92%。

 

另外,报告期内三问家居的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52.26%、43.61%、53.42%,而同期同行可比公司资产负债率均值分别为41.85%、38.47%、51.96%。可见,三问家居的资产负债率略高于同行可比公司均值,公司在偿债方面还略显压力。

 

而且公司的货币资金难以偿还其短期借款及应付账款。据悉,报告期内三问家居的货币资金分别为1.26亿元、1.62亿元、2.49亿元,而同期的短期借款和应付账款分别为1.94亿元、1.7亿元、3.81亿元。其中2020年新增应付借款利息68.98万元,有息负债或进一步增加公司的资金压力。

业绩依赖海外市场,却因质量痛失大客户

三问家居主要以外销为主,在报告期内,其外销收入分别为10.62亿元、10.22亿元、16.73亿元,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98.4%、92.64%、93.4%。其中海外市场主要聚焦于美国和欧洲地区,2020年三问家居向美国和欧洲地区的销售额分别为12.10亿元、3.36亿元,占当期主营收入的比例分别为67.58%、18.79%。

随着贸易摩擦不断升级,及欧美等地区的疫情尚未得到有效控制的前提下,三问家居的经营如此高度依赖海外市场,势必会影响其未来的营销。

 

在2017年,三问家居的第一大客户Primark向其购入一批靠垫,但在2018年1月末,Primark聘请第三方检测机构对产品进行检测,认定该批靠垫产品未达阻燃性能标准。随后Primark要求三问家居赔偿其货款、运费及保险费等损失。据悉当时三问家居向Primark赔付了151.62万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025.57万元。

 

三问家居为挽回经济损失,也向其合作的3家工厂进行追偿,追偿金额合计1073.97万元。彼时的追偿金额虽足以覆盖索赔金额,但对三问家居仍造成较大影响。在2018年,Primark与其之间的家纺产品交易额较2017年下降8295.25万元,2019年双方中止了服饰业务合作。大客户的丢失,不仅影响到公司的业务增长,还影响到公司的盈利能力。

 

三问家居虽受益于医护类产品的销售,在2020年营收迎来大涨,但医护类产品并不能持续推动业绩增长。在“纸面繁荣”之下,其也暗藏着重重“陷阱”。对于三问家居未来的上市进展,《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