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密封”“一通科技”傻傻分不清楚,或牵涉股权与技术纠纷。

 

撰文/程意

出品/每日财报

 

2021年6月2日,因成都一通密封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通密封”)完成财务资料更新,深交所恢复了其发行上市审核,6月29日成功过会。

 

一通密封的上市申请于2020年7月3日获得受理,其拟募集资金5.08亿元,同于机械密封产品提档技改扩能建设项目、研发中心提档升级建设项目、营销服务中心提档升级建设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

 

据《每日财报》了解,一通密封创始人彭建与鄢新华曾就职四川省机械设计院(以下简称“省机械院”),在2000年因侵犯商业秘密被省机械院起诉。且目前与张达夫之间因股权代持问题产生纠纷。

半路杀出“隐名股东”,公司深陷股权纠纷

一通密封前身为“成都一通密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通有限”),成立于2004年11月16日,于2015年11月变更为股份公司。截至招股书签署日,实控人彭建持有47.26%的股份,鄢新华持有28.09%的股份。

图片来源:一通密封招股书

 

值得注意的是,2018年12月彭建与鄢新华曾签订《一致行动人协议》,并于2020年4月签订《补充协议》。该协议约定鄢新华在召开董事会、股东大会时就行使提案权、提名权、表决权及其他权利均将与彭建采取一致行动,并以彭建意见为一致意见。

 

即彭建约合持有75.35%的股份表决权,在公司中拥有绝对的控制权。这虽然能便于意见的统一和决策的执行,但并不排除实控人凭借其控制地位及长期以来形成的影响力,而对公司重大事项实施不当控制,损害公司与股东的利益。

 

此外,《每日财报》还注意到,目前彭建与鄢新华所持股份正处于诉讼中。据悉,2012年5月,张达夫向成都市中院提起诉讼,请求确认其在一通有限的股东资格及25%的股权,同年撤诉。后又于2020年10月,向成都市武侯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彭建、鄢新华和第三人一通密封。

 

根据起诉书了解到,在1999年7月,张达夫与彭建、鄢新华二人共同出资设立了成都一通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通科技”),其中张达夫持股33%,但彼时张达夫是作为隐名股东由彭建、鄢新华代持股份而未登记在册。在2003年,三者各拿出8%的股权转让给技术员工,张达夫则持有25%的股权。

 

由于张达夫所提供的证据尚无法证明一通科技和一通密封系“两块牌子,一套人马”,所以一审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目前,张达夫已经提起诉讼,截至2021年2月25日,成都市中院尚未作出判决或裁定。

与中密控股存纠葛,曾侵犯商业秘密

在密封行业,约翰克兰、伊格尔博格曼等国际龙头企业在中高端产品上占据一定的优势,并形成稳定的专业化分工。而近年来,像中密控股等国内知名企业也通过并购重组、加大设备投资、加强研发投入等方式进行积极扩张,增强自身竞争力,使得行业内的竞争愈发激烈。

 

中密控股是国内流体密封市场占有率第一的标杆企业,也是一通密封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之一,其成立于1993年,前身是四川省机械院密封技术研究所。深究其根源,会发现其与一通密封之间也存在一定的“纠葛”。

 

据悉,一通密封的股东彭建和鄢新华都曾在省机械院就职,二人都于2000年4月从省机械院辞职,彼时一通科技已经成立。

 

在2000年6月,省机械院、四川密封技术研究所、中密控股(前身为四川日机密封件有限公司)以侵犯商业秘密为由对一通科技、彭建、鄢新华提出诉讼。要求被告立即停止使用原告的商业秘密制造密封产品的生产、销售活动,并退还其密封产品图纸、技术资料软盘硬盘、销售合同等资料,此外被告需赔偿经济损失115万元。

 

在对一通科技的突击检查中,查获了六柜与干气密封相关的技术资料、图纸、客户资料、经营信息等近2万余张资料证据,并查获包括离心压缩机密封试验台在内的试验设备。

 

但当时国内对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较弱,双方最终达成调解协议,由被告人彭建和鄢新华向省机械院做出书面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25万元以及七喜电脑、美能达复印机各一台。

疫情当下盈利受损,应收账款或存风险

一通密封致力于为各类旋转设备提供流体密封产品,主营业务是干气密封、机械密封、碳环密封及密封辅助系统的研发、设计、生产和销售,同时也为用户提供覆盖密封产品全生命周期的技术服务。

 

2018-2020年,一通密封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96亿元、2.55亿元、2.0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701.28万元、5327.8万元、4356.2万元。在2017-2019年间营收与净利润均呈现稳步增长的态势,在2020年均出现下滑。

 

报告期内,公司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1.95亿元、2.54亿元、2.02亿元,其中2020年干气密封实现营收9596.06万元,占当期主营收入的47.45%,相较于上年下降9.86个百分点,这主要受新冠疫情影响。

此外,在2018-2021年第一季度,公司的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57.64%、55.07%、57.77%、50.95%。在2021年第一季度毛利率出现下滑的主要原因是,国内疫情逐渐得到有效防控,使得毛利率相对较低的干气密封辅助系统销售占比上升。

 

如若未来市场竞争出现不利波动,导致销售价格下降或产品成本上升等且又无法传导至下游客户,公司或面临毛利率降低的风险。

 

而且报告期内,公司的应收账款及合同资产余额分别为1.03亿元、1.41亿元、1.51亿元,其中逾期金额占比分别为59.79%、60.48%、61.75%,总体上处于较高水平。如若应收账款不能及时收回,会导致坏账风险,对公司的经营效率和财务状况造成不利影响。

 

从一通科技到到如今的一通密封,其名称更替的背后还隐藏这“股权”和“技术”的纠纷,这无疑是给其上市之路埋雷。营收净利润的下滑和应收账款的攀升,也使其上市之路愈发坎坷。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