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非泡沫破灭,否则你无法知道自己是否处泡沫之中。

撰文/刘雨辰

出品/每日财报

 

宁德时代和比亚迪不断突破新高,但在狂热的市场情绪下,动力电池似乎正在进入变局时刻,此刻我们需要的是冷静。

补贴的狂欢

最新的数据显示,2021年上半年,宁德时代在动力电池市场中的全球市占率达到29.9%,排名第一,LG和松下分列二、三位,比亚迪排在第四,但在五年前,完全是另外一种情形。

 

2015年,外资是国内动力电池的绝对领军者,但凡有点名气的汽车品牌几乎都和LG、松下等签了订单。2015年10月22日,三星SDI西安工厂竣工,绑定了中通客车和北汽福田,5天后,LG化学南京工厂竣工,能满足10万辆电动车配套需求。国内出货量前十五的客车企业有六家与三星SDI和LG达成了初步供货协议,占了中国客车市场的三分之一。

 

韩系厂商一边扩产一边发动价格战,直接将价格打到1元/Wh,国内品牌电池出厂价还普遍在2.5元-3元/Wh,基本没有还手之力。

 

2015年4月,工信部发布《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俗称“白名单”, 这是继补贴之后又一个充满争议的里程碑意义的事件。在这份文件里明确列出了“动力电池白名单”,规定各大新能源车企想要获得补贴,必须用这份名单中的企业制造的电池,而这份名单中的企业无一例外全是中国制造,导向性非常明确。白名单公布后,刚刚竣工的LG南京工厂顿时陷入尴尬,从2015年11月发布的第一批目录开始,直到2016年6月份发布的第四批目录,都没有一家韩国企业进入名单,LG最终把南京工厂卖给了吉利。

 

国产动力电池企业终于活了下来。

 

2016年,中国政府推出了新一轮补贴政策,首次将电池系统能量密度纳入考核标准,直接改变了动力电池两种技术路线的命运。

 

动力电池主要有两种技术路线——磷酸铁锂电池与三元锂电池,前者的特点是工艺成熟、原材料成本低,循环寿命也更长,但有一个关键缺点:能量密度低,续航低。后者则恰好相反,成本高、安全性稍差,但最大优势是能量密度大,续航时间长。

 

既然补贴的标准是根据续航里程来定的,那么续航里程大的三元锂电池自然而然的受到政策的优惠更大。

 

当时比亚迪的核心产品是磷酸铁锂电池,而宁德时代一开始就主攻三元锂电池技术。政府补贴的参与彻底改变了整个动力电池的行业格局,2017-2019年,宁德时代的市场占有率分别为28.7%、44.7%、57.5%,呈直线上升,而比亚迪对应的市场占用率分别为15%、22%、19.65%,在2019年出现了下滑。

真正的较量

2019年6月,工信部发文正式废止白名单,四批符合规范条件企业目录同时废止,真正的较量开始了,外资重新布局中国市场。

 

LG南京江宁锂电池二工厂项目刚刚竣工,预计年销售额为200-250亿元人民币,此前一工厂已正式投产并不断增设新产线,产能达27GWh/年。去年十月份,丰田汽车和松下公司电池合资企业Prime Planet Energy & Solutions公司的总裁Hiroaki Koda明确表示,公司计划将研发、生产流程的效率提高十倍,以更好地跟中国大型企业竞争。今年七月,PPES宣布拟到2022年将电池制造成本降低一半。

 

一个值得注意的现实是,国内动力电池企业主要集中在本土,在全球的竞争力并不强。以龙头宁德时代为例,2018-2020年,来自中国市场的装机量占宁德时代总装机量的99%、86.1%和91.05%,海外需求占比非常少;而LG和松下来自中国市场需求的装机量在2020年只占两者总量的21.77%和33.78%。外界曾经做过测算,如果不计入中国市场和特斯拉,那么LG和松下将占据全球70%的电池市场份额。

 

除了巨头争霸,中小势力也在崛起,对头部企业形成冲击,领头的就是中航锂电。7月21日,宁德时代公告称,对中航锂电发起专利侵权诉讼,涉案标的覆盖“全系产品”,涉及大量发明与实用新型专利,且涉嫌侵权电池已搭载数万辆车。对于这一事件,有分析师直接指出:“中航锂电近两年将市场重心逐渐转移到乘用车领域,并且拿走了宁德时代原来的客户广汽和长安,所以宁德时代‘发威’了。”

 

翻阅资料可知,中航锂电的成长速度确实惊人。2018年,中航锂电的装机量为0.71 GWh,排在国内的第9位,2019年,其装机量则翻倍增长到1.49GWh,排名第6;2020年装机量再次翻倍增长到3.55GWh,排名第4,国内市占率为5.6%。2021年一季度,中航锂电的国内装机量为1.41GWh,排在宁德时代、比亚迪和LG化学之后位列第四,不过到了4月份,其装机量达到0.78GWh,超越LG化学,排名第三,市占率提升到9.3%。

 

A股投资者目前还沉浸在新能源汽车的狂欢之中,但海外投资机构似乎已经变得非常谨慎。

 

5月31日,摩根士丹利将宁德时代评级下调至“低配”,目标价251元,距宁德时代目前400多元的股价直接打了六折。摩根士丹利分析师Jack Lu在当时的报告中称,因新能源电池的中期前景已基本反应在股价中,而且全球的汽车厂能否推出受市场欢迎的新车型情况可能要到2021年才能被验证。

 

而在新能源车企比亚迪股价创新高并超越中国石油后,香港博文基金董事长王文更是高呼:“已经是一个显而易见的大泡沫了!”

 

格林斯潘有句名言:“除非泡沫破灭,否则你无法知道自己是否处泡沫之中。”

 

即便如此,我们也永远不能丧失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