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论怎样,东方日升都没有放慢脚步的意思。 

撰文/刘雨辰

出品/每日财报

 

A股中从不缺少上市公司和股东产生纠纷的案例。

 

8月5日,深交所向东方日升(300118,SZ)发出关注函,主题是关于东方日升出售子公司江苏斯威克一事。而就在前一天,有媒体爆出东方日升此举是贱卖资产,从而间接侵犯了中小股东的利益。

 

8月11日,自称A股上市公司东方日升重要机构投资者的杭州羲和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在其官方公众号发布了自8月4日以来的第三封公开声明称,“第三次严正督促东方日升经营团队纠正错误做法,立刻停止损害股东权益,贱卖资产的行为!”

 

事实上,东方日升被指“贱卖”核心资产并不止一次,缺钱现状似乎已成为头等问题。

 

疯狂甩卖

《每日财报》关注到,8月2日晚间,东方日升与深圳燃气齐发公告,就东方日升旗下江苏斯威克新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斯威克”)股权交易事项达成协议。根据协议,深圳燃气将与深圳国资委下属企业等合资成立项目公司,作价18亿元收购东方日升持有的斯威克50%股权,以实现对斯威克的控股。

 

根据此次交易的细节,斯威克的整体估值为36亿元,而2020年斯威克的净利润2.6亿元,以此为基础,对应公司的PE为13.8倍,以2020年末净资产为基础,对应PB为2.5倍,这和公司的市场估值完全不符。

 

公开资料显示,斯威克是全球领先的光伏胶膜供应商,目前有效产能为 3.6 亿平方米/年,2020 年产量2.54亿平米,销售量2.13亿平米,在全球光伏胶膜市场销量占比 17.81%,位居全球第二。公司业绩快速增长,近三年净利润复合增速近30%,其中2020年实现营收21.7亿,同比增加29%,实现净利润2.6 亿,同比增加118%,对应净利率为12%,ROE为17.8%。

 

众所周知,光伏胶膜的“老大”是A股上市公司福斯特,去年该公司实现净利润15.65亿元,截止到去年底的净资产为90.29亿,目前公司总市值超1200亿,综合计算后可知,PE高达70多倍,就连行业“老三”海优新材的动态PE也高达60倍以上,所以股东认为斯威克明显被贱卖了。

 

事实上,这已经是东方日升今年第三次甩卖旗下资产了。6月17日,东方日升发布公告,将公司持有的江苏九九久科技有限公司12.76% 的股权以3.55亿元转让给成都康晖,交易完成后不再持有江苏九九久的股份。东方日升方面表示,本次转让所持有的12.76%江苏九九久股权将有利于东方日升的资金回笼,增加运营资金,更好地支持主业经营,符合聚焦主业的战略规划。

 

这笔买卖对东方日升来说同样不合算,江苏九九久去年营收 13.25亿元,净利润1.75 亿元,而今年一季度的净利润已经达到1.7 亿元,是同期东方日升的2倍还多,这样的价格显然是低估了其价值。

 

6月25日,东方日升再发布公告,公司全资公司东方日升(宁波)电力开发有限公司拟将持有的宁海新电电力开发有限公司、五莲京科光伏发电有限公司、铜鼓县铜升电力开发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转让给湖北岚风能源发展有限公司,交易总价为5.79亿元。

上“债”不成反被“啄”

不言而喻,东方日升急着变卖资产,原因只有一个:缺钱。

 

以光伏为代表的新能源产业在去年进入高速扩产周期,东方日升也不甘落后。

 

《每日财报》关注到,去年6月5日,东方日升发布公告称,公司与义乌经济技术开发区管理委员会签订了《15GW高效电池+15GW组件项目框架协议》,计划总投资约206亿元。7月18日,东方日升再次连发3条扩产公告,狂砸110.554亿元投资新增13GW高效电池片+组件产能。今年3月,东方日升又宣布将投资23.95亿元,建设新增4GW高效太阳能电池片和6GW高效太阳能组件项目(二期)。

 

那么项目有了,钱从哪里来?可能肯定的是公司没有。到今年一季度,东方日升账上有52.98亿的货币资金,但短期借款也高达46.29亿,此外还有15.48亿的长期借款,根本没有多余的钱投资新项目。

 

后来,东方日升想到了可转债的办法。2020年6月,东方日升启动发行可转债事项,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3亿元。去年12月23日,证监会作出同意东方日升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注册的批复。东方日升也明确承诺没有影响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的情形出现,财务状况正常。但公司随后发布的业绩预告却突然变脸,2020年度的净利润降为1.6亿元至2.4亿元,扣非后净利润为-0.6亿元至-1.4亿元,不符合发行可转债的条件。

 

今年2月1日,东方日升发布可转债终止上市公告,公司成为A股首个完成可转债募资但却中止挂牌上市的案例。相较于要把融到的资金退回去,后续的负面影响更加致命,因为这场闹剧,东方日升股价大跌,还被深交所定性为影响恶劣。

 

今年6月24日,东方日升收到证监会出具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决定书称,公司在申请向不特定对象发行可转换公司债券项目过程中,存在“申请文件或信息披露资料存在相互矛盾或者同一事实表述不一致且有实质性差异”的情形,证监会决定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并同时采取六个月内(2021年6月18日至12月17日)不接受公司发行证券相关文件的监管措施。

 

这相当于直接断送了东方日升融资的渠道,但公司的发展和项目建设却还在等着要钱呢。

 

东方日升董事长谢健在年初致员工的一封信中表示:正在建设中的滁州、义乌、宁海、马来等新的制造基地,要按时实现投产、满产,同时,金坛基地二期规划方案也要尽快出台;HJT项目要按照推进计划全力推进,力争在今年实现既定的产能和出货目标;新并购的聚光硅业,经营团队要顶住各种压力,争取提前实现集团内部供应目标;海内外电站项目,要加快资产变现效率,力争成为保证大部队作战的重要粮仓。另外,对于已部署好的年度产能和订单出货计划,各单位要更加紧迫地去达成。

 

所以结论很明显,当下东方日升并没有放慢脚步的意思,这也意味着公司对资金的需求会不断加大。资本市场融资渠道的中断对其是一个重要的打击,这才导致公司不断贱卖资产,从这个角度来看,东方日升的财务困境或许已经非常严重了。其未来如果继续“任性”,结局很可能不会那么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