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族控股“生于”大族激光,亦被其限制。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大族系近期在A股的布局好生热闹。 

先是2月28日,大族激光(002008.SZ)分拆所属子公司深圳市大族数控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族数控”)在创业板上市,但上市后表现较为差劲。

 

几天之后的3月8日晚间,大族激光再公布,拟将控股子公司大族光电分拆至深交所创业板上市。

 

连续的分拆,颇为反常。因为要知道,公司如果出现过度拆分的情形,将会损害母上市公司持续发展能力,甚至导致母公司业务空壳化的情况。那大族系到底意欲何为?

 

紧接着3月14日,大族数控(301200.SZ)发布了2021年度业绩快报公告,公告显示,2021年全年营业40.81亿元,同比增长84.62%;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99亿元,同比增长130.21%。

 

业绩增长的确不可否认,但《每日财报》发现,这背后也难免存在较多隐忧。同时,连带大族系的分拆背景,这一切又有着怎样的联系呢?

受制于“母体”

大族数控成立于2002年,主营业务为PCB全制程专用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包括机械加工、激光加工、激光直接成像、贴附及自动化、质量检测五大类产品。

 

招股书显示,大族激光为大族数控控股股东,直接持有后者84.731%股份,高云峰直接持有大族激光9.03%股份,并通过大族控股间接持有大族激光15.17%股份,是大族数控的实控人。由于大族激光和大族数控的实控人均为高云峰,业务也有重合点,所以关联交易不可避免。

 

2018年至2020年,大族数控和大族激光发生的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1726.76万元、4829.28万元、2210.70万元;发生的关联采购交易金额分别为12,665.74万元、6,036.38万元和11,822.68万元。

 

也正是基于此,大族数控的业绩或才稳定增长。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第三季度,大族数控的营收分别13.23亿元、22.10亿元、28.67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28亿元、3.04亿元、4.51亿元。三年间营收占母公司营收的比重分别为14%、18.5%、24%,归母净利润占大族激光的比重分别为35.6%、31%、30%。

 

因此可以见得,大族控股“生于”大族激光,亦被其限制,若脱离“母体”的照顾,大族数控的业绩恐怕会难有过往表现。

 

值得注意的是,大族数控被分拆后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不如人意。上市首日,大族数控开盘直线跳水破发,盘中一度跌超15%。当日收盘价为66.16元/股,跌幅13.58%,彼时其市值为277.9亿。此后股价一直低迷,上市至今,其股价跌幅已近三成,目前总市值为227.68亿。

应收账款、现金流承压

随着业务规模扩大,大族数控的应收账款和存货水涨船高。《每日财报》发现,公司流动资产中,占比最大的为应收款项和存货,合计占比在80%左右。

(来源:东方财富网)

 

要知道,应收账款和存货高企,会占用企业资金,降低现金流运转效率,进而加剧现金流紧张局面。2020年和2021年Q3公司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由正转负,分别为-1.43亿和-2.19亿,与净利润的差距也逐渐拉大。

 

经营性现金流为负说明公司存在较大的资金压力,如果后续不能及时回笼资金,或者不能及时获取外部融资,可能导致其业务运营资金不足,并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生产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眼下,一边是紧张的现金流,一边还有大族数控的负债增加迅猛。

 

2021年Q3,大族数控负债总额达到25.22亿元,其中,流动负债以23.68亿元,占到总负债比例的93.9%。截至2021年Q3末,公司账面现金仅为1.4亿元,远不能覆盖包括短期借款、应付票据、应付账款在内的短期债务。

 

此外,在偿债能力上,大族数控亦显著不足。2018-2020年Q3,公司流动比率分别为2.64倍、3.16倍、2.47倍和1.62倍,速动比率分别为2.26、2.68、1.76和0.96,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

实控人高云峰成大赢家

3月9日,大族激光公告,拟将控股子公司“大族光电”分拆至深交所创业板上市。本次分拆后,大族光电可通过独立上市融资增强资金实力,提升半导体及泛半导体封测专用设备业务的盈利能力和综合竞争力。

 

《每日财报》发现,大族激光之所以再次“A拆A”,或与一则“对赌协议”有关。因为在大族光电2月份的增资扩股中,大族激光承诺,如果无法在2026年12月31日前实现合格上市或目标公司出现清算等情况,增资方有权要求其回购投资者持有的目标公司全部或部分股份。

 

具体来看,2月22日大族激光抛出一份子公司增资公告。公告披露了大族光电将实施员工持股计划,投资总额不超过1.41亿元。这次,大族光电通过增资扩股的方式引入了五方战略投资者。其中,包括高瓴裕润以及中信证券。(中信证券是大族数控的保荐商,高瓴裕润的背后则有宁德时代的身影)

 

作为这两家愿意投资的前提,就是上述的对赌协议。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在大族数控上市仅一周后大族激光就马不停蹄启动另一子公司上市。

 

但对于大族激光上一秒子公司上市破发,下一秒就忙着另一子公司上市的情形,不少投资者纷纷表示出“公司忙于资本运作”、“分家如何能造富”的担忧与疑虑。

 

再于大族光电的基本面来看,大族光电成立于2012年,彼时其注册资本为5000万。主要从事半导体及泛半导体封测设备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有焊线机、固晶机、分光机和编带机。

 

从股权结构来看,高云峰通过大族激光间接控制大族光电,也是后者的实际控制人。完成该次分拆后,大族激光股权结构不会发生变化,且仍将维持对大族光电的控制权。

 

背靠大族激光,大族光电成立不足10年发展速度却异常凶猛。有数据显示,在LED焊线设备市场,大族光电的出机量已经和进口机ASM和KNS三分天下,此外,其在LED和IC市场上机台保有量已超过一万台。

 

不过,其业绩波动较大。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大族光电的净利润分别为2274.68万元、1355.97万元、287.52万元。

 

再就市场而言,目前LED行业供过于求,因产能过剩导致产品价格下跌趋势明显,这些不利因素使得LED产业链上的企业发展面临极大挑战。同时,因为全球疫情的不确定性,成本高涨及需求不稳将导致该行业增速继续放缓。所以,大族光电的未来恐不容乐观。

 

此次大族光电顺利登陆A股市场,就意味着实控人高云峰在A股的上市公司增至3家,最大的受益者显然还是实控人高云峰。

 

总而言之,一系列闹剧的背后,我们能够清晰地看到几方既得利益者的样貌。于普通投资者的角度出发,更应该料到,不光是大族数控的破发惨烈,若大族光电也上市,同样的情形恐怕还会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