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文/每日财报 何嫱

 

能源物联网平台——能链,曲线“借壳”美股上市公司瑞思教育又向前推进一步。

 

4月29日,瑞思教育(REDU.US)股东大会审议通过了与达达汽车Dada AutoInc.(NaaS)的合并协议,公司名称也将由“RISE Education Cayman Ltd”更改为“NaaS Technology Inc.”,此项更名紧随交易生效。

 

早在今年2月份,瑞思教育就发布公告,公司已与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市场运营及技术服务商Dada Auto Inc(NaaS)签订《合并协议》。NaaS股东将用所有已发行的股本换取瑞思教育新发行的股票。交易完成后,瑞思教育和NaaS将分别持有合并后公司7.1%和92.9%的股份。

 

据《每日财报》了解,NaaS就是能链集团旗下的品牌,而瑞思教育的大股东——贝恩资本同时也是能链集团的投资方之一。可见,“掌控”瑞思教育对能链集团而言,绝不是单纯的巧合。

一场“非主流”的姻缘

公开资料显示,瑞思教育成立于2007年,2017年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主营业务是为3至18岁的中国少年儿童提供美国全英文的学科体系教育。

 

教培行业近两年的表现众所周知,继而瑞思教育的运营情况也受到了巨大的冲击。据其2020年财报显示,瑞思教育的归母净利润出现由盈转亏,亏损数额高达1.32亿元人民币,同比跌幅189%。去年上半年,瑞思教育再亏7727万元人民币,依然“深陷泥潭”。

 

受此影响,瑞思教育的股价大幅走低。值得注意的是,在2021年8月13日,其收盘价跌破1美元大关。一段时间后,瑞思教育发布公告称:纳斯达克上市资格部门已致信公司,因从8月13日至9月24日,公司收盘价连续30个交易日低于1美元,瑞思教育可能面临退市。

 

也是以此为节点,瑞思教育后续才开始传出并购的消息(与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市场运营及技术服务商Dada Auto Inc(NaaS)签订《合并协议》),继而才牵出“曝光量”较低的能链集团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

 

公开资料显示,NaaS是一家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市场运营及技术服务商。而能链于2021年4月发布NaaS(NewLink as a Service,连接即服务)服务,意图通过NaaS将包括自动驾驶汽车的能源产业链上下游用数字化方式相连接。

 

而能链则成立于2016年,是一家能源产业物联网公司。2022年1月,能链宣布获得华润资本投资,再加上此前招商局资本、中金资本、山东高速、国际绿色基金、山东绿色发展股权投资基金的投资,能链已累计完成数亿美元的E轮融资。在此之前,能链还曾获得愉悦资本、小米集团、蔚来资本、等机构的投资。

 

截至目前,能链拥有团油、快电、能链云、能程科技(能链物流)、能链综合能源港、能链便利、能链企服七大业务,覆盖全国约1800城镇,涵盖油、电、氢、气等多个能源品类。

 

但《每日财报》发现,能链侧重点几乎全部集中于集采与新零售的链条之上,主营业务较为单一。其中,能链云与能链物流主要为连接上游能源供应侧的运营商与合作平台,能链团油与能链快电则连接下游企业与车主的新零售服务平台,而能链综合能源港与能链智电则主要作为能力与解决方案的复制的赋能平台。

 

换而言之,如果抛开“双碳”概念,能链集团依然是一家基于能源交易的互联网服务平台,通过交易抽成、信息服务等方式带来营收。

能链需要“可持续性”

正由于能链不建加油站,也不建充电桩,它的业务是为车主匹配附近的加油站或充电桩,因此其被外界称为“加油或充电界的美团”。

 

但就在近期,能链被多家合作方诉诸法庭,并申请诉前财产保全措施。据不完全统计,能链遭裁定冻结财产达数千万。可以感知到,在资本的驱动之下,能链对于发展的需求显然无法停留在仅为B端的服务上。

 

但另一边,《每日财报》还发现,能链集团对于C端业务也不是非常优秀。

 

就以其旗下的“团油APP”而言,该APP是一款拥有较高知名度的加油平台。此前,“3亿车主都在用”、“满100元返100元”等诱人广告语以及明星的鼎力代言,都让“团油App”在短时间内取得了C端市场的关注。

 

但透过广告代言之外,可以发现该APP在拉新上选择的是“补贴”策略。不可否认,“补贴换规模”的经营模式的确能够在一时收获亮眼数据,但同时也会推高App的新客成本,以及在补贴退潮后用户也会大量流失。

 

最终,就会形成“投资人买单、消费者利益损失”的局面,也就是坊间常说的“生于拉新,死于留存”。

 

像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能链团油的投诉就有1000余起,投诉的主要原因为车主实际享受到的“加油金”补贴与广告存在较大差异,更有消费者要求能链团油修改宣传内容。

 

有车主反映,“团油App”仅第一次加油100元能够返还100加油金,而随着加油次数增多,加油金能够补贴的比例却越来越少,除了第二次加油能够抵扣30%,在三次加油之后补贴普遍仅为10%,相比于从加油站购买油卡,油价反而更贵了。

 

客观来说,“烧钱换规模”是企业快速壮大的必经之路,有了规模才能够得到更多的资本青睐,为融资或上市铺平道路。但是,烧钱的同时也烧了口碑,长期而言恐怕得不偿失。

 

最后,回到NaaS借壳瑞思教育这件事上,虽然后者的教培属性依然存在,但是NaaS是“新能源”血液,这在资本市场的受欢迎程度还是比较高的。所以也许可以展开猜想,比如瑞思教育背后的贝恩资本是否想借此离场?

 

当然,不论事实如何,瑞思教育也都可以借此“新血液”来讲故事给投资人了,这也或满足了能链所在意的“可持续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