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注册制,中小银行扎堆IPO。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全面注册制正式落地实施后,主板在审企业“平移”工作陆续推进,其中不乏许多中小银行的身影。

《每日财报》梳理发现,截至目前,A股11家拟上市的排队银行中,除重庆三峡银行外,其余10家均已出现在沪深交易所主板在审企业名单中。与此同时,IPO储备力量也在不断壮大,多家银行完成了上市辅导备案或透露上市计划。

在分析人士看来,目前绝大多数国有银行、股份制银行已实现上市,后续上市主力军将主要集中在城商行、农商行。在全面注册制之下,上市更加便利,审核流程更快,对业绩优秀、业务优势明显、发展有特色有潜力的银行更有利。

银行IPO项目“换道”

此次,因厦门农商行撤回IPO,因此在本次平移之前,A股正在排队IPO的银行已经从12家减少到11家。

其中,亳州药都农商行、江苏海安农商行、江苏昆山农商行、湖州银行、湖北银行拟闯关上交所主板IPO;安徽马鞍山农商行、东莞银行、广东南海农商行、广东顺德农商行、广州银行、重庆三峡银行拟申请在深交所挂牌上市。

不过截至发稿前,沪深交易所尚未更新亳州药都农商行、湖州银行、重庆三峡银行3家排队银行的平移进度。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除去年11月才加入排队序列的湖北银行尚处“已反馈”状态外,其余10家排队银行在证监会网站披露的最新审核进度均为“预先披露更新”,且排序极为靠前。

客观分析,股票发行全面注册制改革,将促使股票市场形成良币驱逐劣币的有效资本竞争局面,使优秀上市企业的真实价值能够更加公平和公开地体现在投资者面前,在市值增长与上市企业实际经营业绩之间能够真正建立起强相关关系。

而商业银行是资本市场的重要机构投资者,价值含量高且稳定的上市公司将成为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投资理财更加看重的标的,为银行加快轻资本战略转型,大力发展财富管理、私人银行、第三方托管等中间业务提供更多机遇。

就过去的事实来看,相比较而言,以城商行、农商行为主的中小银行大多上市进程较为缓慢。像目前正在排队的多家银行已等待了3、4年,亳州药都农商行、安徽马鞍山农商行、江苏海安农商行、江苏昆山农商行早在2018年就已被受理。

按年度为界,2020年仅厦门银行一家登陆A股;2021年,成功上市的中小银行共4家,分别为重庆银行、齐鲁银行、瑞丰银行及上海农商行,尽管总数相比2020年有所增加,但却远低于2019年8家的水平。2022年,更仅有兰州银行一家中小银行成功登陆A股。

甚至,2022年还首次出现了未能顺利过会的银行,即江苏大丰农商行,打破了银行类金融机构IPO“逢会必过”的惯例。

对于部分中小银行IPO进程不够快的原因,与不可避免地受宏观经济环境波动影响,部分指标表现不理想有关。当然,也与一些银行内部治理不佳有所关联。

中小银行业绩成色分化

《每日财报》关注到,项目平移至交易所的同时,已完成全面注册制改革下平移申报的8家银行普遍对招股书内容更新,基本更新至2022年6月末或9月末,东莞银行更是将招股书中的各项财务数据更新至2022年末。

其中,根据沪深交易所披露数据,湖北银行、广州银行预计融资金额均在95亿元左右,广东顺德农商行、东莞银行拟募资规模也超过80亿元。资产规模上,广州银行、东莞银行相对靠前,分别约为7300亿元、5400亿元。

而梳理上述银行最新的财务表现,实打实的业绩差距客观存在,这也或直接影响接下来的上市进程。

据《每日财报》了解,东莞银行筹谋上市已久,早在2008年即向证监会递交上市申请。2012年初,证监会披露信息显示,该行IPO进入“落实反馈意见”阶段。此后该行在2014年因未完成预披露而被终止审查。直至2019年初,该行重返A股IPO排队序列。

截至去年末,东莞银行资产规模近5400亿元,其中贷款在总资产中占比约53.9%。过去一年,该行营业收入破百亿,同比增长6.6%,全年净利润同比增长15.6%至38.4亿元;资产质量方面,该行不良贷款率降至0.93%,拨备覆盖率为253.98%。

广东南海农商银行前身是佛山市南海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2011年正式改制为南海农商银行并挂牌营业。截至2022年9月末,该行实现营业收入88.78亿元;实现净利润23.49亿元。资产质量方面,该行不良贷款率1.15%、拨备覆盖率331.79%。

至于外界较为关注的湖北银行,2019-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湖北银行的营业收入连续下滑,分别为81.19亿元、79.18亿元、76.73亿元、45.55亿元;净利润则波动较大,分别为18.98亿元、13.18亿元、17.56亿元、12.44亿元。

在盈利能力方面,同期内,湖北银行的资产利润率分别为0.75%、0.47%、0.54%、0.67%,而监管指标为≥0.6%,该行2020年及2021年皆未达标;资本利润率分别为8.69%、5.64%、6.81%、8.81%,皆未符合大于11%的监管指标。

总的来说,经历此番平移后,谁将成为全面注册制下首批完成A股IPO的商业银行,还是很令外界期待的。但毕竟,“规则”对业绩优秀、业务优势明显、发展有特色有潜力的银行更有利,对那些成色不足的中小银行而言,依旧难言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