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安宁治下人才流失、内耗不断的福特中国,能否在外行吴胜波掌舵下重回昔日荣光?

文/天下车智 思铭

被寄予希望竞争中国电动市场的吴胜波,面临的处境略显艰难。今年3月15日,福特中国发生工商变更,ANNING CHEN(陈安宁)卸任法定代表人、董事长,由SHENGPO WU(吴胜波)接任。

销量上,未针对中国市场做适应化改造的燃油车当前颇为低迷。与此同时,电动渠道拓展偏慢,福特北美电动化的成功,也未复制到中国市场。

在管理上,陈安宁留下的福特中国可谓一地鸡毛。2018年迄今,福特中国高层人事变动频频,诸多曾有光鲜业绩、业内有口皆碑管理人员离去,而有过贪污前科的人员反而曾被福特中国聘用。

此外,中美双方拉锯不断、未形成协力,也是福特在华发展的障碍之一。陈安宁任期中,福特中国也通过分立重要部门、另立合资公司、控制渠道等方式,抬升美方话语权,弱化中方地位。这些举动不但未壮大福特的在华发展,反而让中国的产品、战略未能接好中国“地气”。

开拓中国市场难度大

带领福特竞争中国市场,吴胜波身上的压力并不小。

福特中国官方宣布,从3月8日起至4月30日,福特电野马全系车型优惠4万,其中跃世后驱版起售价20.99万元。

事实上,降价促销的电野马,在特斯拉发起降价潮后,本就低迷的销量愈发不景气。根据汽车资讯公司So car提供的数据,福特电野马今年2月仅上险82辆,最近一年最高上险量只有1084辆。

而强化福特在中国电动市场的竞争力,是福特CEO吉姆∙法利为福特中国新任CEO吴胜波布下的一大任务。

3月1日,宣布吴胜波继任的福特中国官方通告上,引用了吉姆∙法利的一段发言,“从战略上讲,中国现在是全球汽车电气化革命的中心,并将持续引领未来的发展。福特正在深入了解并积极参与中国电动车市场的竞争,这将有助于进一步树立福特在全球电动汽车市场的领先优势。”

客观而言,电动化本是福特中国的一次逆袭机会,但其并没有抓住。在美国,电野马销量仅次于特斯拉,在2022年7月月销曾达到4970辆。2022年,美国电动车销售近百万辆,福特这一年卖出6万辆。

福特在本土电动化的成功,未被带到中国市场,渠道滞后成了重要原因。陈安宁在任时,福特中国效仿新势力,对电野马实行产销分离,合资公司长安福特负责生产,销售归由福特中国的直营渠道负责。

据福特电马官网显示,其在全国销售门店数量100+,而特斯拉在中国大陆的体验店及服务中心,建成总数已超过 240 家。

此外,燃油车销量不景气,是吴胜波面临的另一难题。福特在华的销售主体——长安福特今年2月仅上险8722辆。2022年,福特中国全年销量为49.6万辆,亏损高达6亿美元。

相比起2016年超过百万销售,福特在华下滑幅度不可谓不大,而曾经的增长亮点——林肯,今年2月国产版上险3804辆,去年8月该品牌月上险尚且达到8032辆。

要看到,销量下滑的林肯前段时间经历了人事震荡。2022年9月末,毛京波辞任林肯中国总裁。毛可谓林肯中国缔造人,其对林肯渠道的扩张、品牌的打造功劳卓越。两个月后,毛京波来到路特斯集团,任路特斯中国总裁,一批林肯中国核心成员也随之加入新东家。

选人“有一套”

大将离去带走一批骨干,是福特中国前任CEO陈安宁治下人事乱象之一。

2018年10月,曾在福特任职十几年的陈安宁成为福特中国CEO,2019年,以杨嵩为首的“铁三角”,曾被陈安宁“三顾茅庐”邀请加入。“铁三角”都不同程度有过利益输送的传言乃至实证,舆论事件爆发后,最终在福特中国先后去职。

2019年4月,杨嵩正式被聘任为福特全国销售服务机构总裁,这一机构又名NDSD,其总裁直接向陈安宁汇报。

据悉,杨嵩2005年进入汽车行业,先后任东风日产市场部长、销售部部长、2018年转战宝沃汽车任总裁。在东风任职期间,杨嵩便与同在东风体系的熊毅与霍静有业务往来。到宝沃后,杨嵩又将两位招揽合作,熊担任宝沃营销公司总经理,霍职务则为宝沃营销公司市场总监,三人被业内称为“铁三角”。

2020年5月,一封举报信在业内广为流传,拿下长安福特2020年度公关招标的君信公关,合作费用达千万,该董事会秘书便是霍静丈夫。这一合作能够达成,被质疑背后有暗箱操作。君信公关曾服务东风日产、宝沃汽车,与“铁三角”从业轨迹高度一致。

随后,杨嵩和霍静都曾在公开渠道澄清此事。在举报信事件发生4个月后,霍静离开福特中国。不过一年多时间,杨嵩和熊毅也分别从福特离去。

可以说,杨嵩在业界一直口碑不佳,在宝沃任职期间曾被质疑以权谋私,此前就曾主导宝沃与他所投资的公司“一猫汽车科技”合作。2022年7月,熊毅因在东风雷诺任市场销售部部长期间涉嫌严重职务违法犯罪,接受十堰市郧阳区监察委员会监察调查。

陈安宁上任之后,业界口碑不错的原福特大中华区销售与市场副总裁兼长安福特全国销售服务机构总裁李宏鹏、原福特中国副总裁方军涛等纷纷离职。毛京波之于林肯的功劳也被业内普遍认可,她在任期间,林肯销量持续增长,对于她的离去业内也颇为唏嘘。

而向福特中国CEO汇报的长安福特总裁,近年来也不断更换,仅陈安宁任期内就换过三位。2019年8月,沈鼎文接替何骏杰,担任长安福特总裁。仅20个月后,陈安宁的旧部下何晓庆取代沈鼎文,成为长安福特首位华人总裁。

压制长安话语权

人员变动频繁,直接或间接招揽贪腐渎职被调查人员,却未能将业内有口皆碑、有重要贡献管理人员继续留在团队中,如此种种的福特中国很难说不存在人事乱象。与此同时,福特与合资伙伴长安近年来矛盾斗争也不断。

要知道,长安福特是福特在华最大合资公司,也是其销售主体。曾有媒体报道,2018年前后,随着国内合资股比政策放开。福特方面以新车投放作为砝码对长安施压。“同意增持则长安福特每年4到5款新车”“不同意增持则一两年一款新车”两种推演作为谈判设定。试图获取更多股份和利益。

杨嵩曾任职的NDSD,也被媒体理解为福特为了向长安“夺权”而来。该机构于2018年7月成立,取代现有的长安福特汽车有限公司销售分公司。虽说该机构仍向长安董事会汇报,但统一了包括长安福特、福特进口车和江铃福特等的销售渠道后,NDSD把新车型领界投给中方话语权更弱的江铃福特,也被理解为长安与福特之间发生龃龉。

然而,NDSD最终未能如愿整合福特渠道,2021年,江铃福特另立渠道,正式“单飞”。迄今,福特渠道仍包括进口车、长安福特、江铃福特、福特中国直营渠道等。

至于美籍华人陈安宁,作为美方派驻中国一把手,任期内也做过多项抑制两家合资公司的操作,抬升美方福特地位。

像2007年,福特曾在南京成立新工厂、工程研发中心,逐渐将业务从长安福特大本营重庆转移。陈安宁上任后,福特又在南京成立汽车产品研发中心和中国运营中心。

2020年10月,福特将南京江宁经开国际投资拉入股,成为福特蓝色马赫科技的新合资伙伴,后者主营业务为新能源生产销售。新能源公司另寻合作伙伴,而不再与老搭档长安合作,此举向外界释放出信号——福特正在弱化长安定位。

产品未做好“中国化”改造

2016年,长安福特年销量接近96万。此后,接连有长安福特车主曝光翼虎断轴事故,令长安福特深陷“断轴门”,福特的口碑也随之下滑。2017、2018年长安福特分别售出82万辆、38万辆。

2018年10月,眼下销量下滑近半,福特才请来老部下陈安宁担任福特中国CEO。

作为福特在华的一把手,陈安宁比前任们有着更大的权力。陈安宁就职后,福特宣布,中国市场从亚太区“独立”,和北美市场并列成为福特两大核心市场,向总部直接汇报。陈安宁同时也成为福特汽车集团首个华人副总裁。据报道,陈安宁还多次宣称,自己在福特对华导入的车型上拥有“否决权”。

陈安宁上任后,提出“更福特、更中国”的口号。而福特此前35个月在华没有新产品发售的局面也确实得以改善。2019年末,福特终于有新产品引入中国,SUV锐际在这一年推向中国市场;2021年,电野马、EVOS相继在中国问世。

然而,虽然引进中国市场,锐际、EVOS并未针对中国消费者做是适应化改造。尺寸大、空间宽裕的车型更容易受到中国车主欢迎。遗憾的是,锐际、EVOS和此前引入中国的福特SUV一样——空间偏小,尤其是后排较为局促。

行业内,多款热销SUV在国产之后尺寸上都做了优化,如宝马X5、途观L、昂科威的国产版都比进口版加长了轴距。显然,长居海外的陈安宁在产品改造方面并未表现出对中国的了解。

引进新产品的福特,在华也未迎来发展转机。2019年,长安福特销量继续下滑,同比减少17%。2020、2021年公司销量好不容易有起色,在2022年却再度陷入下滑,仅销售25.1万辆。

而61岁的陈安宁俨然到了退休的年纪。2022年10月,吴胜波加入福特而中国,担任首席运营官。今年3月1日,吴胜波正式接替陈安宁,成为福特中国总裁,向福特汽车公司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吉姆∙法利汇报。

空降官面临的困难非同小可

有意思的是,空降官吴胜波此前并无汽车行业从业经历。据《天下车智》了解,进入福特中国之前,吴胜波担任惠而浦公司亚太区总裁,并曾在欧司朗、霍尼韦尔和通用电气等公司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吴胜波前东家——惠而浦曾在其任职第一年后扭亏为盈,但在接下来的两年,惠而浦中国又走上了亏损的老路。连年亏损下,2021年5月6日,格兰仕完成对惠而浦中国的要约收购,格兰仕家用电器持有惠而浦51.1%的股份。

被收购后,吴胜波的职位也从惠而浦中国董事长降为副董事长。也就是说,吴胜波不仅没有汽车行业管理经验,在上家单位时也没能带领企业走出窘境。

比起曾在福特任职十几年的陈安宁,吴胜波根基很有限。所以,内行陈安宁尚且在直营渠道上拓展偏慢,未做到做好福特车型的“中国化”。外行吴胜波为福特车型开拓中国市场的担子更重,困难也更大。

人事上,能否为福特留住人才,而不是招徕有贪腐前科人员,对于缺乏嫡系部队的空降官吴胜波而言,也是一大挑战。如何和中方加强合作,而不是一味抬高美方地位,更是福特在华首要代言人吴胜波一大臻待解决难题。

现阶段,福特在华销售主力长安福特虽体量严重缩减,在长安系中的地位也不比从前,但百年福特若是在中国就此一蹶不振,无论对长安还是福特都有失颜面。未来,只有加强合作,让福特留住人才,产品更贴合中国车主需求,福特与长安才能受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