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每日财报 百川

如果要用一句话来形容当下的阿里云,那必定是:曾经有多么风光,现在就有多么落寞。且对于现在的阿里云来说,主流已不再是期待,而是怀疑。

5月18日,阿里发布了2022年全年财报。阿里云2023财年营收772.0亿元,同比增长3.5%。经调整EBITA利润14.22亿元,同比增长24%。营收增速已跌破10%,仅剩3.5%,创历史新低。

要知道,张建锋接手阿里云时,2018年财年,阿里云的收入增速高达101%。而断崖式下跌的背后,阿里云的优势不再明显。IDC报告对中国公有云市场份额的调查结果显示,2022年下半年,虽然阿里云的市场占有率在中国公有云laas+Paas市场中仍排在第一名,但其市占比已经从36.7%下滑至31.9%。

很明显,经过近年的发展,阿里云已然是进入了如其员工所说的“瓶颈”期。当天,阿里巴巴董事长张勇还在向员工发出全员信,确定未来12个月内,分拆上市。

发展凝滞

阿里云创立于2009年,曾因起步早、技术高这两大独有优势,迅速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2013年阿里云成为世界上第一家对外提供5K云计算服务能力的公司。2015年,阿里云自研的飞天操作系统在Sort Benchmark国际排序竞赛中还打破了四项世界纪录。

2016年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完成所有数据存储、计算任务向飞天平台的迁移。巨大的先发优势和技术积累可以被概括成彼时阿里云夸张的市场份额,虽然没有盈利,但相对于腾讯云和刚入局一年的华为云,2018年中国云计算市场中阿里云的份额超过45%。

2021年三季度,阿里云单季度收入116.15亿元,经调整EBITA后盈利2400万元,这也是阿里云12年历史上的首次季度盈利。此外,据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2上半年)跟踪》报告显示,阿里云在IaaS领域和IaaS+PaaS领域的市场份额分别为34.6%和33.5%,排名均为第一。

如果仅从这些成就和数据来看,阿里云似乎发展的很不错,但是从它近几年的整体发展而言,其明显在走下坡路。数据显示,2018-2021年以来,阿里云的年增速一路下滑,分别为84.48%、63.15%、50.26%、23.13%。

当然,之所以这样,其中也有不能否认的宏观经济放缓的影响,但不论何种因素,一向擅长以快速增长来“讲故事”的阿里,立志要把阿里云视为集团生态增长的“第二曲线”,如今后者却面临增速放缓的压力,让资本市场对阿里云的成长性更为担忧。

而且,不止是外界,去年夏就曾有前阿里云员工,发万字长贴表达对阿里云发展处境的“担忧”和现状的“不满”。这其中虽有许多情绪性表达,但除去这些后也的确反应出了阿里云当前不尽人意的发展状态。毕竟,在曾经的中国市场“有两朵云,一朵是阿里云,一朵叫其他云”。

但是现在一切都变了,市场不仅多了许多可比肩阿里云的“云”,同时相比于10年前阿里云也不再拥有技术上的独特优势。2022年12月18日,阿里云再次发生宕机事故,而且这次宕机较之于2019年的持续2小时,更是多了10个小时。这也从侧面体现了阿里云的瓶颈不仅仅是增速和市场份额的问题,还有技术和口碑上的问题。

对手云集

多年前,马云曾说:“现在的阿里巴巴很孤独,拿着望远镜也找不到对手。”其实,这句话放在几年前的阿里云身上,也同样适用。彼时,阿里云依靠技术优势、时间优势稳坐“云”市场第一把交椅,而且还有广袤的政企市场尚未开拓,可以说是意气风发、自信满满。

如今,时过境迁后,云市场也早已不在是几年前的样子了,而且市场第一的位置也并非坚不可摧。从阿里云现在的处境看,前有腾讯云、华为云的步步紧逼,后有字节、快手自建云,当互联网客户所剩无几时,阿里云必须要走出舒适圈,进入陌生的政企市场。

但是在政企市场,显然已经过了那个非阿里云不可的年代。此前,阿里云因为其独特的技术优势可以在政企市场对客户“指手画脚”,体现出其“无所不能”的优越感。可是,当市场上“云”的可选择性多了以后,阿里云曾在政企客户面前展露的傲慢,只能付出被踢出选择之外的代价。

据一位阿里云多年的服务商透露,现在的阿里云在政企市场上,只能分到很小的蛋糕。而且,在整个市场上,腾讯云、百度云、华为云等其他云的业务成长很快,原本一些全都只用阿里云的客户,为了在技术上避免被阿里云产品绑定,会走向多云策略。

显然,这已经不是阿里云一骑绝尘,四下无对手的时代了。目前,阿里云市场份额在35%左右,而华为云则上升到18%,腾讯云为16%。在国际市场,前三名(包含并列)为亚马逊、AWS、微软云、谷歌云,阿里云则以6%的市场份额又回到了第四的位置。

此外,政企市场这一细分赛道上,目前腾讯云在金融云应用解决方案市场占据第一;新华三、华为两家则在城轨云市场占据了80%的市场份额;百度智能云在工业质检云领域领先市场。而且,未来随着字节、快手等新晋互联网巨头在云业务上的突破式发展,阿里云将受到更多重的挤压。

或许为了打破时下的市场格局,上个月,阿里云在2023阿里云合作伙伴大会上宣布史上最大规模降价,核心产品价格全线下调15%至50%,存储产品最高降幅达50%。一时间,云计算市场风起云涌。阿里此举能否抢夺更多份额,我们将拭目以待。

破局艰难

种种现象之下,阿里集团也似乎感到了阿里云当前不容乐观的处境。于是,去年12月底对阿里云高层人事进行了重大调整。调整后,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兼CEO张勇将兼任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不再担任阿里云智能总裁。

据《每日财报》了解,张勇于2019年9月出任阿里巴巴集团董事会主席,并自2015年5月起担任集团首席执行官。此前,张勇不止一次强调过阿里云对于阿里未来增长的重要性;在电商基本盘增速放缓的时刻,阿里云作为唯一的潜力股,肩负着支撑阿里新增长的重任。

“客户第一的价值观,从来都不是高高挂在公司墙上的标语。”刚宣布完阿里云人事变动,几个小时后,张勇再次以阿里云智能总裁的身份,马不停蹄地面向阿里云发布了另一封“批评信”,开头便指向2022年发生的“香港机房宕机”事故。而且,信中张勇提及“客户”的次数超过20次,语气也是异常严厉。

很明显,在张勇看来,目前影响阿里云发展最大的是“价值观”的转变,因为在之前阿里云的主要客户是互联网企业,但是现在再央国企占中国GDP的比例已经超过60%的情况下,客户已经变成了政企客户,所以,之前的那一套价值观必须得发生改变。

但是,每个组织都有惯性,而且越是成功的组织,惯性越是强大。因此,即使是张勇或许也很难在短期内实现大的改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