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再审判决是个利好,但不见得可以加持上海贵酒。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拉锯三年之久的“两贵之争”案迎来最新进展:江苏省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再次判定上海贵酒未涉不正当竞争。

6月19日,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贵酒”)发布贵州贵酒集团有限公司诉商标侵权案件重审进展公告。

根据判决书,被告贵州贵酿酒业有限公司被判停止侵权贵州贵酒相关注册商标专用权,并赔偿150万元,被告上海贵酒等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原告诉请的有关上海贵酒等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和变更公司名称等被法院驳回。

言下之意是,上海贵酒与贵州贵酒旷日持久的“贵”姓之争终于要告一段落了。不过反映到资本市场,上海贵酒的股价却始终未见起色,甚至还迎来了一波阴跌之势。那么,预期不佳的背后,到底真实的上海贵酒是怎样的呢?

曾为资本“玩物”

说起来,上海贵酒可能是A股市场中最让人凌乱的公司,历史上曾经多次蹭热点变更公司名称,被投资者誉为“更名王”。

直到现在,其证券简称还是岩石股份(600696.SH),然而公司全称又叫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也正是由于多个商标存在侵权纠纷,监管部门才迟迟未核准其证券简称变更。

上海贵酒的历史要追溯到上个世纪。1993年12月6日,豪盛(福建)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此后,在1993年到2015年的22年间,这家上市公司多次更换过利嘉股份、多伦股份、匹凸匹等多个名称,先后涉猎建筑材料、房地产开发、机械设备、地砖、互联网金融等行业。其中,最受关注的是其“匹凸匹时代”。

2012年7月25日,多伦股份发布公告称,鲜言以3.4亿元的价格收购了多伦投资(香港)有限公司100%的股权,从而持有上市公司多伦股份11.75%的股份,成为了实际控制人。公司宣布进军互联网金融服务业务,并在2015年由多伦股份改名为匹凸匹。

在之后的几年里,多伦股份逐步沦为了鲜言的资本“玩物”。随后,因未按规定披露信息、信息披露不及时等违规操作,上市公司及时任实控人、董事长鲜言受到证监会的多次警告及处罚,给市场留下了恶劣的影响。

2017年,证监会披露了鲜言操纵“多伦股份”细节,并给予“没一罚五”的顶格处罚,开出了34.7亿元的“史上最大罚单”,同时罚以终身禁入证券市场。

当初的匹凸匹,在2018年再次将公司名称更为“上海岩石企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变更为“岩石股份”,而实控人已变更为鲜言在商学院的同班同学、“五牛系”掌门韩宏伟及其子韩啸。

历史盘根错节

财报显示,1989年出生的韩啸从2011年起担任五牛基金董事长,2015年起担任五牛控股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现任公司董事。韩宏伟目前是海银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持股比例99%,女儿韩玉持有1%的股份。此外,韩宏伟还是豫商集团有限公司的最终受益人。

《每日财报》发现,韩宏伟和韩啸背后的海银系,交织着豫商集团、五牛基金和海银集团,以及王沛家族成员王贺等人负责的上海银领,曾涉足小贷、私募、基金、担保、典当、租赁、商业保理等一众金融类业务,理财端包括海银财富,原互联网金融平台海银会,现已停摆。

值得注意的是,海银系盘根错节。此前,海银金控介绍其成立于1989年。公开信息显示,其以汽车零配件等实业起家,在2003年后转型房产和财富管理业务,可海银金控官网目前无法打开。

在A股市场,海银系企业曾举牌*ST天目(600671.SH)、新黄浦(600638.SH),一度是东方银星(600753.SH)第二大股东,后15年举牌ST岩石此后入主。

2018年,海银系涉足白酒行业,以228.24万收购贵州贵酒云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次年3.3亿收购章贡酒业和长江实业装入上市公司。6月,其公布终止该资产重组计划。同年,ST岩石名称拟变更为“上海贵酒股份有限公司”,并于同年12月,正式切入白酒行业。

金融选手“卖酒”

事实上,自从最近一次更换实控人,跨界白酒赛道之后,上海贵酒身上笼罩的光环和争议就没有消失过。

首当其冲,就是上海贵酒的管理层并不“对口”。据悉,上海贵酒的高管鲜有白酒行业出身,更多是金融圈背景,不管是韩宏伟还是韩玉,身上都裹挟着浓浓的金融的资本外衣。此外,还有多名高管有着违规的‘前科’。

1981年出生的高利风,是岩石股份前任总经理,目前是公司董事、副董事长。岩石股份年报则披露:高利风曾任上海美益国际投资董事总经理、海银金融控股集团副总裁。其中,上海美益国际投资的大股东贵州美益是最高院所公示的失信公司,海银财富曾因地产股权项目逾期而遭投资人上门维权。

还有去年两个离职的副总经理,也都有保险行业从业背景。一位是徐勇,他曾任前海人寿上海公司总经理,离开岩石股份后,很快谋职于山东惠发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另一位离去的副总经理金朝晖,曾就职于鼎鼎保险、星恒保险等。

在今年4月举行的一场资本论坛中,上海贵酒总裁鄢克亚更是对媒体表示,上海贵酒不是卖酒的,而是一家品牌管理公司,“希望用世界一流的消费品品牌运营理念,高质量经营白酒这个传统行业”。

同月,鄢克亚收到了证监会《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因其曾任职的宏图高科涉嫌信披违法违规,证监会拟决定对其给予警告并处以罚款。其实,早在2020年7月,上交所就曾发布关于对宏图高科及有关责任人予以纪律处分的决定,其中就包括了鄢克亚。

仔细想来,不断变幻的主营业务和频繁的更名史以及金融圈高管,或许就是上海贵酒在白酒圈显得颇为“另类”的重要原因。

定位与实力不符

对于白酒行业而言,今年或进入疫后复苏通道。

此前多家券商指出,2023年白酒有望迎来基本面改善和周期向上,经济回暖和消费复苏下基本面仍存超预期可能,酒企经营近况也普遍较为乐观,白酒或迎来强投资机会。与此同时,白酒行业也在持续进行强分化,酒企之间的位次竞争愈发加剧。

值得注意的是,上海贵酒没有选择复制传统白酒企业的经营思路,用公司的话说,是选择了“用未来定义未来”的差异化竞争战略,对标世界一流的消费品公司,致力于用世界一流的消费品品牌运营理念高质量经营酒业。

目前,上海贵酒主打差异化战略,在聚焦酱酒主赛道的同时,通过多品牌、多香型、多模式,切入多个细分市场,聚焦中高端。

《每日财报》关注到,虽然岩石股份2019年才将白酒当成主业,但其已经打造了所谓的“七大系列多元化产品矩阵”。在京东搜索关键词,呈现出的产品亦是种类繁多,其中还不乏千元酒。

由此不禁质疑,这七大系列的市场接受度如何?夸张的价位又是否具有理性?

毕竟投资者都清楚,白酒特别是中高端白酒,无论是产品还是品牌都要讲究历史文化底蕴,这是挺进高端消费市场必不可少的身份认证。可其收购而来的两家白酒生产企业——贵州仁怀高酱酒业和江西章贡酒业,无论在品牌、产品还是产能方面,都难以支撑起上海贵酒高端品牌的定位。

最后,此次再审判决对上海贵酒来说自然是利好的,但是企业还是要回归到经营层面。行至白酒深水区,上海贵酒不免要与前辈一较高下。对其而言,没有品牌力与品质支撑,还定位中高端产品销售,未来发展态势较为不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