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双良节能而言,慢一点不一定是坏事。

文/每日财报 栗佳

正值“金九银十”保险销售旺季,但于刚成立五年时间的国宝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国宝人寿”)而言,过的并不太顺畅。

10月9日,据阿里拍卖平台信息显示,四川雄飞集团公开拍卖国宝人寿1.5亿股股权,起拍价为2.511亿元,但截至目前,此次拍卖因无人报名而最终流拍。

事实上,这并不是国宝人寿股权第一次流拍,其股东重庆金阳房地产分别于今年7月、9月连续两次拍卖所持国宝人寿1.8亿股股权,起拍价分别为3.348亿元、3.0132亿元,但两次均以流拍告终。

股东们如此密集拍卖股权重大事项实属罕见,透过现象看本质,多次股权流拍,于国宝人寿而言到底意味着什么?又有哪些新变化是值得我们关注的呢?

亏损加剧,偿付能力亟待增资“回血”

公开资料显示,国宝人寿于2018年4月成立,总部设在四川省成都市,主要经营普通型保险(包括人寿保险和年金保险)、健康保险、意外伤害保险、分红型保险、万能型保险以及上述业务的再保险业务等。目前,国宝人寿在四川开设了7家中心支公司和1家支公司,此外还在北京市开设了1家支公司。

从业绩方面来看,走过五度春秋的国宝人寿,目前仍处于亏损状态。2018年-2022年,其实现总营收分别为3.86亿元、11.23亿元、21.53亿元、31.02亿元、10.40亿元;同期净利润分别为-0.69亿元、-0.26亿元、-1.13亿元、0.16亿元、-3.73亿元。

可见,国宝人寿营业收入前几年还算稳步增长,但到了2022年却急转而下骤降66.47%,出现了成立以来营收首次下滑局面,与此同时,同期的亏损幅度也进一步扩大。截至2022年,国宝人寿累计亏损5.65亿元,仅2021年一年实现微薄盈利,其他时间均亏损。

拆分业务来看,国宝人寿核心保险业务收入也不容乐观,同期分别为3.28亿元、10.16亿元、19.25亿元、26.58亿元、8.15亿元。不难发现,2022年其保险业务承压下行之势尤为明显。

不仅如此,今年以来国宝人寿的业绩也并未有所改观。今年上半年,其实现保险业务收入为12.74亿元;净利润亏损0.97亿元。

随着业绩滑坡,国宝人寿偿付能力也堪忧。在2018年刚成立之时,国宝人寿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均位居1810.82%高位,但随着业务的扩张,对资本消耗不断加剧,其后几年时间里,国宝人寿偿付能力不断下行,到了2022年底,其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和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分别下降至88.41%和110.51%。

而为了扭转颓势进行补充资本金,国宝人寿在今年3月份实施了首次股东增资,将注册资金本从由15亿元增至19.8亿元。其中,股东四川发展新认购股份3亿股,出资金额5.58亿元;四川金控新认购股份1.8亿股,出资金额3.348亿元,两者合计共投入资金8.928亿元。

增资“回血”下,国宝人寿偿付能力开始回升,截至2023年二季度末,其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64.78%;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85.67%。

超40%股权被质押或冻结,股东破产重组成主因

而在业绩不尽人意的背后,国宝人寿接连发生的股份质押事件,亦暴露出股东结构稳定性存在一些风险。

根据其最新披露的2023年二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2023年6月末,国宝人寿的共计9家股东中,已有四大股东存在股份质押和冻结情况,这4家股东合计所持股权比例为40.5%,合计质押冻结股权数量为6.08亿股。

具体来看,中金国泰持有2.025亿股,持股比例为13.5%,状态为被质押、被冻结;重庆金阳、四川雄飞、天鑫洋持有股份数量分别为1.8亿股、1.5亿股和0.75亿股,持股比例分别为12%、10%和5%,这三家公司所持股份处于被质押状态。

众所周知,在金融市场,股权质押反映的是股东的融资需求,基本上每家金融机构都进行过股权质押,对其融资有一定帮助。

但存在的风险也毋庸置疑。一方面,对于公司实控人和股东来说,如果不能够在规定期限内及时清偿债务赎回股权,则股权所有权很有可能会发生变更。

目前国宝人寿已经出现了大规模质押关系,而且股权频频遭受流拍,不排除在未来的时间内会继续发生股权质押的可能,届时国宝人寿又该如何去维持公司治理结构与战略规划,以及管理层稳定性和经营策略的可持续性,还是未知数。

另一方面,如果金融机构本身业绩不理想,再加上大股东的质押率居高不下,那么就很容易给自身带来股东结构稳定性的风险隐忧。正如我们前文所述,国宝人寿亏损一直在加剧,业绩承压尤为明显,而目前质押率也有所上升,显然会给股权融资制造巨大的障碍,难以补充资本。

不仅如此,《每日财报》在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查询时发现,在国宝人寿股东中,2021年1月,雄飞集团因资不抵债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向法院申请破产重整;金阳房地产公司也已于2020年申请破产重整,截至2019年底总资产约16.7亿元,总负债24.14亿元。

显然,于深耕当地提供重要保险保障的保司而言,股东大规模破产重组,可能会对公司股权结构等方面产生一定影响。

成立五年三度“换帅”,新任掌门人需挑起重担

时间线拉长来看,以上所述的国宝人寿业绩萎靡不振于业界而言其实也并不意外,这是因为其高管更迭尤为频繁,以至于经营策略稳定性和持续性严重缺失为自身带来了沉重的负担,严重拖累了公司业绩。

自2018年成立至今的5年中,国宝人寿已三度“换帅”。首任董事长易军任职不足一年半,就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随后在2020年初,国宝人寿迎来了第二位董事长,拥有丰富银行从业经验的周兴云,不过其任职时间也较短,仅在职三年多就被调任为四川金控董事长。

今年8月17日起,现年50岁的张希接起国宝人寿第三任董事长“接力棒”,任职资格已获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四川监管局批复。

可见,在此形势下,管理层的不确定性对公司经营策略层面会产生极大的影响,而且频繁的高管更替也会催生企业治理质量不佳、公司整体发展战略缺乏持续性、业务部署及渠道建设流程混乱等问题。

新任“掌舵者”挂帅上任不足一月,国宝人寿便收到监管罚单,就足以说明问题所在了。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9月1日,国宝人寿由于存在“未按规定对异常交易进行人工分析、识别,排除理由不合理或可疑交易报告理由不完整”的违法行为,被中国人民银行四川省分行罚款25万元,同时相关责任人也被罚款1.5万元。

今年是新任董事长张希就任的首年,但就目前国宝人寿下行的业绩和股权不稳固情况来看,董事长背负的担子并不小。接下来,张希如何带领国宝人寿走出经营低谷,实现扭亏为盈,我们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