澜沧古茶虽然成功登陆港交所,拿下普洱茶第一股的名号,但是能否打开茶企上市的好开篇?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12月22日,普洱澜沧古茶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澜沧古茶)上市首日就遭遇破发,当日大跌18.69%,收盘8.7港元/股,市值7.3亿港元。

尽管这些年,安溪铁观音、四川竹叶青、杭州龙井等众多茶类的企业先后传出酝酿IPO的传闻,八马茶叶业的IPO甚至已经提上日程好几年,但终归没有诞生真正意义上的“茶企第一股”。

根据公开资料,澜沧古茶全球公开发售2100万股,香港公开发售10%,国际发售90%,最终发售价为每股10.7港元,净筹资1.6亿港元。澜沧古茶打破了前述茶企上市中止的魔咒,但是首日大跌的惨状又令市场担忧。此次澜沧古茶“再赴港”,会书写不一样的故事吗?

不受资本青睐的茶企

从市场发展来看,中国茶叶行业市场规模保持连年增长态势,增幅基本维持在8到11个百分点之间,2022年市场规模达到3210亿元。艾媒咨询认为,我国是全球最大的产茶国和茶叶消费市场,茶叶行业未来将保持长期平稳向好发展的趋势。

茶在中国已经有2700年历史,在传统文化中,酒与茶并驾齐驱。但到了资本市场,白酒股备受热捧,茅台股价更是独领风骚,但茶企却仿佛不受欢迎,至今没有一家登上A股市场。

从澜沧古茶来看,招股书显示,景迈新实业最早认购了澜沧古茶4.29%的股份,凯易恒正和浙江国信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郑文平两次参与认购,合计获得澜沧古茶4.52%的股份。

穿透后,除平阳浚泉的出资人有报喜鸟(002154.SZ)外,并无知名投资机构。澜沧古茶融资的估值水平也并不算高。以2021年每股成本16元来计算,市盈率仅为7.4倍。

业内人士表示,茶叶整个产业行业集中度极低,目前国内茶饮品种繁多,生产企业呈现数量多、体量小、产品质量参差不齐的情形。

另外茶产业本身具有很强的区域性特征,虽然已有数家区域性龙头企业,但就整个茶行业规模来说,大型企业、名牌产品在整个市场中的市场份额仍然较低。

据弗若斯特沙利数据,澜沧古茶2022年普洱茶产品收益所带来的市占率为2.4%,此前2021年,这个数据是2.8%,而澜沧古茶也从行业第二大普洱茶公司排名掉落为第三。若放到整体传统茶行业,2022年,澜沧古茶是国内第七大茶叶公司,市占率为0.13%。

因此,这些现象的存在,难以给资本市场足够的想象空间。

产品太非标,优势并不明显

据公开信息,澜沧古茶的历史最早可追溯至1966年,创始人杜春峄来到云南省景迈山成为茶训班第一期学员,自此开始制茶事业。1998年,澜沧县古茶有限公司(澜沧古茶前身)成立,开始运营“澜沧古茶”品牌。

从基本面来看,澜沧古茶这家成立于逾50多年的老茶企,虽然扛过了历史的沉淀,但基本面也并非呈现出了老牌企业的“稳健”。

澜沧古茶在传统茶企中拥有相对较高的毛利率。招股书显示,2020年、2021年、2022年及2023年上半年,澜沧古茶普洱生茶的毛利率分别为65.6%、69.0%、64.2%、60.7%。同期天福茗茶的毛利率为60%左右,八马茶业为54%左右,而中国茶叶的毛利率则仅为42%。

毛利率相对较高,可能与品牌定位及品类特征有关。澜沧古茶主打茶行业中相对高端的普洱茶品类,其高端产品线1966一直占营收比例超过60%。而1966下,普洱茶熟茶产品的毛利率更是超过80%。

1966的目标客群就定位在对普洱茶有研究的爱好者和资深茶友,品牌溢价非常高。而品牌溢价又与市场经济环境,消费者特定需求等息息相关,顺周期性非常强,波动性和不确定性很大。

尽管毛利率相对较高,澜沧古茶却始终没有从高端茶友中“破圈”。太“传统”,或许正是无法吸引市场化资本热度的原因。

为了尽量抚平周期性,澜沧古茶也做了相应的努力。小青柑等大众化产品,岩冷这一迎合年轻人需求的新品,都是澜沧古茶在产品生产标准化、大众化上的努力。只不过这些品牌营收短时间内难以替代1966这一高端品牌线成为业绩支柱。

对澜沧古茶而言,想要打破资本市场对于传统茶企的偏见,倒是可以参考东方树叶的产品思路,积极探索新式茶饮的表现形式。

压力缠身 诸多难题待解

事实上,若仔细探究公司的经营现状,澜沧古茶身上的潜在风险不止一处。

最为明显的便是,该公司存货周转速度逐渐变慢,存货规模也不断走高。数据显示,在2022年澜沧古茶约14亿元的“总资产”中,“存货”就达到了7.84亿元,今年上半年更是飙升到了8.35亿元。

2020—2023年6月,澜沧古茶的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1345日、1061日、1641日及1588日,卖出一份茶叶至少需要4.5年的时间。

虽然和其他茶不同,普洱茶有点像白酒,具有越陈越香、价值越陈越贵的特性。所以即便短期卖不掉,却也能够长久保存,坐等升值。

话虽如此,日益加重的存货和周转压力,或将加大澜沧古茶存货跌价的风险,从而不利于公司盈利能力的提升。

大量存货放在仓库中,每年又得不断出钱采购,对公司的资金是一个巨大的考验。在现金流方面,澜沧古茶也逐渐捉襟见肘。

据Wind显示,澜沧古茶银行借款总额从2020年的1.14亿元激增至2023年6月的2.12亿元。同期,贸易及应付款项从0.96亿元攀升2.08亿元。

截至今年上半年,公司须在1年内偿还借款1.12亿元,而目前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0.66亿元。如此看来,澜沧古茶在财务风险方面似乎也有些许的不足……

所以我们看到上市后的澜沧古茶并未得到市场的青睐,未来如何在市场极度分散的传统茶赛道突围,仍然面临着不小的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