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些年广东南粤银行的高管人事变动相当频繁,过去两年董事长两度更换,此次行长也更换了新人选。

文/每日财报 栗佳

乍一看,近期各大上市银行陆续披露的2023年业绩快报,形势一片大好。

总体而言,多家上市银行营收和净利均呈不同程度的增长,营收增速大多保持在5%,而部分银行的净利润增幅更是在10%以上。

但比较分化的是,目前仍有不少上市银行,由于业绩较糟糕而暂缓或不会披露业绩报告,而部分银行也早就进入了事实上的瓶颈期,乃至下行期。

上市银行尚且如此,更何况绝大部分未上市的呢。

近日,一家银行发生的重要高管人事更迭,再次将这家一直想要圆“上市梦”的金融机构拉回至人们的视线中。

2月26日,广东南粤银行在官网发布了一则公告称,行长陈武因工作调整申请辞去行长职务,同时还表示,该行在2月19日召开的董事会上,通过了聘任郭华辉为行长的决议。

一份“不太寻常”的变更行长报告

如果仔细剖析这份人事变更公告,有一个细节值得我们推敲。

一般而言,一家体量较大的银行,或因战略调整、超龄服役和退休、董事换届等缘由而多次发生人事变更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银行方面也会给出变更的详细解释和人事任职去向。

但广东南粤银行则不同,此次公告对行长陈武离职原因给出的解释是工作调整,而非一般的工作调动,公告还称其辞职后不再担任该行其他职务。也就是说,陈武的辞任并未像其他银行那样是调动其他岗位,亦或是被调剂至同行担任更重要职位。从这个角度来揣测,陈武辞职后大概率应该是离开广东南粤银行了,而截至目前仍未有他继续任职行内其他岗位的消息爆出。

公开资料显示,1968年出生的陈武,毕业于中山大学,法学硕士,并拥有经济师职称,早期从业经历大多服务于政府金融机构,拥有非常丰富的政治方面金融管理经验。曾任广东省金融系统监察专员办公室干部、副科长;广东银监局城市商业银行监管处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监管处处长;肇庆银监分局副局长、局长。

后于2017年8月,陈武进入了广州农商行并担任副行长、首席财务官等职,在2018年初又转战广东南粤银行,拟任行长一职,直至同年10月,陈武的副董事长及行长的任职资格才正式获得监管部门批复。

有意思的是,此次接棒的郭华辉,同样是来自广州农商行,而且也担任过该行副行长要职,从2022年4月份由工行广东省分行投资银行部总经理调入广州农商行任副行长,再到如今卸任,其任职时间至今不足两年。

在此之前,郭华辉一直在工行广东省分行展业,曾历任工商银行广东省分行国际业务部干部;工行广州黄埔支行和番禺支行党委书记、行长等要职,其管理风格和处事能力自然也带有浓厚的工行“基因”。

高管人事不稳,近年来更迭频繁

事实上,近些年广东南粤银行的高管人事变动相当频繁。早在2017年,这一年中便有行长、行长助理、副行长、董事会秘书等四位高管相继离职,当时引起了金融市场,以及监管部门的高度关注。尤其是副行长一职,空缺了一年多之久,才顺利在2018年初由陈武赴任。2019年,该行董事、常务副行长甘宏也挂帅而去。

2021年10月,彼时已掌舵广东南粤银行长达14年之久的党委书记韩春剑,突然被免职。要知道,在这名老将的带领下,广东南粤银行发展势头良好,经营稳健,资产规模超过2000亿元。而据当时的公告显示,该职位暂由董事长蒋丹临时负责党委工作。

值得注意的是,近两年内其核心董事长一职甚至更替了两位,也就是说,这期间董事长在职时间才过一年多就被换掉,这在业内也算比较罕见的。

2022年5月,刘祖前接替执掌广东南粤银行仅3年的前任董事长蒋丹,成为该行第三任董事长。而刘祖前仅上任一年多,来自控股股东粤财控股一手培养起来的管理干部骆传朋,就接过了董事长的交替棒,并顺利于2023年6月得到监管部门批准。

董事长是一个公司的掌舵人和稳固剂,掌门人更换速度如此之快的广东南粤银行,不得不令人对其内部管理和战略规划“浮想联翩”。

多项业绩指标承压,能否扭转颓势?

高管频繁变动的背后,实则是反射出广东南粤银行遭遇发展瓶颈的真实写照。

借着曾经的政策红利,2010年前后,广东南粤银行先后成立了广州分行、深圳分行、重庆分行,开启了狂飙突进的扩张步伐,资产规模迅速做大做强,但公司治理与经营能力并没有及时跟上,以至于在2014年至2020年期间里,其营收增速一直处于逐年波动下降的趋势,也曾出现过资产规模缩水的情况。

一个不争的事实在于,在激进的扩张时期,各种问题都很容易被掩盖,而一旦增长慢下来,遭遇发展瓶颈,诸多矛盾就会随之爆发。

据其最新披露的2022年财报数据,当年的营收跌势继续承压下滑,同比下降了17.13%至27.04亿元。其中,利息净收入下降9.02%;手续费及佣金净收入降幅超23%。但好在净利润有所提升,同期实现归母净利3.84亿元,同比增长5.48%。

此外,其资产质量也不容乐观,不良贷款率在逐年攀升,由2021年的1.62%增长1.29个百分点至2022年末的2.91%高位;拨备覆盖率则下降了95.55个百分点至133.73%。

除了业绩不断承压外,广东南粤银行的股东问题也在恶化,两家主要股东—新光控股与金立通信均陷入破产,它们所持有的全部股权也均被冻结。

转折点发生在2021年末,广东南粤银行成功引入粤财控股为控股股东,由一家民营企业控股银行,“摇身一变”成为省级金控背景的国有控股城商银行,资本金大幅提升至193.77亿元,跃居至全国城商行第六位。

不仅如此,去年10月份,粤财控股直接注入“真金白银”,认购了广东南粤银行增发股份100亿股,使其注册资本再上一台阶,达到293.77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在粤财控股的加持下,近年来已有多家国有、股份制和大型城商行与其洽谈授信,同时也有不少同业机构对其审批了有效授信额度。比如,截至2022年末,广东南粤银行向关联方集团授信敞口总金额约为32.05亿元,同比2021年的29.36亿元增长了9.16%。

汇总历年广东南粤银行发布业绩时间线,如不出意外,其将于接下来的4月下旬披露2023年业绩报告,既时全年的经营情况将全然浮出水面。这也是新行长郭华辉上任后的第一份财报,身上的担子是会轻松点?还是会进一步承压?我们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