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科林电气沉浮,仍是未了局。

文/每日财报 吕明侠

近期,科林电气的控股权争夺战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6月27日晚间,科林电气(603050.SH)发布公告称,本次要约收购完成后,海信网能共计持有公司95,207,996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34.94%,并持有李砚如、屈国旺委托的9.57%的表决权,海信网能合计持有公司44.51%的表决权。这意味着海信网能的要约收购成功。

来自海信方面的信息显示,按当前这种股权结构,海信可确保选举出董事会的半数以上席位,因此海信网能获得科林电气实际控制权。

抢夺控制权的事件在A股也不算罕见,虽然完成要约收购,海信系拿下了科林电气第一大股东之位,上演的控制权“三国杀”看似终结,但海信网能否顺利入主科林电气拿到控制权,还要看石家庄国投的进一步行动。

控制权争夺战爆发

值得注意的是,自今年3月以来,海信系与科林电气创始人团队的博弈不断。

3月19日,科林电气发布公告称,2024年3月11日-2024年3月15日期间,海信网能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以集中竞价方式购买上市公司人民币普通股 11,279,824股,占上市公司总股本的4.97%。

同时,海信网能还在3月15日与李砚如、屈国旺、田晔、张国玉、刘福海、刘煜、刘宇聪分别签署《股份转让协议》,上述股东拟将其持有的科林电气11,592,410股股份(占协议签署日上市公司总股本的5.10%),转让给海信网能持有。

正是这样一来,海信网能短时间内合计持有了科林电气10.07%股权和19.64%表决权,成为第一大表决权股东。

张成锁迅速曲线出手反击,打响了股权保卫战。一方面,张成锁拉来石家庄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石家庄国投”)助阵,3月27日至4月1日期间,石家庄国投持股变动比例达到1%,最终持股比例增加至6%。

在稳固了这一部分支持后,张成锁又迅速集结了公司内其他持股的高管,共同形成了坚固的联盟。

4月1日,他与邱士勇、董彩宏以及科林电气的副总经理王永共同签署了《一致行动协议》,这一协议的实施使他们的联合持股比例飙升至17.31%。而在随后的4月26日,石家庄国投再次加大了投入力度,使其持股比例达到了10%。同时,张成锁和邱士勇也有小额买入增持的动作。

双方的股权争夺进入僵持阶段,海信网能于5月13日突然发力,祭出要约收购的强势策略,继续向科林电气发起挑战。

根据首份要约收购计划,海信网能以每股33元的价格,计划收购科林电气约4541.88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0%。这一价格相比科林电气5月13日的收盘价高出约15%。随着科林电气在5月底进行利润分配,海信网能也不得不对要约收购计划进行调整,将收购价格下调至每股27.17元,并相应地将收购数量增加至5450.26万股。

其实,6月之前,石家庄国投虽然一直增持,但会青睐海信还是张成锁,是未知数。两方都曾传递出受到国资支持的信号。

而在6月2日,石家庄国投正式与张成锁为首的四名科林电气高管签署一致行动协议,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这之后,包括石家庄国投在内的五方合计持股比例达29.51%,已经高于海信网能手中24.51%的表决权比例。科林电气实控人也由张成锁变更为石家庄国投。

为何强购科林电气

在海信网能明牌宣战前,很多人可能对科林电气并不了解。

科林电气成立于2000年,深耕输配电领域二十余年,业务涉及智能变电、智能配电、智能用电、新能源等十余个系列。自创立以来,经过多年努力,终于在2017年4月14日成功登陆A股主板市场。

然而,上市后,公司在控制权的管理上显得相对松散。到了2022年4月13日,公司创始团队张成锁、李砚如、屈国旺、邱士勇、董彩虹所签订的一致行动协议到期,他们并未选择续约。

在协议到期前,这五人合计持有的股份高达28.95%,远超第六大股东的1.89%持股,确保了张成锁的实际控制人地位。然而,随着一致行动协议的失效,市场上的资本开始嗅到了机会,试图“趁虚而入”。

2023年9月11日,科林电气第四届董事会任期结束,石家庄国投和枣庄同兴通过二级市场悄然成为大股东,分别持有4.95%和4.5%的股份。此时,从股权结构来看,这两家公司都具备了进入董事会的资格。

然而,在2023年6月至9月期间,石家庄国资已经通过石家庄国投等企业与科林电气建立了紧密的合作关系,双方在资本、产业和股东等多个方面进行了深度合作。尽管表面上双方关系融洽,但控制权的松动仍为海信网能提供了“突袭”的机会。

科林电气为何受青睐?一方面,作为新能源电力领域颇具成长性的企业,科林电气近几年的业绩十分亮眼。今年一季度,科林电气实现营业收入7.52亿元、归母净利润0.6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42.86%、65.05%,均为高速增长。另一方面,科林电气与海信集团在新能源汽车领域有可能产生协同作用。

控制权将花落谁家?

海信在消费者心中,印象最深刻的产品莫过于电视。当下正在进行的欧洲杯,场边广告围栏上,海信打出的“海信电视 中国第一 世界第二”的广告语引发广泛关注。

但无论国内还是国外,电视已经越来越难激发消费热情。在此背景下,拓宽第二增长曲线之于海信的重要性正与日俱增。

特别是海信2019年曾喊出“2025年营收达到3000亿”豪言,而至2023年,集团营收刚刚迈过2000亿元大关的情况下,想要实现目标,海信就更需要为业务寻找增量。

海信网能作为工业温控产品供应商,收购并整合科林电气,可以向智能电网、新能源业务延伸,有利于海信控股集团分羹新能源产业红利。

据了解,虽然海信网能要约收购达成,但科林电气的董事会换届还需时日。股权清算、过户交割等手续完毕后,海信网能成为科林电气第一大股东,董事会换届才开始提上日程。分析人士称,石家庄国资方面与海信系方面的持股差距并不大,接下来,谁主沉浮,关键是看谁来掌控公司董事会。

从海信系的视角出发,其对科林电气的控制权争夺,实为家电版图之外的战略拓展,旨在探索产业间的协同效应,拓宽业务边界。

反观石家庄国资,其坚守控制权的核心诉求在于维护企业的稳定性,确保税收贡献与就业岗位的持续存在,这是其作为地方经济守护者的责任所在。

双方之间虽存在竞争态势,但根本目标上并不构成根本冲突,共同聚焦于科林电气的健康成长与壮大。任何一方都不愿见到因控制权之争而损害企业利益,进而影响其长远发展。

因此,展望未来,双方更有可能采取协商对话的方式,寻找一个既能满足海信系战略需求,又能保障石家庄国资利益的共赢平衡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