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 每日财报

作者| 南黎

“白内障,看不清,莎普爱思滴眼睛。”相信很多人都看到过这则广告。三年前自媒体丁香医生对其能够治疗白内障提出了质疑,其广告一度因涉及违规遭停播,莎普爱思也被灌上了“神药”的称呼。

三年来,莎普爱思经营受到极大冲击,业绩由极盛转为亏损,而且这一亏损就没有回过神。

进入2020年,莎普爱思的实控人陈德康更是要把公司股份卖掉,套现离场。

2月26日晚间,莎普爱思发布公告称,公司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陈德康与谊和医疗签署《股份转让协议》,陈德康拟将其所持公司7.24%股份转让予谊和医疗。同时,陈德康签署《表决权放弃承诺函》,承诺拟将以不可撤销的方式放弃其所持公司21.73%股份的表决权。

此次,标的股份的转让价格为17.80元/股,交易对价合计为4.16亿元。另外,2021年还要将所持有的1752万股以3.97元再次转让。再加上2018年12月,陈德康就已经将3115.4万股以2.6亿卖给养和投资。也就是说,陈德康3次股权转让可以套现10.73亿元走人了。

《每日财报》注意到,养和投资的实控人为90后林弘立、林弘远兄弟。其父是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上海常务副会长林春光。该产业总会拥有6000多名会员,会长林志忠被称为莆田系四大家族中林氏的代表人物。

神药跌落神坛

1978年,陈德康进入莎普爱思的前身平湖制药厂,此后带领莎普爱思历经改制、上市等重要时刻,供职已有40余年。

2014年7月2日,莎普爱思药业成功登陆A股主板,主营滴眼液与大输液系列产品,主要产品包括莎普爱思滴眼液、大输液和头孢克肟产品等。

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2012年-2016年,莎普爱思在短短4年内,营收实现了5亿到近10亿的飞跃,而帮助公司实现这一神话登上“神坛”的最大功臣就是“莎普爱思滴眼液”。

数据显示,2017年莎普爱思共实现营收9.39亿元,其中滴眼液贡献了6.8亿元。事实上,2017年前三季度,莎普爱思的营收便已经超过了7亿元。2017年年报显示,莎普爱思的滴眼液毛利率高达93.55%,甚至高于茅台91%的毛利率。

然而,2017年底,丁香医生发布《一年狂卖7.5亿的洗脑神药,请放过中国老人》的一篇文章,指出莎普爱思滴眼液广告洗脑式营销、夸大疗效,坑害老人。一时间,莎普爱思陷入“神药”风波,市值蒸发超30亿。

也就是在此之后的2018年,莎普爱思计提商誉减值1.78亿元,净利润亏损1.26亿,莎普爱思出现了2014年上市以来的首度亏损。

尽管莎普爱思发布2019年业绩预告称,预计实现净利润2100万元-3000万元,但其扭亏的主要动力来自非经常性损益。公司预计,报告期内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非净利润为亏损4300万元到亏损3400万元。

可见,“神药风波”虽已过去两年有余,但其对公司业绩的影响尚未消散。

与此同时,市场竞争正在加剧。据了解,目前国内市场上治疗白内障的滴眼液有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吡诺克辛钠滴眼液、氨碘肽滴眼液、吡诺克辛滴眼液、麝珠明目滴眼液等药品。仅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就有8家生产企业,共11个药品批准文号。

由此看来,莎普爱思想继续靠滴眼液打天下,已经变得非常困难。

主业不济,副业来凑

其实面对口碑和盈利的全面下跌,陈康德也并未坐以待毙。

《每日财报》注意到,在滴眼液产品销售遇到阻力之后,立即在中成药的产品中增加了十全大补丸、锁阳固精丸等新型产品。

事实上,莎普爱思在2015年就开始在这方面布局了。当时,莎普爱思以3.46亿元的高价,从吉林省东风药业手中买下了强身药业100%的股权。这家公司本身主打产品也是四子填精胶囊、复方高山红景天口服液、驱风通络药酒等,以中老年人群为目标客户群体的中成药产品。

为此,双方还拟定了业绩目标。东丰药业曾承诺,强身药业将在2016年~2018年实现丰厚的利润。其中,2016年1000万元,2017年3000万元,2018年5000万元,如果强身药业没有达到考核目标,差额部分由转让方(即东丰药业)以现金补足。

可事实却是,2015年前10个月,强身药业处于净亏损状态;2016年,强身药业净利润125.39万元,完成率仅12.64%。东丰药业按照约定支付了874.61万元;2017年强身药业实现净利润1028.42万元,完成率也才34.28%,差异金额为1971.58万元。而到了2018年,强身药业的半年净利润仅为24.51万元。

雪上加霜的是,2019年3月18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要求各级广播电视播出机构立即停止播出相关版本的“强身牌四子填精胶囊”广告。国家广播电视总局称,“强身牌四子填精胶囊”部分版本广告含有宣传“益气固本、滋阴壮阳”、主治“阳痿不坚、遗精早泄”以及“补肾填精”等内容,存在违规播出提高性功能药品广告的问题。

市场人士认为,目前市场上已经有相似的补肾类药品,此类药品的竞争性不足。莎普爱思要想快速占领市场,不仅需要较多营销费用也需要高明的营销策略辅助,而且一旦营销费用花费较多,很有可能会消耗完目前滴眼液带来的净利润,使业绩出现亏损。

主业不济,副业来凑,副业受损,再试试理财。早在2018年4月份时,董事会就通过了委托理财议案。该议案决定使用不超过5亿元人民币闲置自有资金进行委托理财,投资短期银行理财产品和券商理财产品。看来莎普爱思的求生欲还是十分强烈的,但结果差强人意。

从去年开始,莎普爱思的股价就一直萎靡不振。截止3月17日,莎普爱思股价8.13元,市值26亿元。

莎普爱思曾经也是A股的明星企业,最高市值曾经达到150亿元,毛利率达到9成,一度能与茅台相提并论的公司,如今被创始人卖出,令人无限唏嘘。

落得如此田地,缘起于自身能力

近两年,国家多项医药政策出台,随着医保控费、药品招标降价、仿制药一致性评价、两票制规范、药品评审等一系列政策的不断深化和推进,医药行业增长持续承受压力,未来具有医药自主创新能力以及拥有知识产权保护的企业才会在竞争市场上处于优势地位。

据了解,沙普爱思所谓的实用新型专利“一次性单剂量药用低密度聚乙烯滴眼剂瓶”于2015年3月18日被授权公告,专利权期限为十年。然而不到两年就被人以“专利权不具备新颖性及创造性”为由提出专利无效的请求。

公告显示,该专利主要应用于公司单剂量苄达赖氨酸滴眼液产品的包装。该产品于2017年开始上市销售。2017年1-9月,公司单剂量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实现销量85.42万支(折算成5ML/支),营业收入2712.29万元,占苄达赖氨酸滴眼液营业收入51820.54万元的5.23%,占公司营业收入70259.66万元的3.86%。

然而该事件让莎普爱思的创新能力不足暴露无遗。

据其2016年报显示,公司总营业收入约9.79亿,莎普爱思滴眼液产品实现营业收入7.54亿元,占营业总收入的77.02%。销售费用4.23亿元,其中广告费2.62亿元,占销售费用总额的比例达62.08%。

《每日财报》发现,相比之下,研发投入则越来越不到广告费的零头。2016年公司研发支出 2902.44 万元,仅占产品销售收入的 2.97%。

从2014年到2018年,公司的新药没有任何阶段性进展。甚至,一种将苄达赖氨酸滴眼液应用于糖尿病周围神经病变的新药在2018年的研发进展从临床前研究退回到无内容。

丑闻未散、专利无效,创新不足竞争力弱。新实控人的到来能否为莎普爱思带来新机,《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声明: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