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 每日财报

作者| 沐言

日前,北京银保监局公示了关于北京农商行的两张百万级别的巨额罚单,北京农商行因“违规发放土地储备贷款”“贷款资金被挪用””员工行为管理薄弱”等“12宗罪”,合计被罚550万元。

具体来看两张罚单内容,第一张是京银保监罚决字〔2020〕5号处罚显示,北京农商行存在(1)错报小微贷款“1104”报表数据;(2)违规审批、发放贷款;(3)贷款资金被挪用;(4)违规开展票据业务;(5)违规开展债券代持业务;(6)违规办理信托资金代理收付业务;(7)理财业务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等7项主要违法违规事实,被北京银保监局责令改正并给予33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另一张罚单则主要是在房地产贷款方面的违法违规。据京银保监罚决字〔2020〕13号处罚显示,北京农商行存在(8)贷款调查审查不尽职;(9)违规发放土地储备贷款;(10)贷款资金变相支付土地出让金;(11)部分个贷业务违反北京市差别化住房信贷政策;(12)员工行为管理薄弱等5项主要违法违规事实,被北京银保监局责令改正并给予22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两张巨额罚单的出现反映出北京农商行的内控管理存在的缺陷,同时,也让这家已筹备IPO上市超8年的银行遭受拷问。

八年上市筹备

据北京农商行披露的《2020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北京农商行于2005年10月成立,是由北京原127家法人农村信用合作社以发起设立方式改制组建而成,是国务院批准组建的首家省级股份制农村商业银行。截至2019年9月末,除总行本部外,北京农商行设有分支机构672家,均位处北京地区。

同样根据2020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数据,截至2019年9月末,北京农商行资产总额为9325.65亿元,各项贷款余额为3897.80亿元。

除上海未公布第三季度数据不计入统计外,北京农商行这一总资产的体量,在北上广深及直辖市农商行的对比中,仅比A+H股上市的重庆农商行低1016.27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2011年12月6日,即其成立的第六年年末,北京农商行就成立了“IPO领导小组”,将上市工作提上日程。但随后受股东更换、IPO审批放缓等因素影响,时隔八年多,虽然北京农商行曾多次提及上市正在准备中,其IPO计划一直未能如愿。

2018年9月,北京农商行签署上市辅导协议,接受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的上市辅导工作,该行的上市工作终于向前推进了一步。

在《2020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中,北京农商行称其目前已全面完成法律、操作和流程层面的IPO工作。

但这两张巨额罚单的出现暴露出北京农商行的内控管理缺陷,筹备IPO超8年仍处于辅导期的北京农商行的上市之路或将再生波澜。

不良双升

“12宗罪”引起相关人士对北京农商行的关注,但《每日财报》还注意到北京农商公示的《2020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暴露出两个重要指标的变动。

2018年末,北京农商行的不良率极低,仅为0.36%,拨备覆盖率极高,为1068.87%,这个数据相比所有银行在资产质量方面都极具优势。

然而在2020年度同业存单发行计划里,也就是仅仅三个季度过后,截至2019年9月末,北京农商行不良贷款余额为34.97亿元,较2018年末的11.23亿元增加了23.75亿元,增幅高达211.68%,也就是说2019年第三季度末时的不良贷款余额是2018年年末的3倍多;不良贷款率为1.04%,同比也增长了0.69个百分点;同时,拨备覆盖率也大幅下降,从2018年末的1068.87%骤降至368.63%。

北京农商行相关负责人就以上情况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针对被监管机构处罚的问题,我行已组织相关部门对照检查并及时采取措施弥补管理漏洞,确保按要求整改到位。”但对于资产质量相关数据存在明显异动的情况,该负责人并未给予正面回应。

据业内人士猜测,这或与去年财政部发布的关于《金融企业财务规则(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的通知(以下简称《征求意见稿》)有关,该征求意见稿指出,以银行业金融机构为例,监管部门要求的拨备覆盖率基本标准为150%,对于超过监管要求2倍以上,应视为存在隐藏利润的倾向,要对超额计提部分还原成未分配利润进行分配。

2018年末北京农商行的拨备覆盖率已经超过监管标准7倍以上,该行或进行了相应调整。

“12宗罪”引发巨额罚款,不良率大幅上升,拨备覆盖率骤降,北京农商行异变丛生,内控管理如何补漏?筹备超8年的IPO上市计划是否再生波澜?资产质量是否降低其风险抵御能力?2020年,《每日财报》将带大家继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