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白晓旭

中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宋宇于4月14日离世,此消息在公司内部引起轩然大波。

离世的副总经理宋宇现年55岁,在2004就加入了中海基金。历任无锡市统计局秘书,国联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营业部副经理、发行调研部副经理、办公室主任、研究发展部总经理。2004年3月进入中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工作,曾任总经理助理、督察长,2010年12月,转任副总经理。

据有关媒体报道,宋宇在4月13日前往公司上班,并且当天公司召开过总办会等会议,宋宇参与公司活动表现正常,公司同事表示从未听闻宋总有严重疾病,但是之前和现任总经理有诸多不合之处却是大家有目共睹的。眼下宋宇的突然离世就像是一根“导火索”,将部分员工对于公司的不满和愤慨情绪“点燃”。

然而,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公司内部蔓延的负面情绪并非最近产生,这与中海基金频繁的管理层换血和长期增长乏力有密切的关系。

中海基金管理层持续动荡

下文《每日财报》将带领大家梳理一下中海基金管理层大事件的时间线。

2017年8月份,中海基金前任总经理黄鹏、督察长王莉前交易部总经理刘晋晋先后从中海基金离职。

黄鹏因不满中海基金延迟办理退工手续、未发放完全工资和年终奖等薪酬问题,在离职后不久便向上海市浦东新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交了仲裁申请,要求中海基金支付自己204.1万元,其中包括延迟办理退工手续的经济补偿2000元、2016年年终奖差额126.44万元、2015年专项激励奖金69万元、2017年8月1日至2017年8月22日的工资8.46万元。随后,中海基金也向上述仲裁委员会提交了仲裁申请,要求黄鹏支付违规发放工资产生的损失39.67万元。该事件的审理结果是除“2015年专项激励奖金69万元”外,黄鹏的其余3项诉求均获支持。

2017年8月22日,中海基金发布公告称,中海基金变更总经理人选,杨皓鹏担任公司新任总经理。

根据相关公告,杨皓鹏任职日期为2017年8月22日,为复旦大学世界经济专业硕士。历任中海信托综合管理部总裁秘书、托管部项目经理、自有资金及信息管理部综合业务经理、办公室主任、党委秘书、人力资源部经理、资产经营部经理。2017年7月进入中海基金工作,任总经理助理。

至此,中海基金正式“换帅”。当时,中海基金的规模从2016年的342.4亿元猛降到2017年底时的174.28亿元,债基规模由2016年的194.09亿元降至2017年的36.56亿元,杨皓鹏此时”挂帅上任”的压力可想而知。

2019年5月,中海基金原投研中心投资经理江小震从中海基金正式离职。

2019年6月14日,离职的江小震给中海基金同事们发信质问现任总经理杨皓鹏是十大问题。

心中主要涉及中海惠利与中海惠祥两只分级债基亏损情况。

其中,中海惠利在2016年的业绩为-0.78%,落后同类均值0.34%,2017年业绩为2.26%,落后同类均值2.54%。中海惠利分级债券B在2016年亏损4.36%,2016年四季度亏损高达12.02%,在2016年6月21日到2019年7月19日的封闭期内,业绩亏损1.54%,这也是该基金6个历史封闭期里唯一一次亏损。

而中海惠祥2016年业绩为0.97%,高于同类均值, 2017年业绩为-10.03%,远远低于同类均值2.54%的水平。中海惠祥分级债券B的业绩看,2016年和2017年为-5.84%、-2.01%,均为亏损,在3个历史封闭期里,2016年9月2日到2019年9月29日期间,业绩为-2.34%。

江小震的控诉信中指出,中海惠利和中海惠祥两只基金受到自身设计缺陷和市场行情不佳因素影响,操作难度较大,兴政资管在保本期的大量赎回更是进一步加大了亏损。江小震一方面表示基金亏损的“大锅”不该由自己一个人来背,另一方面表示杨皓鹏不懂业务、能力不足、任人唯亲等,应当为中海基金内外交困、举报不断的现状负责。

2019年6月15日,中海基金针对此事发布声明,称将保留使用法律手段追求不实言论发布者和传播者法律责任的权利,以维护公司的合法权益。

《每日财报》注意到,中海基金近年来内部人事地震频繁,从上到下,从高管到投研,经历过一波大换血,负面信息和相关诉讼不断。负面信息和相关诉讼让公司在开展业务时困难重重,除了上文提及的这些离职人员,还有诸多高管、中层干部,以及基金经理选择离开中海基金。

老话说,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但是,众所周知,在基金行业中,基金经理的从业时长和实操经验非常重要。中海基金的基金管理人员却被越换越年轻,中海基金当前的12名基金经理中,从业时间在2年以下的高达半数,这个数字让人看了不大“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