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频繁踩雷后,诺亚财富开启了转型战略之路

出品 | 每日财报

作者 | 逆旅行人

近日,诺亚财富公布了2020财年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务报告。报告显示,诺亚财富一季度净营收为7.461亿元人民币,与去年同期的净营收8.899亿元人民币相比下降了16.2%;一季度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30亿元人民币,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了14.6%,但与上一季度相比增长了136.4%。在财报中,诺亚财富还预测了其2020年全年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不按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将达8亿元人民币到9亿元人民币之间。

诺亚财富作为一家第三方财富管理平台,自2010年成功登陆纽交所以来,累计配置资产超过6718亿元人民币,服务超过28万名高净值客户和企业,覆盖国内81座城市。据诺亚财富官网资料,其产品包括财富管理、资产管理、全球开放产品平台、信贷及其他业务,其中财富管理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为其主要业务。

不过,据其前不久发布的2019年年报显示,2019年三季度,其资产管理业务规模环比萎缩了2.38%,四季度环比继续萎缩3.6%达1702亿元人民币。2019年三季度,公司的财富管理业务规模下滑了47%,四季度仍维持在132亿元人民币的低水平上。

频繁踩雷后,开启战略转型

据诺亚财富2019年年报,其在2019年全年公司业绩出现了全线萎缩,这或许与其近年来投资业务频频踩雷有很大关系。

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近年来,诺亚财富踩雷的项目包含了辉山乳业、乐视网、暴风集团、承兴控股等。前不久,又被曝踩雷深圳泰悦的近10亿私募产品。

据悉,此次逾期的产品成立于2017年2月14日,是由诺亚财富旗下芜湖歌菲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管理的资管产品。该产品属于典型的私募产品,歌斐资产作为有限合伙人,认购的是深圳泰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的份额,并通过有限合伙人定向投资口袋科技51%的股权。

根据合伙协议,芜湖歌斐资产向深圳泰跃投资中心出资人民币10.425亿元,认购其优先级份额。而后,上市公司天神娱乐出资2.16亿元认购深圳泰悦的劣后级份额。2017年2月,天神娱乐与芜湖歌斐签订了《合伙协议回购及差额补足协议》,协议约定,如果出现违约情形,芜湖歌斐有权要求天神娱乐回购其持有的全部标的权益。

后来,因天神娱乐实际控制人朱晔的股权被冻结,天神娱乐被裁决向芜湖歌斐支付回购款9亿元。但如今,天神娱乐徘徊在退市边缘,芜湖歌斐收回9亿元几乎不太可能。

而在此之前,诺亚财富已多次踩雷。

2016年,诺亚财富将推售的“创世优选基金”募集到的5.9亿元,全部用于购买辉山乳业的应收账款,一年后辉山乳业被指财务造假,遭遇卖空,股价一日暴跌90%后停牌。而在陷入辉山乳业债券兑付危机不到3个月,诺亚财富又踩雷乐视,其30亿元私募基金面临巨亏。

不仅如此,进入2019年后,诺亚财富又接连踩雷暴风集团和承兴控股。2019年7月18日,受“踩雷”承兴事件影响,标普评级将诺亚控股的评级展望从稳定调整为负面。

据悉,自去年三季度以来,受承兴事件影响,诺亚财富开始砍掉非标类固收产品,全面转型标准化产品。财报显示,2019年,标准化产品募集量全年达成26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93.9%,其中四季度标准化产品募集量近100亿元人民币,同比大幅增长580.8%,环比上升30.4%。

此前,诺亚财富相关负责人曾在采访中表示,“投研驱动”成为大资管新规下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行业发展的唯一路径。诺亚财富财报显示,其也将加大投资进行开发。

显然,在频繁踩雷后,诺亚财富已开启了转型战略之路。

转型成效初显,但过程仍旧艰难

2020年是诺亚财富上市十周年,在这个特殊的年份,诺亚财富开启战略转型,在某种意义上也是一次新的开始,但能否成功转型,交给自己一份满意的答卷,这只能让时间给出答案。

5月19日,诺亚财富公布了截至2020年03月31日第一季度未经审计的财报。财报显示,一季度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30亿元人民币,与上一季度相比增长了136.4%,一季度达成盈利预期。

财报发布后,诺亚控股创始人、董事局主席兼CEO汪静波表示:“客户对于标准化产品的接受程度,因为客户持续信任诺亚而带来的规模增长,超过了我们的预期,尤其是在中国疫情严重的情况下,取得这样的成绩,我们感到非常满意。”

众所周知,今年年初爆发的新冠肺炎“黑天鹅”事件,严重影响了各行各业的正常发展。但任何事都有利弊,新冠疫情让财富管理行业业务发展受阻的同时,也促成了财富管理行业新规则的诞生,即全程无接触,直播、在线、智能成为了每一家机构都要为之准备的关键要素。

财报显示,2020财年一季度,诺亚财富累计配置规模达7099亿,同比增长11.6%;累计服务高净值客户规模达356023人,同比增长29.5%。

在核心业务数据方面,2020财年一季度,诺亚财富实现销售净收入7.5亿元人民币,环比下降5.4%;归属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430亿元人民币,环比增长了136.4%。

在客户数量方面,2020财年一季度,包含公募基金在内的活跃客户数达到16831人,环比增长4.0%;其中公募基金活跃客户12756人,环比增长9.2%;同时截至2020年3月底黑卡客户数为880,同比增长16.1%;一季度黑卡客户新增募集量共42.5亿,总AUM达到788.5亿,占集团总AUM的48.8%。

对此,诺亚控股CFO潘青表示:“与单纯的数量相比更重要的是,我们很高兴看到与标准化产品转型一致的产品结构的明显转变。2019年第一季度,在我们的募集量中,单一非标信贷产品募集量,占比79%,而标准化产品仅占11%;2019年下半年转型后,组合显然发生了变化。标准化产品占比达到总募集量的82%。尽管我们还不能说在战略转型方面取得完全胜利,但是显然我们已经看到了成功的最初标志。”

不过,对于一家上市公司的转型,谁都知道这不是一件一蹴而就的事,而是一场持久战。而从其2019财年的一些基本财务数据来看,转型似乎也并不是那么顺利。

《每日财报》注意到,从各个季度的财务数据看,诺亚财富的净收入和净利润在2019年一直呈下滑趋势。从各项业务净收入看,诺亚财富的主要收入来源——财富管理,收入下降幅度最大。从净收入构成看,诺亚财富收入主要来源包括财富管理业务的募资费、财富管理业务和资产管理业务的管理费及业绩报酬。管理费和募集费在诺亚净收入中超过95%,业绩报酬占比不到5%。

另外,由于诺亚财富从2019年三季度开始转型,私募股权产品和非标准化信贷产品减少,标准化债券产品增加,这导致去年三、四季度的募集费比一、二季度下降50%。随着非标准化产品的进一步减少,诺亚财富的收入压力会进一步增加。

从成本看,2019年四季度,诺亚财富的运营成本达到6.62亿元,为去年四个季度最高。此外,在去年诺亚财富还进一步压缩了人力成本和销售成本,截至2019年末,诺亚总员工人数比2018年减少了13%。

2019年,诺亚销售理财产品总金额为785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28.6%。其中,信贷产品金额为343亿元人民币,同比减少55%;私募股权产品金额143亿元,同比减少24%;债券类产品金额264亿元,同比增长94%。

对此,诺亚财富称,主要是因为公司产品转型导致。2019年三季度和四季度,诺亚销售了172亿元标准化债券产品,由于债券产品销售没有认购费,因此诺亚四季度一次性服务费收入同比下降33%。

从2019年的这些财务资料中,能够明显的感觉到其转型过程的艰难,而且未来在其转型战略的持续实施下,这一艰难过程或将一直持续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