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下转线上,并不是把线下课录成视频那么简单

出品 | 每日财报

作者 | 吕明侠

众所周知,疫情让很多线下培训机构陷入学员流失、融资困难、员工离职等困境;受疫情的重大不利影响,瑞思学科英语(REDU.US,以下简称:瑞思英语)线下学习中心于1月19日开始临时关闭,一季度营收因此明显下滑。

近期,瑞思教育股价震荡下跌,连创上市以来的股价新低,截至6月2日收盘,瑞思教育报收3.12美元,市值仅为1.76亿美元。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年初至今,瑞思教育股价已缩水超过55%,3.18美元的收盘价较上市初的发行价已经缩水了78%。

在疫情防控期间,瑞思英语更是出现了经营不善、转型太慢、加盟模式的弊端显现等问题。到底是线下英语市场暂时性萎缩,还是瑞思英语的加盟模式“大势已去”?

欲速则不发,加盟模式难自控

公开资料显示,瑞思英语成立于2007年,专注于3-18岁儿童学科英语教育。瑞思英语于2017年10月正式登陆美国纳斯达克,股票代码为“REDU",发行价14.5美元。

在过去几年,瑞思学科英语为了尽快上市,通过开放特许加盟的方式在国内的二三线市场拓展了大量的加盟学习中心。

短短几年时间,国内的门店从246家扩张到472家,这一成绩让国内直营教培机构望洋兴叹,瑞思之所以能做到,在于其核心的业务发展模式:加盟模式。

然而表面风光的瑞思学科英语却不断暴露问题,上市两年来,瑞思股价持续下跌,截至发稿,股价报3.12美元/股,市值仅为1.76亿美元。疯狂扩张的背后是教育口碑的持续下降,教学质量饱受争议,业绩也深受影响。

去年11月,瑞思英语哈尔滨出现门店关停现象,涉案学费超过429万,而造成此问题的原因在于加盟商的资金链断裂。由于教培机构存在一定的地域性差异,一旦加盟商招生跟不上、学生留存率持续下降,“跑路现象”将持续影响公司的品牌效应。

事实上,加盟模式最大的问题是会蚕食公司的品牌效应。与其他行业不同,教培机构的口碑建立在对学生实际的提分率上,但加盟总部为了扩张并不会在学生招聘、新教师培训以及解决人才问题上为加盟学校全力支持。随着扩张的继续,加盟总部一定会触及管理边界,这意味着加盟校的教学质量和持续能力将无法保证。

进入2020年,瑞思教育高层发生变动。原CEO孙一丁退任董事会副董事长,董事会主席王励弘担任新CEO。在外界看来,这标志着瑞思教育高速扩张的加盟模式走到了尽头。

增收不增利,一季度营收明显下滑

从财务业绩来看,瑞思教育在2019年全年总收入达到15.29亿元,同比增长20.25%;但公司同期净利润1.48亿元,同比增长3.6%,公司在营收和净利润上出现了明显的增速差。

一家公司经营是否发展至瓶颈期阶段,可以通过其营收和利润增速差来观察。“增收不增利”便属于典型的瓶颈期表现。在当前情况下,瑞思教育或已进入发展瓶颈期。

瑞思英语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的财务报告显示,一季度公司总营收同比下降67.5%至1.09亿元人民币,营业亏损为1.31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5304万人民币的营业利润下降约347%。

《每日财报》注意到,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为1.038亿元人民币,较上年同期净利润大幅下滑385.5%。调整后归属于公司的净亏损为9950万元人民币;摊薄后每ADS亏损1.84元人民币。

财报显示,2020年第一季度,瑞思教育常规课程的新入学人数仅有1507人,相比去年同期的7406人下滑严重。

虽然疫情导致线下学习中心关闭,不利于瑞思拓展生源,但参加瑞思在线小组课程的31822名生源中,92.6%为瑞思原有的学生。线下与线上生源的拓展上,瑞思表现都不太理想。

线下转线上并非易事,OMO转型成效未显

在接踵而至的压力下,瑞思英语也在积极的寻求出路。为了扭转这种不利的局面,瑞思学科英语对业务做了很大的调整,公司表态将进一步落实OMO战略转型,建立延展性的素质教育综合平台。

据了解,瑞思学科英语九成学员已经转至线上上课,虽然提到在线平台已为16万学生提供服务,但却未公布其贡献的营收情况。对此《每日财报》就这一模式的效果,学生提分是否更多、营收增长是否更快等,发函询问但并未收到回复。

在教育行业资深人士看来,线下机构转型线上教育并非易事,很多线下教育机构在疫情期间都仓促把线下的课程搬到了线上,但是这种做法仅仅是权宜之计。

线下教育机构要想成功转型成为在线教育机构,并不是仅仅把线下课程录成视频让学员在线观看那么简单。其背后的教学模式、师资储备、商业模式、技术支撑、获客方式都需要很大的投入,绝不是短期就能转型和过渡成功的。

《每日财报》发现,OMO平台目前还尚存争议,包括像精锐教育、高思教育等多家教育企业都曾表示加速布局线OMO,但各方大笔投入目前还未见效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