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信信托重组路上多坎坷,如今实控人被刑事拘留,陡添变数

文/《投研观察》 王慧 编辑/ 百川

安信信托(*ST安信,600816.SH)6月5日晚间公告宣布,收到实际控制人高天国家属的通知,高天国因涉嫌违法发放贷款罪,被上海市公安局刑事拘留,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直接造成安信信托停牌2个多月后,6月1日开盘,开盘后迎来4个跌停板。

高天国生于四川南充阆中,现已69岁,于房地产上发家,于信托上成名。20世纪90年代初,高天国辞去公职赴海南炒房获得第一桶金,然后涉足百货、能源、商业地产和不良资产处置等领域。拿下信托牌照后,又成为信托大亨。

2002年,高天国以“救火者”的角色进入安信信托,经过一番运作,安信信托一度被市场冠以“信托王”的称号。2017年安信信托以240亿元天价受让上海董家渡“地王”45%股权,达到了其声誉的顶峰。

如今,安信信托再次陷入困境,连年亏损,又背负巨额诉讼和债务,而高天国则成了责任人之一,甚至变成安信信托重组自救的变数之一。

野蛮生长埋下今日伏笔

《投研观察》注意到,安信信托正赶上信托业前几年的高速增长红利:2014年至2017年间,安信信托的净利润分别为10.23亿元、17.22亿元、30.34亿元、36.68亿元,以暴增的速度闻名信托业,被认为是信托业的一匹超级“黑马”。

2017年,安信信托营收55.92亿元,行业排名第一;净利润36.68亿元,行业排名第二。这一年是高天国的高光时刻,这一年使得安信信托成为信托业的绝对头部公司。

转折发生在2018年,安信信托业绩突然大变脸,全年营业收入仅2.05亿元,同比骤降96.34%;净利润-18.33亿元,同比暴减149.96%,直接被甩到行业尾部。

这业绩大变脸无疑与其2018年连续“踩雷”印记传媒、中弘股份有关。其中,计提印纪传媒减值损失接近10亿元;因中弘股份关联方贷款无法收回,被迫计提减值准备5.5亿元。

安信信托一口气踩中两只退市股,已经不能用偶然来形容,这可谓直接将其严重的风控问题暴露出来。

到2019年,安信信托亏损加剧,据其2019年度业绩预亏公告显示,预计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30亿元到35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亏损31亿元到36亿元。

此外,自2019年来,安信信托不断出现产品违约和延期兑付。在2019年5月20日至9月30日期间,公司管理的信托产品到期项目87个,其中正常兑付的58个,金额65亿元;到期未清算的信托项目29个,金额达165亿元。

为解决这165亿元的兑付难题,安信信托从信保基金拆借了近70亿元的资金。然而,这70亿拆借资金是一把“双刃剑”,进一步加大了公司的财务压力。不久后,安信信托从信保基金拆借的贷款中也产生了逾期,金额约为20亿元。

5月14日晚间,*ST安信公告其公司资产受限情况。截至4月30日,安信信托受限资产账面价值总计约101.21亿元,占公司上年度经审计资产总额的48.67%,其中质押资产账面价值约43.99亿元,冻结资产账面价值约57.22亿元。

对此,安信信托回应称,其近年来在信托业务中存在与部分客户签订远期转让协议,或者以出具流动性支持函等方式提供保底承诺的情况。由于部分信托项目到期未清算引发了部分诉讼及资产被冻结。

然而根据以往资料不难发现,安信信托已涉及几十起诉讼,涉诉余额超过百亿元。

重组自救再生变数

安信信托前正处于重组事项的关键期,公司正与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等企业及相关方协商重组方案,高天国被刑拘为重组又增添了变数。

一般而言,上市公司实控人被刑拘,会对公司产生负面影响,但在安信信托的股吧中,却有不少股民表示该消息“利好,重组最大障碍被清除”,“可以加快重组进程”。

据媒体报道,此前已有包括央企、地方国企等多方前往安信信托调研接洽,但其重组情况一直不为外界所知。

5月30日,安信信托公告披露了其重组进展——公告称,该公司目前与上海电气等企业及相关方协商重组方案。重组方有意在市场化、法制化的原则下对该公司实施重组,目前尚处于对该公司的资产和风险进行尽职调查和评估阶段。重组能否达成将取决于与该公司控股股东、债权人和其他方的谈判情况,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上海电气(集团)总公司成立于1985年1月,注册资本90.8亿元,其股东为上海市国资委,旗下控股包括上市公司上海电气等在内多家大型企业。

近年来上海电气格外重视产融结合,并将上海电气金融集团打造为产融结合的主要载体。一方面以金融作为产业发展的战略资源,为集团整体战略发展建立竞争优势;另一方面通过进入金融领域,平抑主导产业的产业周期,使集团整体实现长期平稳发展。

上海农商行也是此次重组事项重组方。上海农商银行成立于2005年8月25日,是由国资控股、总部设在上海的法人银行,是全国首家在农信基础上改制成立的省级股份制商业银行。目前注册资本为86.8亿元人民币,营业网点近370家,员工总数超6000人。

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上海电气集团成功接盘安信信托,依托该公司强大的资金实力及背景,安信信托当前面临的危机有望得到缓解,退市风险警示也有望摘除,甚至对整个信托行业都将起到积极作用。但实控人被刑拘会对重组进程造成何种影响还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