荔枝Q2成绩喜忧参半,未来发展还值得期待吗?

荔枝在用户规模上的发展整体上依旧很不错,但在增速方面还是出现明显的放缓趋势。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逆旅行人

8月14日,作为登陆纳斯达克“中国在线音频第一股”的荔枝,发布了其截至2020年6月30日的二季度财务报告。财报显示,二季度荔枝表现稳健,亮点也不少,但整体而言依旧面临着一些压力和挑战。

据《每日财报》梳理,荔枝二季度营收为3.5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25亿元增长56%,较一季度的3.7亿元下降5%;成本方面,二季度荔枝成本为2.65亿,较去年同期增长65%,较上一季度下降11%;毛利方面,二季度荔枝毛利为857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6426万元增长33%,较上一季度的7290万元增长18%。

运营方面,二季度荔枝运营亏损为2500万元,而去年同期运营亏损为4810万元,上一季度运营亏损为4770万元,荔枝2020年二季度运营利润率为-7%;净亏损方面,二季度荔枝净亏损为2200万元,较去年同期的4420万元收窄50%,较上一季度的4820万元收窄54%。

财报发布后,截止8月15日,荔枝股价应声下跌累计10%,市值为2.06亿美元。

用户规模创新高,但付费转化依旧偏低

成立于2013年的荔枝,是目前国内最大的UGC音频社区以及互动音频娱乐平台,它的那句“用声音记录和分享生活”,积累了大量的用户和内容创作者,并由此衍化出了一个以音频为中心的社区,被视为音频版的YouTube。2019年,荔枝入选中国互联网企业百强榜单,并于今年1月在美国纳斯达克挂牌上市,成为了国内赴美“在线音频第一股”。

目前,荔枝平台以Z世代年轻用户为主,该用户群体愿意付费且高度活跃,是高价值的互联网流量。出生于1990-2000年之间这一代年轻人,他们成长于移动互联网时代,有着强烈的表达创作欲望,兴趣广泛,有着独特的圈层文化,也是线上娱乐消费的主力人群。大量的年轻人汇集,形成了生机勃勃的音频互动社区,使得荔枝成为年轻用户的音频领域首选APP。

财报数据显示,一季度荔枝的平均月活跃用户人数为5450万人,同比增长34%,月活跃内容创作者达620万。其中,月均付费用户数达到45万,同比增长60%,均创历史新高。二季度,其平均月活跃用户总数达到5590万,较去年同期的4350万增加29%,较上一季度增长2.57%,继续创下历史新高。

从财报数据可以看出,荔枝在用户规模上的发展整体上依旧很不错,但在增速方面还是出现明显的放缓趋势。同时如果将这一数据与其竞争对手喜马拉雅和蜻蜓FM相比较的话,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

据最新数据,2020年5月荔枝的月活跃用户数为1797.79万人,而喜马拉雅达9937.39万人,蜻蜓FM达2215.46万人,排名第二。

此外,《每日财报》注意到,从荔枝付费转化率来看,其整体还是偏低,增长率也远不及其月活用户数。财报显示,二季度荔枝的付费用户为46.34万,较去年同期提高51%,较上一季度提高2.91%。但就二季度荔枝的每月付费用户占月活平均数来看,其并不是很理想。数据显示二季度荔枝的每月付费用户占月活平均在0.83%,而第一季度和去年第四季度分别为0.83%和0.76%,均未超过1%。

而作为同样采用UGC模式平台的虎牙(最新付费率约为3.68%)以及哔哩哔哩(付费率达7.79%),则远远高于荔枝。可见,荔枝在付费转化率这一方面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

主播扶植效果凸显,但赛道日益拥挤

为了进一步加强UGC音频社区的繁荣和活力,让更多的主播能在荔枝获得成长机会,让更多的人使用荔枝APP,荔枝致力于丰富原创音频内容生态、加快产品创新加强技术赋能。

因此,在“帮助人们展现自己的声音才华”的使命下,荔枝除了在为主播提供展示声音才艺的舞台外,还通过建立播客学院和举办各种大型声音竞演赛等来培养每一位有潜力的主播。如在今年2月刚刚落下帷幕的2019荔枝年度声典公演之夜暨线上颁奖晚会,便通过重磅奖项回馈主播,助力播客出圈。

从艾瑞发布的最新报告来看,荔枝在主播扶植方面还是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报告显示,在月活5000万至1亿元的移动APP中,荔枝APP的月独立设备数增速高达14.44%,位居前三。

其实在去年的6月份,荔枝就曾启动过播客扶持季,在一个月时间内,成功引来超过10万名主播入驻。去年8月,荔枝还推出过“回声计划”,拿出“现金+流量”的双亿资源进行开放式的内容扶持。

对任何与互联网有关的平台而言,扶持、引流的最终目的都是变现,而作为在线音频的荔枝当然不会置身事外。如果就荔枝当前的业务模式来看,主要有音频娱乐、播客及广告。其中,很明显音频娱乐是荔枝的最核心业务,而这也一直是投资者重点关注的营收来源。

财报显示,二季度荔枝的音频娱乐收入为3.44亿元,较去年同期增长54.9%,较上一季度减少6.08%。音频娱乐收入主要来源于语音直播获得的打赏,虽然荔枝主打UGC音频内容和交互式音频娱乐,但就其目前的商业模式看,公司在本质上更类似一家直播平台。

尽管在财报数据中,荔枝的音频娱乐收入有着不俗的表现,但结合目前的营收结构以及行业的激烈竞争来看,荔枝还是存在着不小的风险。

据《每日财报》观察,荔枝二季度的打赏收入占总营收的比例高达98.07%。而2017年至2020年一季度,该比例分别为96.2%、98.3%、98.6%和98.6%。不难发现该板块占总营收的比例一直都很重,而且也没有出现明显的大幅度下降趋势。这其实对荔枝的发展并不是件好事,若大量头部主播离开,显然对整体营收的影响是巨大的。

根据《每日财报》的统计,结合2019年互联网音频的行业收入结构来看,音频娱乐目前占总市场规模比重约为40%,内容付费和广告营销分别占总比重约为34%和21%。相比之下,以音频娱乐为核心的荔枝在营收比例上的确是存在一定的不平衡。

更值得注意的是,音频直播这条赛道也将日渐拥挤,荔枝的市场份额遭受侵蚀。根据《2019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网络音频平台目前呈现出一超多强的局势。喜马拉雅牢牢占据第一梯队的位置,第二梯队的荔枝蜻蜓与企鹅用户渗透率达33.5%。

喜马拉雅已上线音频直播三年,其中高薪的语音主播已达千名。随着直播生态形成,不少音频直播公会也在其中形成。QQ音乐等音乐软件甚至是视频直播平台也新推出语音直播板块,字节跳动今年也在抖音内测了语音直播功能。而且视频直播本身也会在某些场景与其产生竞争,比如助眠、唱歌直播等。

可想而知,未来随着越来越多的巨头公司进入语音直播领域,荔枝面临的压力也只能是只增不减,但不管怎样做在线音频行业的“网红”型公司,荔枝就像它的名字一样还是很值得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