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沐言

上半年,多数企业都在全力抗疫,而皖通科技(002331.SZ)的股东们却在忙着内斗。

 

这场权力游戏被9月17日深交所的一封关注函推到了大众聚光灯下。在这封《关于对安徽皖通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里,深交所向皖通科技问询,包括在一场临时股东会上6项决议为什么全部被否?股东大会能否正常运行?公司治理是否存在重大缺陷?有无后续措施等等问题。这也让皖通科技的各方势力走上了台前。

 

9月25日,皖通科技在深交所给出的截止日做出了问询回复,南方银谷、王晟、易增辉等持反对意见的股东均回复交易所发出的关注函。

 

从这份回复函里,《每日财报》注意到,各方仍然在博弈。本受股东内斗拖累的公司,导致上半年净利润腰斩,肉眼可见的是下半年业绩仍难有起色,甚至还面临大幅度减值的风险。

 

多方力量角逐  股东乱象纷呈

 

股东内斗在A股并不鲜见,但是向皖通科技这样股东内斗一波三折,高潮迭起的例子却比较少。

 

9月16日下午,皖通科技2020年第一次临时股东大会举行,会上提出了续聘审计机构、选举非独立董事长、高管薪酬制度、回购注销股票、减少公司注册资本、修改公司章程等6项决议,结果出乎意料,全部没有获得通过。

 

其中,前三个议案的同意票数大约为出席有效表决权股份总数的45%,反对票数为54%;后3个议案的格局是:同意票数大约为45%,反对票数39%,弃权票数还占了14%。

 

股东大会提出的决议被否决,说白了就是公司各路股东争夺话语权的缩影。

 

皖通科技成立于1999年,于2010年上市,是安徽一家基于物联网的SaaS服务商,在交通运输、智慧城市、军工电子、公共安全等领域提供信息化系统集成、应用软件开发和运行维护服务等产品。

 

为了维持公司的收入增长,皖通科技在上市后数次利用资产重组实现外延增长。直到2018年2月,皖通科技决定以发行股份的方式收购主营军工电子的企业赛英科技,才最终导致了如今的乱局。从2020年初开始,这场乱局越来越混乱,各方斗争开始炙热化。

 

《每日财报》注意到,彼时南方银谷认购了全部定增新股,成为了皖通科技持股5.83%的大股东,并且通过签署《表决权委托协议》受让了王中胜、杨世宁、杨新子等创始团队三人合计2060万股(占总股本5%)所对应的表决权,与三人成为了一致行动人。南方银谷的实控人周发展顺势成为了皖通科技的实际控制人。

 

2019年4月,周发展被董事会选举为董事长。但是到了今年3月4日,周发展因涉嫌职务侵占被罢免董事长职务。原为周发展同盟的两名董事廖凯、甄峰也支持罢免。随后的3月10日,廖凯被提名新董事长。至此,三人的梁子结下。周发展很快召开南方银谷股东会,罢免了两人南方银谷董事职位。

 

不得以,廖凯辞去董事长一职,5月7日李臻成新任董事长。作为第一大股东实控人的周发展自然不愿意,当日提请召开临时股东会改组董事会,罢免4位非独立董事职务,罢免2名独董,并提交新的人选,但未能如愿。

 

后来,由于南方银谷与王中胜、杨世宁和杨新子三人所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十八个月期限(6月12日)到期后,南方银谷失去了其控股股东的地位。

 

接着6月23日,周发展董事席位被皖通科技董事会罢免,8月10日被立案侦查,后经查无罪。

 

一直不甘失败的南方银谷在9月16日,又拉来了股东易增辉签署《一致行动人协议》。这样以来,南方银谷及一致行动人安华企管(第四大股东)、易增辉合计持有公司21.96%股份。

截至6月30日,易增辉持有皖通科技3.48%的股份,并且是皖通科技的非独立董事。

 

如此,皖通科技形成了以前三大股东南方银谷、西藏景源以及王晟为主的三大势力。目前,公司也是这三方股东势力在博弈:具体来说分别为南方银谷、易增辉以及一致行动人、西藏景源以及未与其明确一致行动关系但交集颇多的福建广聚等股东、新晋股东王晟。

 

9月26日晚间,在南方银谷和易增辉结成一致行动人后,又以持有皖通科技10%以上股份的股东身份,再次提请10月15日前改组董事会,审议罢免李臻等4人的皖通科技非独立董事职务的议案。

 

有意思的是,在9月16日的临时股东大会上,易增辉对所有议案都投出了反对票,并指出此举“是希望引起监管部门的重视和关注,董事会不应该成为资本方争夺控制权的博弈平台,希望尽快结束公司近一年的股权争斗”。仅仅过了10天,立场就来了360度大变化。

 

那么皖通科技的这场争斗究竟何时能够终局?从目前各方“争斗不休”的劲头上来看,现任管理层根本无法掌控公司,不排除未来又会有新的董事长上任。这都是短时间难以给出答案的。

 

股东内讧消耗,管理层无心经营,这是对一家公司发展的最大拖累。

 

商誉压力高悬 大客户不稳定

 

股东的调整,加之疫情的影响,自然波及到了公司经营层面。

 

今年上半年,皖通科技营收6.03亿元,同比下滑3.28%;净利润2134万元,同比下滑58.97%,一改往年的增长态势。

 

公司方面也表示,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施工进度和结算进度均未能如期结算,同时当期结算的项目大部分属于毛利率偏低的系统集成类项目,造成整体毛利率下降所致,导致一季度产生824.01万亏损。

 

从今年半年报可以看到,皖通科技的主营业务为高速公路、城市智能交通、港口航运、军工电子、智能安防、其他行业,占营收比例分别为:77.76%、7.86%、6.09%、3.5%、2.49%、2.3%。

 

而港口航运类营收同比下降53.95%,智能安防下降45.31%,军工电子下降43.40%。只有两项业务表现得不错,高速公路类增长10.66%,城市智能交通增长30.19%。

 

事实上,对于皖通科技来说,内部管理层的争斗对于公司经营将是一个持续影响的过程。由于公司客户主要是交通管理部门、港航企业集团、国内军工企业等,他们对于供应商的稳定性、可靠性更为看重。一旦大客户信心产生动摇,这对公司来说可能影响发展的根本。

 

不仅如此,皖通科技在半年报中,还对商誉减值风险进行了提示。截至2020年6月30日,公司商誉账面原值为3.46亿,其中华东电子商誉期末余额为8413.59万,赛英科技为2.25亿。

 

皖通科技称,2020年上半年因受季节性波动以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的影响,公司子公司烟台华东电子软件技术有限公司和成都赛英科技有限公司的营业收入同比大幅下降,净利润同比大幅减少。

 

如果未来两家公司所处行业不景气、自身业务下降或者其他因素导致未来经营状况和盈利能力未达预期,则皖通科技存在商誉减值的风险,从而对公司盈利水平产生较大的冲击。

 

过高的商誉无疑是一颗隐形炸弹,一旦爆炸就会引发一系列不良反应。开年以来,众泰汽车、北京文化等企业的暴雷潮,让不少投资者叫苦不迭,甚至给所在板块也带来不良影响。

 

因此在《每日财报》看来,作为投资者,要对皖通科技下半年难以转好的业绩、高悬的商誉以及可能变动的大客户等方面做好心理建设,而且要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毕竟公司恢复元气还是需要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