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次上市虽解决了华住集团的燃眉之急,但接下来的路依旧充满未知和挑战。

出品|每日财报作者|刘倩

 

9月22日,华住集团-S(01179.HK))登陆港股。令人闹心的是,上市前夕遭到博尼塔斯做空机构的做空,并称华住集团利用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隐瞒经营费用,人为夸大报告利润,其虚假利润在其2019年末资产负债表上以20亿元(3亿美元)的虚假厂房及设备(PP&E)呈现。

 

华住方面否认了沽空报告的指控。从其股票走势来看,公司似乎并未受到什么影响。上市首日,华住集团报311港元/股,涨4.7%,总市值984亿港元。不过,整体来看,资本市场对于华住集团的追捧还是稍显冷清。

 

2007年,携程前总裁季琦创办了汉庭酒店,后更名为“华住酒店集团”。3年后,华住集团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现在已成为国内除了锦江集团之外的第二大连锁酒店集团。

 

截至目前,华住集团旗下品牌覆盖面广,拥有高档、中高档、经济型的众多知名酒店品牌,比如高档酒店有美爵、禧玥、花间堂;中高档酒店有水晶、漫心、全季、桔子等;以及汉庭、宜必思、怡莱、海友等经济型酒店。

 

上半年净亏近27亿,负债不断攀升

由于华住集团旗下拥有不同类型的酒店,近年来营收也很可观。但2020年疫情突袭,让上半年营收和净利润双双下滑。根据其招股书,华住集团在今年一季度净利润亏损21.58亿元,二季度亏损5.54亿元,合计净亏损近27亿元。

(图片来源:华住集团招股书)

 

华住主要开展租赁及自有酒店、管理加盟酒店、特许经营酒店经营等业务,其中租赁经营的酒店收入占比近7成。今年一季度,租赁及自有酒店带来的收入为15.16亿元,二季度减少18.5%至12.36亿元。在加盟及特许经营酒店经营方面,二季度该部分净收入为6.67亿元,较一季度的4.65亿元增长45.4%,但和2019年同期相比仍下滑15.8%。

 

华住在招股书中称,“由于疫情影响,2020年2月份高峰期临时关闭超2000家酒店。截至今年上半年,华住集团酒店的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为137元,低于2019年同期的196元。”

 

截至上半年,公司净收入为28.59亿元,同比下滑31.7%。其中一季度净收入20.13亿元,二季度净收入为19.53亿元,较一季度减少3.0%。

 

其实,华住集团为了扩大规模,不断并购,这也让公司债务不断攀升。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及2020年一季度,华住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64.39%、73.66%、85.84%和91.16%。

 

相关数据统计,2017年5月,华住集团以36.5亿元的高价收购桔子水晶酒店集团100%股权;2018年8月,以4.63亿元的价格收购北京青普旅游文化有限公司和同程旅游合计持有的花间堂71.2%的股权;今年年初,又以约7亿欧元(约合人民币55亿元)的现金对价,收购德国德意志酒店集团(Deutsche Hospitality)100%股权,开始国际扩张战略。

 

但没想到的是,在完成收购德意志酒店集团不久后,疫情突袭,盈利之路被阻断。目前,华住集团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为58.5亿元,而账面现金只有37亿元。再加上,华住集团的扩张之路并未停止,因此,二次上市融资是最好的选择。

 

上市“补血”自救,扩张之路仍未松懈

2020年,华住集团走的格外艰难。酒店行业竞争本来就激烈,上半年疫情使酒店行业遇冷,包括华住在内的行业头部企业营收业绩均出现大幅下滑。

 

但其扩张脚步并没有因疫情到来而停止,招股书显示,截至目前,华住正在开发2375家新酒店,包括54家租赁及自有酒店以及2321家管理加盟及特许经营酒店。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资料显示,截至2019年末,在全球公开上市酒店集团的所有经济型酒店品牌中,汉庭酒店拥有的酒店数量位列第一。

 

此外,华住集团还有更大的野心——实现“万家灯”和“千城万店”的目标。

 

押注下沉市场,充满未知

中国有2000多个县城,季琦曾表示,“华住想把把汉庭开到中国的每个县城去,争取在2022年能够达成”。今年6月,他在一封内部信中也明确表示,“除了1、2线城市的优质地段,我们还要关注新兴的商业区、生活区,要关注原来不重视的下沉市场,要关注高铁站、新机场沿线”。

 

其实,进军下沉市场,华住集团并不是“吃螃蟹”的企业。譬如,锦江、首旅如家、阿里巴巴飞猪旗下品牌“菲住”、携程旗下品牌索性等都在下沉市场中“厮杀”。

 

可以看出,华住集团的下沉之路必然困难重重,荆棘不断。华住集团的下沉扩张,充满未知。

 

从华住招股书得知,对于此次募集资金的用途主要有四个方面,支持公司的资本支出及开支,偿还公司于2019年12月提取的5亿美元循环信贷融资的一部分,增强公司的技术平台,包括公司的华住会,一般公司用途。

 

二次上市融资有利于缓解华住集团当下的现金流压力,对于其市场的扩张也有很大的帮助,但由于华住的业务及运营主要位于中国和欧洲,而且欧洲疫情可能会二次爆发,华住集团的国际化战略还存在极大的不确定性。

 

屋漏偏逢连夜雨,在上市前夕,还被做空机构盯上,质疑其财务造假。做空机构称,华住集团利用未披露的关联方交易隐瞒经营费用,人为夸大报告利润,其虚假利润在其2019年末资产负债表上以20亿元(3亿美元)的虚假厂房及设备(PP&E)呈现。

 

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华住集团能否经住考验,还需时间见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