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三年,恒丰银行终于由坏银行变成好银行。

 

文/ 郜融莲

出品/ 投研观察

近日,据公开媒体报道,自2019年年底一审宣判后,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上诉至山东省高院,该院已决定对其二审采用书面审理,目前正在进行中。

 

从姜喜运案到蔡国华案,以票据业务起家,又因业务激进内控缺失,发生多起票据案件,曾一度被网友评论为“专业违规银行”。作为全国12家股份制银行之一的恒丰银行可以说是命运多舛。

 

在历经重重乱象之后,恒丰银行开始大力整顿,据2019年年报显示,该行已经完成不良资产转让,加快自主清收,资产质量明显改善。连银保监会副主席都点评,恒丰银行已经由坏银行变成了好银行。

 

前董事长曾任职26年,因贪污获死刑

 

公开资料显示,姜喜运曾担任山东省黄县建委副主任、恒丰银行前身烟台住房储蓄银行副行长、行长、党组书记。2003年,烟台住房储蓄银行整体更名改制为恒丰银行后,姜喜运担任该行董事长、党委书记,直到2013年底退休。

 

姜喜运在恒丰银行任职的26年中,恒丰银行治理沦陷,大案频发,多起债券、票据、同业大案令市场为之震惊,该行行长的职位也长期缺人。

 

在姜喜运从恒丰银行退休一年之后,2014年,其因安排张文凯出具金额37亿元的保函,未收取担保手续费的“成都门里事件”接受组织调查。2015年1月被开除党籍,正式移送司法。

 

2018年7月17日至20日,烟台中院就姜喜运案进行一审公开开庭审理。2019年12月26日,山东省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恒丰银行原董事长姜喜运等贪污、受贿、违规出具金融票证、故意销毁会计凭证、会计账簿案公开宣判。

 

据检方指控,2008年1月-2013年1月,在姜喜运任职期间,其利用职务便利将恒丰银行的股份多次转至其个人或亲友控制的公司名下,予以隐匿,这笔股份合计价值超7.50亿元。

 

2004年-2013年,姜喜运单独、伙同他人,索取或收受财物折合6037万余元,为正阳置业、高天国等公司和个人购买恒丰银行股份、办理贷款等方面提供帮助,其中,姜喜运伙同他人共同收受高天国给予的人民币2300万元。

 

2014年9月,姜喜运指使他人销毁其实际控制的五家公司的会计凭证、会计账簿,涉及金额6.60亿余元。

 

烟台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认定姜喜运贪污罪成立,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在其死刑缓期执行二年期满依法减为无期徒刑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董事长“前腐后继” ,曾被评为“专业违规银行”

 

恒丰银行前身是烟台住房储蓄银行,2003年经过整体股份制改造后,更为现名,并成为全国性股份制银行的一员。其股份制改造至今的15年间,恒丰银行以票据业务起家,业务扩张时的“猛”,从另一个层面则可形容为“野”和“乱”,给同业留下了深刻印象。

 

本以为姜喜运的离任会给恒丰银行带来一定的生机,没想到,下一位接任的还是一名贪官。2013年恒丰银行原董事长蔡国华上任后,该行一大发展策略是通过同业业务进行扩张,票据业务是重点之一。

 

恒丰银行票据业务发展迅速,该行信用承诺项下的银行承兑汇票,2013年末余额为1213亿元,2014年末为1316亿元,2015年突然翻倍增长至2863亿元,2016年末保持在3028亿元的规模。

 

随着快速扩张,风险也在逐步暴露,恒丰银行的乱象在2017年达到了顶峰,半年内收到13张罚单,累计达到1456万元,让恒丰银行被网友评论为“专业违规银行”。

 

但恒丰银行的劫难并未结束。在下半年爆发的“侨兴债”事件中,恒丰银行也名列13家涉案机构之一,恒丰银行的罚单又多上一笔。根据当时银监会公布的处罚通告,恒丰银行存在17项的违法违规问题。

 

对恒丰银行“没收违法所得,并处1倍罚款”,总计近1.7亿元。

 

蔡国华上任不到三年后,就有举报材料称蔡国华存在“涉嫌私分巨额公款、违规推行员工配资持股计划”等问题, 2017年底,蔡国华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接受组织调查,同时,恒丰银行多名与蔡国华关系密切的高管也被带走调查。

 

2019年10月,蔡国华涉嫌国有公司人员滥用职权、贪污、受贿及挪用公款一案已起诉至山东省东营市中级人民法院。

 

据公开资料显示,蔡国华在任期间,滥用职权违规在恒丰银行发放薪酬、推行员工股权激励计划、非法占有恒丰银行公共财务,两项合计造成恒丰银行损失共计人民币近13亿元。此外还有人称其每天报销40万元左右,恒丰银行仅此就花费了三四亿。

 

千亿定增奠基,坏银行变好银行

 

伴随着今年渤海银行登陆港交所,国内12家股份制商业银行,只剩下两家没有上市音讯,分别是恒丰银行和广发银行。广发银行自国寿接手后,终于在去年表示把上市一事提上日程,而恒丰银行还迟迟没有消息。

 

今年的4月29日,三年没有发布年报的恒丰银行终于发布了其2019年的年度报告。据年报显示,恒丰银行已经完成不良资产转让,加快自主清收,资产质量明显改善。

 

截至2019年年末,恒丰银行不良贷款总额149.66亿元,较上年末减少1486亿元;不良贷款率3.38%,较上年末下降25.06个百分点;拨备覆盖率120.83%,较上年末提高66.13%。

 

值得一提的是,该行完成了新股东注资,资本充足率开始转正。其中,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68%、9.68%和12.26%。

 

4月22日,银保监会官网的公告显示,同意恒丰银行将注册资本由人民币112亿元增加至1112亿元。

 

对此恒丰银行现任董事长陈颖表示,中央汇金公司、山东省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大华银行等新老股东1000亿元入股资金的注入,极大增强了恒丰银行整体实力,提振了市场信心,奠定了高质量发展的坚实基础。

 

恒丰银行目前的注册资本仅次于工、农、中、建四大银行,位居全国所有的银行的第5位,高于邮储银行和交通银行。在所有银行面临资本强约束的前提下,其未来的发展具有巨大的资本优势。

 

从股权结构的变更可以看出,增资扩股以后恒丰银行的股权结构中,中央汇金投资有限公司及山东金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合计持有超过86%的股权,在一定程度上为恒丰银行的发展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撑和约束。

 

发布去年年报的同时,恒丰银行同步披露了今年一季度的经营业绩,据一季报显示,恒丰银行延续了良好的经营势头,净利润达到了15.18亿元,增幅达到去年全年的291.36%。

 

4月3日,在国务院举办的新闻发布会上,银保监会副主席周亮表示,“恒丰银行已经从一家坏银行变成好银行,市场也没有引起大的波动,非常平稳。”

 

那从坏银行变成好银行的恒丰银行何时才能传出IPO的消息呢?《投研观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