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此次战略投资是在为其后IPO计划铺路,但因业绩影响,IPO计划依旧无法提上日程。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郜融莲

 

近日,安诚财险发布了引进战略投资者意向公告。一石激起千层浪,此消息一出,市场普遍认为,安诚财险拟IPO,引进投资便是为了IPO“铺路”。

 

但《每日财报》注意到,安诚财险近年来的业绩像是坐上了过山车,并不能达到A股对拟上市公司“3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均为正数且累计超过3000万元”的要求。

 

公司近年来的高管变动也较为频繁,无法达到《上市办法》要求的“发行人最近3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

 

此外安诚财险不少民营股东欲出清公司股权,还有部分中小股东将公司的股权质押或冻结。

 

拟引进战略投资,欲为IPO铺路?

近日,重庆产权交易网显示,安诚财险发布了引进战略投资者意向公告, 公告内容显示,安诚财险拟在评估价格基础上,考虑适当市场溢价,以不低于3.81元/股的价格引入战略投资者。

 

有意向的投资者可以向重庆城投集团提供投资意向函、公司简介、公司营业执照、近三年审计报告及近一期财务报表、其他佐证符合银保监会对保险公司股东资格要求的文件等。

 

截至目前,公司并未披露具体的拟增资金额,也并未给到具体的引战方案,意在先行向市场放出消息,进行接洽后再细化合作形式,后续会陆续进行公告。

 

此次安诚财险引进战略投资,市场上有部分声音认为,这是公司拟IPO的一个讯号。《每日财报》就此问题发函询问安诚财险,但截至发稿日暂未收到公司回复。

 

事实上,这也不是安诚财险第一次传出IPO消息了。

 

2012年5月,安诚财险定向增发5亿股普通股,同时引入外资股东国际金融公司(IFC),注册资本变更为30亿元。此次增资后,安诚财险表示,希望在5年内,实现账面盈利并着手进行IPO辅导的战略目标。

 

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国际金融公司战略入股的这5年中,安诚财险似乎并没有上市的进一步动作。

 

2018年2月,国际金融公司将所持有的安诚财险3亿股股份转让给重庆城投。转让后,重庆城投持有安诚财险12.65亿股股份,持股比例为31.0403%。

 

业绩常坐“过山车”,一二把手频换

即使此次战略投资是安诚财险在为其之后的IPO计划铺路,但就公司自身条件来看,近两年内,其IPO计划依旧无法提上日程。

 

据年报显示,2012年引入外资股东后,安诚财险火速实现了盈利。2012年和2013年,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5275.58万元、5815.78万元。

 

然而,靓丽的业绩并未延续,此后安诚财险的业绩便开始坐上了过山车。2014年-2019年,安诚财险分别实现净利润-1.28亿元、2.28亿元、-1048.95万元、3094.03万元、3710.90万元和-4.30亿元。

业绩波动极大是安诚财险没能实现“5年内IPO”雄心壮志的主要原因。A股IPO对于拟上市公司有一个财务门槛,例如主板要求拟上市公司最近3个会计年度净利润均为正数且累计超过3000万元,最近一期末不存在未弥补亏损。

 

从安诚财险的业绩上来看,显然其并不满足此条件。此外,《上市办法》还对拟上市公司的高管变动有一定的规定,“发行人最近3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没有发生重大变化,实际控制人没有发生变更。”

 

然而,安诚财险的高层动荡,总经理和董事长两大职位频频换人。

 

据其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目前,公司总经理一职依旧空缺。2015年初,安诚财险总经理罗宇星主动提出辞职后,这一职位由闵卫东接任。2018年7月底,闵卫东被停职。

 

2018年8月,常务副总经理胡仲林出任安诚财险经理层临时负责人。同年11月,胡仲林不再担任此职位后,安诚财险总经理一职空缺至今,尚无补位人选。

 

除总经理经常更换外,公司董事长一职也变动频繁。安诚财险最早的董事长华渝生,从安诚财险开业即担任董事长一职,2014年3月由于年龄关系辞去安诚财险董事长职务,接任者为来自重庆城投的董事长孙力达。

 

孙力达的下一任则是来自安诚财险第二大股东重庆渝富资产经营管理集团的陶俊。直至2019年12月,公司董事长再次变更为大股东重庆城投提名的周平。

 

民营股东欲出清股权,4成股份冻结质押

安诚财险成立于2006年12月31日,初始注册资本金为5亿元,最新注册资本金为40.76亿元。

 

目前,安诚财险在北京、上海、重庆、广东、江苏、河南、陕西、浙江、四川、贵州、山东、山西、安徽、云南、甘肃、河北等地开设有分公司,该公司经营各类财产保险业务,同时具有农业保险、大病医疗保险等政策性保险经营资质。

 

截至目前,安诚财险共拥有19名股东,股权较为分散,值得一提的是,近年来也有多家民营股东欲出清公司股权。

 

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国际金融公司将持有共3亿股安诚财险股权成功转让给重庆城投;同年,重庆联盛建设项目管理有限公司拟向重庆北部双龙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出清所持有的安诚财险的0.3亿股股份,但并未获得监管批准。

 

2018年、2019年,重庆财信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曾分别于重庆联交所、上海联交所挂牌转让安诚财险的5%股权,但未产生股权接盘方。

 

此外,安诚财险还存在股权被质押和冻结的问题。据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截至今年第2季度末,安诚财险总股份为40.76亿股,被股东质押股份达14.238亿股,占总股份比重为34.93%,其中被冻结股份为2.45亿股,占比6.01%。

其实股权质押属于正常的商业行为,非重要股东的变更对公司的经营影响也并不大,但如果部分股权长期处于不稳定的状况,可能会导致公司的经营出现不确定性。

 

此次安诚财险引进战略投资能否成功?成功之后,公司何时将IPO计划提上日程?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