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兴科技行业接棒低端制造成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股市接棒房地产成为货币的蓄水池和资产配置中心,这或许已经成为必由之路。

 

出品|每日财报作者|刘华

 

作为经济发展的指南针和风向标,五年规划对于我国资本市场有着直接而深刻的影响力。俗话说,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回顾历史,在我国的历次五年规划期间,重点战略行业都会相对市场有较为出色的表现。

 

比如说,“十一五”期间,在“科学发展观”的指导下,我国对于科学、技术等行业极为重视,那么电气设备、机械设备和医药生物都大幅跑赢市场;在“十二五”期间,被列为支柱性产业的文化传媒行业表现大幅领先市场,获得了超过200%的涨幅,而同期上证综指的涨幅仅为30%左右;“十三五”期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指引下,大消费板块表现抢眼,食品饮料、家用电器、休闲服务等民生相关的行业都大幅跑赢市场。

 

基于以上逻辑, “十四五”期间的重点政策将对投资者在资本市场的布局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每日财报》综合了各方面的解读并融入自己的思考,希望对大家有所启发。

大类资产的配置:股市上,地产下

过去中国经济发展当中最大的依赖就是房地产,这一点已经达成共识,数据显示,房地产直接和间接贡献了中国经济增长率中的约30%。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十四五规划”6000多字的公报里始终没有出现“房地产”三个字,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

 

与此同时,国务院金融委在近期召开了专题会议,传达学习五中全会精神时提出,“增强资本市场枢纽功能,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建立常态化退市机制,提高直接融资比重”。这里面也有一个问题值得注意,之前的提法是“发挥资本市场枢纽功能”,但现在改为“增强”,表明高层对资本市场的重视程度正逐渐加深。

 

事实上,在此之前《每日财报》就曾提出房地产地位下降,股市地位上升的判断,这背后有深层次的原因,但根本原因还是经济发展的需要。以房地产为中心拉动经济的模式已经告一段落,新旧动能转换的背景下,担当资源配置职责的金融体系需要重塑,特别是融资结构的调整。

 

当前我国融资结构依然以间接融资为主,也就是依靠银行体系。根据央行公布的社融数据,2019年末,人民币贷款占社融规模的比重为61%,以企业债券和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之和衡量直接融资比重只有12%,直接融资比重显著偏低。在过去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重工业、地产成为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中流砥柱,而这些行业有两大共性,一是商业模式成熟、盈利渠道稳定,二是大多都有重资产作为抵押,风险相对较低,因此这些企业主要通过银行信贷的间接方式获取融资。但在房地产红利日渐消失和新旧动能转换的大转折时代背景下,传统行业的发展增速下滑已经成为大势所趋,新兴产业接棒助力经济发展已经成为共识,产业转型正在有序推进。

 

值得注意的是,新兴产业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不确定性就衍生出高风险特征,另一方面,绝大部分新兴行业的企业缺乏传统意义上的抵押物,受银行信贷风控要求难以获得授信。以工商银行的数据为例,2019年该行公司类贷款行业分布中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占比最高,达到23.15%,而新兴行业所占的比重较低。能够承担更高风险的股市对于新兴产业的崛起和传统工业的升级具有重要意义,用高层的话说“资本市场对于优化资源配置,推动科技、资本和实体经济高水平循环具有枢纽作用”。

 

很多人会说,宏观经济的发展对于个人似乎关系不大,但居民资产配置的方向却关乎每个人的财富。过去我国居民有60%—70%的资产都放在了房地产领域,未来这种格局肯定要发生变化,而加大资本市场投资、加大金融资产的配置便是主要路线。今年前三季度IPO创了历史同期的新高,排在全球IPO融资额第一,在目前银行理财产品打破刚兑的情况下,权益类的产品更加受欢迎,同时大量的银行储蓄资金也转移到资本市场,所以今年公募资金的募资规模也创了历史新高。

 

新兴科技行业接棒低端制造成为经济发展的内生动力,股市接棒房地产成为货币的蓄水池和资产配置中心,这或许已经成为必由之路。

结构性机会犹存,哪些行业会站在舞台中央?

美国大选落下帷幕,全球股市给予了正向反馈,背后的本质是影响世界发展的不稳定因素大大降低了。但贫富分化,老龄化加剧,大变局时代的全球经济整体面临较大的下行压力,与此同时,结构性的机会此起彼伏,在具备前景的领域内掘金变得愈发重要。

 

经济上行的时候,各个领域都有赚钱机会,但未来很可能只有少数行业有较好的赚钱效应。结合刚刚敲定的“十四五规划”,我们可以探寻那些站在舞台中央的行业。

 

作为“十三五”中生态环保政策的延续,绿色发展、生态和谐仍然是“十四五” 规划的重点之一,而要做到这一点的关键便是改变我国的能源结构,大力发展清洁能源,特别是风能、水能、氢能、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以风电为例,近期发布的《风能北京宣言》提出,未来年均新增装机要达到5000万千瓦以上,2025年后,中国风电年均新增装机容量不低于6000万千瓦,到2030年至少达到8亿千瓦, 到2060年至少达到30亿千瓦。根据BP的预测,至2040年我国可再生能源将保持 8.5%的年均增速,占到全球的26%。不只是中国,欧美国家对于清洁能源的重视程度丝毫不逊色,即将上任的美国总统拜登就提出要大力发展清洁能源,这或许就意味着,该赛道在全球范围内都有不错的发展空间。

 

“十四五”公报称,中国将加快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全面加强练兵备战,提高捍卫国家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战略能力,确保2027年实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五中全会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制定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四个五年规划和二O三五年远景目标的建议》中,再次提到建军百年奋斗目标及“全面加强练兵备战”。《建议》还指出,要壮大战略力量和新域新质作战力量,加速战略性前沿性颠覆技术发展,加速武器装备升级换代和智能化武器装备发展。

 

值得注意的是,这些提法尚属首次。今年以来,边境摩擦不断,国家安全被提到了一个新的高度,军工行业真正迎来了由“炒估值”到业绩推动的转变。2020年军工行业的三季报已经披露,全板块共 76 家上市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总收入共 2642.98 亿元,同比增加21.06%,归母净利润 180.0 亿元,同比增加39.38%;单三季度营收 994.59 亿元,同比增加39.64%,归母净利润 67.68 亿元,同比增加61.68%。其中代表“十四五”的新型装备对应细分板块成长性优势显著,资产负债表也显示出更强的发展潜力:导弹子板块归母净利润同比增速超过 50%,军工电子/航空装备/雷达与信息化/新材料四大子板块增速均超过40%。长时间以来,投资者普遍认为军工板块难出牛股,根本原因还是没有切实的业绩支撑,但这种偏见要抛弃了。

 

中国是一个拥有庞大消费潜力的市场,双循环的发展格局下,挖掘内需和加快自主消费循环是一个绕不开的话题。居民消费水平在过去十年不断抬升,从2010年的1万元,到 2015年的1.9万元,再到2019年达到2.7万元,实现跨越式增长。消费升级的同时,消费结构也在向服务型消费转变,消费电子产业链的火爆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另一方面,医药行业也具备消费属性,而老龄化为医药健康行业带来增长空间。2019年,中国65岁以上人 口所占比例已经达到12%,较2010年的8.9%上升近3个百分点。虽然带量采购压缩了利润空间,但人口结构的老龄化将为医药健康行业带来新的总量空间。

 

最后,高端制造依然是未来五年的主线,科技创新一方面将是我国产业升级的主要推动力,在全球产业链上提高我国的话语权;另一方面,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能解决目前外部挑战带来的产业限制问题。十四五期间,芯片、5G、 第三代半导体、量子技术等都在重要战略规划之中,在政策支持、税收优惠、人 才培养等方面都会予以支持。

 

因此透过十四五规划,《每日财报》认为,清洁能源、军事、消费、医药以及高端制造等行业都是未来需要重点关注的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