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让公司盈利结构发生改变,那疫情过后公司盈利又是否可持续呢?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刘雨辰

 

近日,据上交所发布科创板上市委2020年第91次审议会议结果公告显示,杭州奥泰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奥泰生物”)首发过会。本次奥泰生物拟公开发行新股不超过1350万股,拟募集资金3.98亿元。

 

据《每日财报》了解,奥泰生物的主营业务为体外诊断行业中的POCT细分领域,包含体外诊断试剂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公司主要产品为快速诊断试剂,包括毒品及药物滥用检测、传染病检测、妇女健康检测、肿瘤检测及心脏标志物检测等五大系列。

 

事实上,奥泰生物曾于2019年6月17日提交过创业板首发申请,并于2019年9月申请撤回申请,后转道科创板。尽管此次IPO已经过会,但奥泰生物在问询过程中所暴露出的问题还是不少。

 

业绩增长靠“赊账”,业内竞争力较低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20年上半年,奥泰生物的营收分别为1.30亿元、1.84亿元、2.41亿元和4.87亿元,2018年及2019年增幅分别达41.99%和31.03%。

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423.81万元、5642.53万元、7841.94万元和3.15亿元,2017年至2019年复合增长率达51.34%。但看似营收高增长的背后,或是有赖于赊销的“助推”。

 

2016—2018年,奥泰生物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728万、3137万、7192万,占营收比例为36.04%、24.24%、39.13%,分别占当期流动资产比例的49.65%、28.3%和42%。

 

2017—2018年,分别同比增长14.99%、129.23%。《每日财报》注意到,奥泰生物赊销占比高于同行、应收账款周转率也明显远低于同行。

 

同期,可比上市公司应收款项占营收的比例数据显示,明德生物分别为5.87%、10.58%、16.55%,基蛋生物分别为4.9%、6.85%、11.56%,万孚生物分别为10.6%、21.54%、21.76%。

 

安图生物分别为16.54%、16.06%、17.91%,九强生物分别为54.13%、63.22%、65.46%。相比之下,奥泰生物的赊销占比明显超过明德生物、基蛋生物、万孚生物、安图生物,只低于九强生物。

 

同时,2016—2018年,奥泰生物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4.11、4.41、3.56,同行明德生物、基蛋生物、万孚生物、安徒生物、九强生物等5家上市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则分别为13.36、9.87、6.43。

 

业绩增长靠赊销来“拉动”,侧面反映出奥泰生物产品市场认可度较低。事实上,报告期内奥泰生物的预收款项只有213.87万元、294.48万元、606.66万元,

 

而最能体现产品竞争力的数据则是毛利率,也让奥泰生物产品竞争力不敌同行凸显无疑。

 

2016年至2018年,奥泰生物的毛利率分别为59.22%、63.07%、62.82%。同行明德生物、基蛋生物、万孚生物、安徒生物、九强生物等5家可比上市公司毛利率均值分别为78.95%、78.74%、77.96%。相比之下,奥泰生物产品竞争力不敌同行凸显无疑。

 

其次,公司的利润率水平也明显落后,这或许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奥泰生物在业内缺乏竞争力。2017年-2019年,奥泰生物的销售毛利率分别为63.15%、62.89%和62.19%。

据招股书披露的“发行人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比较情况”,奥泰生物选取明德生物、基蛋生物、万孚生物、东方生物作为同行业可比公司,其三年平均毛利率分别为72.45%、72.04%和70.75%,均高于奥泰生物。

 

98%收入靠出口,盈利结构或难持续

体外诊断(IVD)是指在人体之外,通过对人体样本(血液、体液、组织等) 进行检测而获取临床诊断信息,进而判断疾病或机体功能的产品和服务。在人口老龄化大背景、医疗服务需求增长及国产替代大趋势等因素的推动下,国内体外诊断行业发展速度较快。

 

据中国医药物资协会,2018年中国医疗器械市场规模5304亿元,其中IVD领域713亿元,在医疗器械市场占比超13%。即时诊断(POCT)是体外诊断(IVD)行业中极具潜力的细分行业,具有速度快、成本低、精度高等优点。

 

公开资料显示,POCT全球市场规模在2016年为202亿美元,2021年预计达355亿美元,2016-2021年间将保持12%的年复合增长率,高于全球整个体外诊断行业的增速。

 

因此行业的高歌猛进推动了奥泰生物业绩的快速增长,但过度依赖海外市场也成为了奥泰生物的一个隐忧。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奥泰生物出口产品的收入占比分别为98.55%、99.19%及98.69%。在国际贸易形式不稳定的背景下,奥泰生物能否维持出口收入的稳定还要打一个问号。

 

奥泰生物在招股书中坦言,受国外新冠病毒疫情爆发的影响,海外原材料厂商可能会出现无法正常供应,新冠病毒检测类产品的订单需求激增挤占其他检测类产品的需求,下游客户需求发生较大变化,及运输管控受限等情况,进而对公司的生产经营产生不利影响。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上半年,受疫情影响,奥泰生物的营收结构也发生了非常大的变化,传染病监测类贡献收入从2019年占总收入33.93%涨至86.01%,仅新冠病毒产品检测就占到总收入的77.1%。

 

但与此同时,以往核心盈利项目毒品及药物滥用检测类则大幅减少,由2019年的1.05亿元减少到今年上半年的3862.52万元,同比增速为-18.02%,占总收入比例也从43.69%下降到7.93%。

 

这里就产生一个问题,虽然疫情让公司的业绩大增,但随着盈利结构的改变,疫情过后公司盈利是否可持续呢?

 

研发占比持续下滑,依赖ODM代工模式

由于起步较晚,本土企业在体外诊断领域还相对落后,海外巨头占据了大部分的国内市场,而且全球体外诊断行业市场表现出较高的集中度,形成了“4+X”的竞争格局。

 

第一梯队公司是以罗氏(Roche)、丹纳赫(Danaher)、雅培(Abbott)、西门子(Siemens)为代表的行业“四巨头”。

 

其中的“X”则是赛默飞(Thermo Fisher)、碧迪(Becton Dickinson)、希森美康(Sysmex)等在细分领域具备优势的第二梯队公司。本土企业目前还处在追赶阶段,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果,但任重而道远。

 

体外诊断是技术密集型的行业,创新研发是其中关键一环,要想实现突破,加大研发是必由之路,但奥泰生物却“背道而驰”。

 

招股书显示,奥泰生物的研发费用占营收比重从2017年的20%下降至2019年的14.89%,在2020年上半年再次下降至5.05%。

 

作为业内的巨头,罗氏的研发投入占销售收入比例在长期维持在20%左右,其他医药巨头公司在研发投入上大部分也都超过了10亿美元的级别,作为后来者的奥泰生物却在研发上不加以重视,靠什么来赢得发展的前景呢?

 

《每日财报》注意到,奥泰生物不重视研发投入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就是其经营模式,上文已经提到过,奥泰生物主要依靠外销,而外销产品主要采用ODM的销售模式。

 

ODM模式是指国外拥有自有品牌和销售渠道的医疗器械商向奥泰生物购买产品后,以其自有品牌或代理品牌在国际市场上进行销售。据招股书披露,2019年奥泰生物自有品牌的销售收入仅占14.40%。

众所周知,代工模式下的利润大头会被品牌方拿走,这也就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奥泰生物的利润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自有品牌盈利能力的不足使得奥泰生物缺乏研发的积极性,但必须认识到的问题是,只有掌握核心技术才能有更强的竞争力,这是奥泰生物未来发展不得不面对的一个问题。对此《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