纳斯达克退市后,回归A股终于如愿,但也将带来新的挑战

 

文/ 刘雨辰

出品/ 投研观察

 

11月24日,普联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联软件”或“公司”)首发申请获创业板上市委员会通过,将于深交所创业板上市。自2012年从纳斯达克私有化退市之后,普联软件一直寻求A股上市,但却充满坎坷,如今终于如愿。

 

据《投研观察》了解,普联软件成立于2001年,2018年便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不仅成为第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济南企业,也成为中国首家登陆纳斯达克主板的软件企业。

 

公司目前的主营业务是为大型集团企业提供管理信息化方案及IT综合服务,主要面向石油、石化、建筑、地产及银行、保险领域客户,提供管理信息系统的方案设计、软件开发、系统实施及运维服务,提供管理软件产品及售后服务。

 

美股退市八年后,回A终过会

 

2008年,金融危机开始席卷全球,就在同一年,普联软件正式登陆纳斯达克,成为第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济南企业,也是中国首家登陆纳斯达克主板的软件企业。

 

在上市后,该公司完成了多次并购,包括对北京艾特兰博软件公司、山东泓奥电力科技公司、合肥朗霁软件技术有限公司以及对日本两个公司手机测试和开发业务的收购,收购和投资总额超过8000万元,可谓是一时风光无限。

 

但和众多在美股上市的中国企业一样,普联软件在美国资本市场并没有获得认可。特别是在金融危机的持续影响下,普联软件的股价开始走下坡路,曾一度跌到每股2美元,并且持续低于每股7美元的发行价,最低时总市值甚至还不及公司持有现金。

 

与此同时,中概股财务造假的情况不断发酵,美国金融大鳄们开始狙击中概股。四面楚歌之际,普联软件开始规划从纳斯达克私有化退市,2012年10月底,普联软件私有化退市完成,对公众股东的并购对价为4.15美元/股。

 

从纳斯达克退市之后,普联软件并没有马上寻求A股上市,直到2015年6月才正式报送申报稿,但当时A股暂停IPO且短期内难以恢复,排队等待上市的公司多达600多家。

 

与此同时,普联软件因递交的申请文件不齐备而最终在2018年4月宣布终止审查,首次冲击创业板失败。2019年2月,普联软件再次接受辅导,重启IPO进程。

 

2020年4月,普联软件辅导完成,7月6日,普联软件创业板上市申请材料被受理,并在11月24日成功过会。自2008年首次登陆资本市场以来,普联软件可谓是一路颠沛流离。

业绩依赖“两桶油”,招股书存在夸大

 

据招股书披露,2017年至2020年1-6月,普联软件分别实现营收2.77亿元、2.93亿元、3.68亿元、9622.30万元,归属净利润4229.79万元、3348.40万元、5877.74万元、1667.30万元。

 

从趋势上来看过去几年维持了上行的趋势,但今年上半年受到疫情的影响,盈利能力出现了明显的下滑。此外值得注意的是,普联软件高度依赖中国石油和中国石化这两大客户。

 

报告期内普联软件来自中国石油的业务收入占公司收入总额的37.66%、29.52%、39.85%、37.08%,来自中国石化的业务收入占公司收入总额的比例分别为 36.83%、36.83%、22.84%、16.53%。

 

中石油、中石化这两个“大客户”基本占了普联软件收入总额的一半以上,在2017年甚至超过了70%。

 

客户集中高虽然能为公司业绩提供稳定的支撑,但如果客户未来采购策略发生变化,或公司产品和服务质量不能持续满足客户要求,将可能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带来不利影响。

 

《投研观察》还发现,普联软件在招股书中披露其是中国石油、中国石化、中国建筑等大型集团管理信息系统的独家供应商,但事实上,这些客户向普联软件采购金额占其软件采购总额的比例并不大。

 

以2018年度对中国建筑的销售为例,普联软件招股书披露公司对中国建筑销售产品化软件金额1356.21万元,而中国建筑年报显示软件账面原值增加13116.50万元。

 

也就是说,中国建筑对普联软件的采购金额占同类采购总额的比例仅约10.34%,普联软件似乎在夸大自身的竞争力。

利润率存疑,商誉频频减值

 

还有一个异常的问题值得注意,普联软件的规模远不及同行业可比公司,但其利润率水平却高出不少。对比同行业已上市的六家公司,去年六家公司的平均净利率为8.17%,而普联软件的净利率为15.98%,基本达到了行业均值两倍的水平。

 

另一方面,同行业六家公司的盈利规模都远高于普联软件,2019年这六家公司的平均营收为16.35亿元,而普联软件的营收为3.68亿元,六家公司的净利润平均值为1.3亿元,而普联软件仅为0.59亿元,不及同行均值的一半。

 

一般来说,规模大的企业会有更强的竞争力和话语权,进而会有更高的利润率,普联软件的情况确实存疑。回顾普联软件的发展历程,因收购失败而产生商誉减值的情况也在频繁发生。

 

招股书显示,2010年5月18日,普联软件的前身普联有限与北京艾特蓝博科技有限公司原股东许彦明、龚玉兰、王慧玲签订《公司并购框架协议书》,普联有限以现金以及发行限定性股票共计2606.45万元的对价收购许彦明、龚玉兰、王慧玲持有的艾特蓝博100%的股权,确认了1579.30万元的商誉,但在当年,普联软件就为这次收购形成的商誉计提了846.09万元的商誉减值损失,明显是一笔失败的收购。

 

2011年,普联软件又收购了合肥朗霁软件技术有限公司100%的股权,收购的对价为1080万元,收购形成的商誉为810.77万元,但是在2016年末、2018年末,普联软件分别为其计提了商誉减值224.38万元、586.39万。

 

截至目前,普联软件收购合肥朗霁形成的商誉已全额计提减值,这笔收购再次宣告失败。虽然此次成功过会,距离上市一步之遥,但上市只是新的起点,也将带来新的挑战,对此《投研观察》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