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成功过会,但种种问题依然存在,南网能源上市后又将如何应对呢?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刘雨辰

 

据证监会官网显示,12月10日,南方电网综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南网能源”)中小板首发过会。据悉,南网能源本次拟发行股票不超过7.58亿股,拟募集资金约15.66亿元,将用于建筑节能服务、工业及城市照明节能和偿还银行贷款。

 

据《每日财报》了解,南网能源成立于2010年12月,目前南方电网控股60.82%,实际控制人为国资委。公司主要从事节能服务,为客户能源使用提供诊断、设计、改造、综合能源项目投资及运营维护等一站式综合节能服务。

 

2015年3月,我国新一轮电力体制改革大潮涌来,电网公司基于“购销价差”的商业模式转变为“过网费”模式,于是综合能源服务成为其被迫拓展竞争性利润增长点的转型方向。

 

不过,综合能源服务并没有统一确定的概念,一般认为其主要包括综合能源和综合服务,是一种能满足终端客户多元化能源供应和增值服务的能源服务方式。

 

盈利暗含水分,经营独立性引质疑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20年上半年,南网能源营收分别为9.36亿元、12.19亿元、15.08亿元、8.3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26亿元、1.86亿元、2.76亿元、1.26亿元。

 

单纯的从数据上来看,南网能源的盈利能力还是值得肯定的,但如果进一步探究的话,就会发现公司自身的盈利能力可能并没有那么强,盈利的很大一部分来自补贴和关联方交易,水分很大。

 

财报显示,2017年—2020上半年,公司应收可再生能源补贴款金额分别6530.41万元、1.68亿元、2.51亿元、5.83亿元、7.44亿元。报告期内,南网能源与关联方发生的政策性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6164.02万元、8127.16万元、1.24亿元、1.20亿元,分别占同期公司营收的6.58%、6.67%、8.23%、14.43%,公司与关联方发生的业务性关联销售金额分别为3.35亿元、4.83亿元、3.52亿元、1.58亿元,分别占同期公司营收的35.76%、39.59%、23.31%、18.95%。

 

《每日财报》注意到,关联方在南网能源的上下游中均扮演了重要的角色,公司第一大客户一直都是控股股东南方电网,且销售金额和占比都远超第二大客户,这也直接引起了外界对于公司日常经营独立性的质疑。

 

与此同时,广东南能汇智节能科技有限公司是南网能源的子公司,而南网能源副总经理雷鸣为南能汇智的董事长。据披露信息,南能汇智在2020年上半年成为南网能源节能社保和材料的第二大供应商。不止如此,南网能源目前有六项专利,其中有3项来自子公司南能汇智,而且均为无偿转让。

 

缺钱背后应收飙升,短期偿债压力大

南网能源在招股书中介绍到,“目前单一的资金渠道已经不能满足本公司日益扩大的经营规模和项目投资的需要,影响公司经营目标进一步实现。”

 

《每日财报》从招股书的数据中发现,资金问题的确是南网能源的一大困境,而其根本原因是盈利并没有以现金的形式收回。报告期内,南网能源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3.37亿元、8.27亿元、4.50亿元、2.31亿元。

 

其中,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9.48亿元、13.00亿元、13.59亿元、6.31亿元,计算后得知,公司主营业务收现比率分别为92.86%、90.11%、75.76%,逐年下滑。

 

与之对应的是应收账款的快速提升,报告期内的应收账款原值分别为3.92亿元、5.91亿元、8.96亿元、11.92亿元,占营收比例分别为41.88%、48.45%、59.42%、143.14%,进入2020年后,这一数据继续飙升。

 

资金不能及时收回也加大了南网能源的债务压力,为了偿债并且增加流动性,南网能源将部分项目资产未来收费权用于借款质押。在南网能源此次募集资金中,就有2.5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截至2020年6月末,相应涉及收费权质押、抵押借款和融资租赁借款金额合计15.82亿元。南网能源流动负债为20.34亿元,其中短期借款为3.08亿元。2.5亿元能缓解银行欠款压力,但对于8倍的流动负债来说稍显“杯水车薪”。

 

研发费用持续下降,供应商身份存疑

一般来说,一家企业在业内具有领先的毛利率大致分为两种情况:一是品牌价值高,具有议价能力,二是技术领先使得产品竞争力强,但这需要企业长期的研发投入。

 

《每日财报》发现,南网能源并不符合以上两种情况,其在研发投入远不如同行的情况下却能取得遥遥领先的毛利率。

 

数据显示,2017年—2020年上半年,南网能源的研发费用分别为2276.77万元、1788.48万元、1252.46万元、684.18万元,研发费用连年下降,在营收逐年提升的背景下,研发费用率自然也是连年下降,分别为4.45%、2.43%、1.47%、0.83%、0.82%。

 

与此同时,公司研发人员的数量在报告期内直接砍掉了一半,2017年的时候月均研发人员还有54人,但到了2020上半年就变成了27人。

 

最后关注一下南网能源的供应商问题,《每日财报》注意到,晶科能源在2019年和今年上半年顶替了原来的“晶澳太阳能有限公司”,直接成为了南网能源的主要供应商,但有媒体爆出这家企业过去存在众多的“污点”,其突然闯入南网能源的供应商名单似乎显得有些突兀。

 

此外,2020年11月,南网能源发布了《中长期激励机制辅导服务采购项目(三次采购)结果公告》,上海康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为第一成交人。

 

但据此前南方能源发布的采购公告,此项招标的谈判对象要求投标人及其分包商在近3年未发生任何违约行为或属自身或分包商的原因而被终止合作。

 

但上海康智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7月,至今经营时间也不满3年,也就是说其并不符合近3年未发生任何违约行为的标准。

 

虽然南网能源中小板首发成功过会,但上述问题依然存在,对此其在上市后将如何应对,《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