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管趋严之下合规性待考,收钱吧能否成为聚合支付第一股?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郜融莲

 

近日,上海证监局披露了《中金公司关于上海收钱吧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辅导备案情况报告公示》,收钱吧拟在A股创业板上市,相关项目辅导已于2020年12月开始。

 

据《每日财报》了解,收钱吧以移动聚合支付服务为基础,为商家提供智慧门店系统、营销推广服务、共享充电宝等增值服务,是国内领先的数字化门店综合服务商。

 

不过对于收钱吧这样的聚合支付平台想要顺利登陆资本市场还是有一定的难度。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1月-4月,在支付结算违法违规行为举报机制受理的投诉举报事件中,涉及条码支付的占比达42%,同比上升27%。

 

监管趋严之下,收钱吧能否成功登陆资本市场呢?

 

为谋求上市去年动作频频

公示资料显示,上海收钱吧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收钱吧”)成立于2013年6月,2020年12月15日整体变更设立股份公司。目前,公司的注册资本为3.6750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陈灏。

 

收钱吧于2014年12月上线,短期内一跃成为我国移动支付市场“一站式收款”时代的代表性公司。截至目前,收钱吧支持支付宝、微信、银联卡等多种支付方式,已经覆盖中国境内660多个城市,服务330万线下实体商家。结账买单时的“收钱吧到账”已成为了公司的标志性特色。

 

截至目前,已经有多家头部支付参与机构接二连三冲击二级市场,如:连连科技、银联支付等,这俨然成为了行业内的一种新潮流,聚合支付机构收钱吧也想成为“时尚的弄潮儿”。

 

其实收钱吧对于上市早已开始筹备。首先是公司的名字方面,2020年6月,上海喔噻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上海收钱吧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同年12月,再度更名为上海收钱吧互联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更名的同时收钱吧开始增加注册资本,2020年8月,收钱吧将注册资本由1030.6万元增至约2.403亿元,扩容2231.78%,而后又于同年12月,再度增资52.93%,将注册资本扩容至3.675亿元。

 

增资给公司带来了一部分优质的股东,如拉卡拉等其他9名新股东,而公司包括杭州有赞科技有限公司在内的三个原股东选择退出。此外,2020年12月,收钱吧更换了4名董事。其中,来自德同资本、思伟投资等机构的董事退出,新增董事包括来自熊猫资本和汇纳科技的人士。

 

“弯道超车”夹缝求生,估值已超20亿

目前,收钱吧司持股 5%以上股东共有6名,分别是陈灏、上海喔噻投资中心、SVVIHK I Limited、杭州中金锋泰股权投资合伙企业、北京考拉昆略互联网产业投资基金、上海德天股权投资基金中心。同时,陈灏是收钱吧实际控制人,持股比例为31.01%。

 

公开资料显示,陈灏曾有多家第三方支付公司任职经历,其曾任职于拉卡拉支付有限公司、上海卡驿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上海卡友信息技术有限公司、银联商务股份有限公司海南分公司等。2014年5月至今,其担任收钱吧董事长兼总经理。

 

得益于陈灏的任职经历,收钱吧在硝烟四起的第三方支付市场中另辟蹊径。在网联出现前的很长一段时间内,由于支付机构与支付机构之间不可“直连”,聚合支付趁势而起。

 

收钱吧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二维码合二为一,让用户无论使用哪个App都可以支付。选择了聚合支付这条路的收钱吧也因此获得了诸多投资大佬的青睐。

 

2015年5月,收钱吧获得PreAngel的A轮投资;同年12月,其获得来自考拉基金、易一天使的3000万人民币A+投资;2016年10月获得老鹰基金的Pre-B轮投资。

 

2017年4月,获得灏源资本的B轮投资;2019年1月获得中金佳成、恒生电子的C轮战略投资;2020年8月,曦域资本、考拉基金、灏源资本对收钱吧进行战略投资,但投资金额不详。

近年来第三方支付市场基本上是“二马”吃肉,剩下的第三方支付机构只能分一杯汤喝。尤其是在银行相继切断快捷支付和代扣通道后,第三方支付机构步履维艰。

 

而收钱吧选对了赛道发力,在这个流量就是金钱的时代,平均每分钟服务超2万人次,轻松掌握千万级用户。作为聚合支付的头部机构,收钱吧早在完成C轮融资后,便有消息称其估值已经超过20亿。

 

监管趋严之下,合规性待考

尽管聚合支付如今飞速发展,收钱吧也快速开辟了市场,但其未来的发展也令人担忧。公开资料显示,近年来,监管多次发声推进条码支付互联互通,在“断直连”完成以及“条码互通”提上日程的背景下,“聚合已死”的论调不绝于耳。

 

除此原因外,近年来,监管对于支付市场也经常重拳出击,不断加强反洗钱、条码支付等方面的监管力度。在2020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中就曾特别强调,要进一步加强反洗钱协调机制建设,继续强化反洗钱监管力度。

 

但部分聚合支付公司为谋求高额利润,仍选择为赌博等黑色产业的正常经营,提供洗钱、跳码、套现等违法助力,严重扰乱了支付市场的健康发展。

 

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1月-4月,在支付结算违法违规行为举报机制受理的投诉举报事件中,涉及条码支付的占比达42%,同比上升27%。

 

2020年9月,中国支付清算协会下发《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试行)》加强对收单外包服务市场管理,将聚合支付在内的外包机构正式纳入监管。包括收钱吧在内的60家机构成为首批通过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的企业。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副秘书长亢林曾表示,收单外包服务机构备案管理工作是协会加强支付行业自律管理的重要举措,同时也是协会加强收单外包服务业务自律管理的起点。有利于规范收单市场秩序、打击治理涉赌、涉诈等违法违规行为。

 

监管趋严之下,近两年来,已有50%的聚合支付公司退出市场。值得一提的是,华峰超纤旗下子公司威富通即曲线进入资本市场,但表现并不好。据华峰超纤2019年年报,威富通实现营收2.4亿元,同比降低25.69%;净利润5974.7万元,同比降低59.8%。

 

单纯以支付费率的通道性业务为商业模式,显然缺乏想象力。一位第三方支付机构高管曾直言:未来很难有单纯的聚合支付公司,这个赛道太轻,没有独特能力和稳固的客户群,基本还没做上规模就会挂掉,因此如何找到合适的盈利模式也是一项考验。

 

一些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公司也开始做自营聚合支付业务,与聚合支付机构“正面竞争”。面对愈加激烈的竞争,收钱吧的业绩增长能否持续?以及合规性待考之下能否成功登陆资本市场,《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