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下一阶段将进入机构投资者主导的远期空间基本面研究时代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新滢
刚过去的2020年权益市场呈现出非常好的投资回报,在此背景下公募基金表现亮眼,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基金大年”。市场热点层出不穷,但科技始终站在风口之上,有多只真正意义上的“科创板”基金现身,并获得不俗的业绩。
截至2020年末,去年带“科创主题”的新基金发行超过30只(A/C份额合并),合计发行规模超225亿元。实力基金公司——博时基金旗下的科创主题基金表现尤为优异。
据wind数据显示,截至1月22日,博时科创主题3年封闭混合基金自2019年6月27日成立以来累计回报达117.56%,近一年的收益率68.53%;博时科技创新混合A自2020年4月成立累计回报超90%;博时科创板三年定期开放混合自2020年7月29日成立以来至今累计回报为23.16%,在同期发行的6只科创板基金中排名第2,也是同批科创板基金中首只分红的产品。
三只科创基金的基金经理均来自博时基金科创团队,第一只产品是曾鹏、肖瑞瑾、黄继晨三人共同管理,第二只是曾鹏、肖瑞瑾、赵易共同管理,第三只是肖瑞瑾独自掌管。其中曾鹏为博时科创团队的负责人,而“博时中生代”肖瑞瑾也是其中重要的投研力量。
站在新年起点回看,科创类企业估值翻了又翻,大有“高不可攀”之势。2021年,科技类企业能否延续火爆趋势?估值“不便宜”的情况下,科技类基金如何寻找新的增长点呢?就这些问题,我们对博时权益投资主题组投资总监助理兼TMT小组负责人肖瑞瑾进行了探讨,和他一起探讨2021年科技股投资的变与不变。
投资理念变迁五段论
投资,离不开团队的集体智慧,对基金经理个人能力的要求也很高。据了解,博时基金建立了以“互联互通、互促互信”为特征的扁平化、学习型投研组织架构,并围绕产业方向和专业所长,把投研人员细分为多个产业投研小组。2019年,博时基金设立了专门的科创投研团队,包括曾鹏、肖瑞瑾、葛晨、郭晓林、赵易、齐宁、黄继晨,这支精锐部队集结了博时权益投资老将及一批投研“中生代”力量。
以肖瑞瑾为例,是博时投研中生代的代表人物之一。其本科、硕士均毕业于复旦大学微电子学系,具备电子和计算机技术背景,能够从技术原理角度理解上市公司业务,识别行业发展趋势,擅长在新能源、TMT领域内发掘细分行业机会,擅长全球科技投资视角曾成功挖掘出光伏、消费电子等行业中的投资机会,拥有超8年证券从业经验。
截至1月26日,肖瑞瑾在管8只产品,规模超过150亿元,偏好成长风格,在结构性牛市管理能力表现突出。其累计任职四年多的时间里,任职期间最佳基金回报178.37%。在管时间第二长的博时特许价值混合A,两年半的时间里累计回报达159.8%。其独立管理的博时科创板三年定期开放混合基金,凭借优秀的投资能力斩获不错的回报,在同批成立的其他基金中表现出明显优势。
正是凭借独特的市场感知和判断,博时科创团队管理的的科创类基金才会脱颖而出。在肖瑞瑾看来,A股投资理念的变迁可以分为五个阶段。
一个是2003年之前的信息差阶段,这时移动通信尚未普及,投资收益主要来源为信息差;第二个是2003-2007年的认知差阶段;第三个是2007-2017年的预期差阶段;第四个是2017年至今的投资理念差阶段,境内外机构投资者逐步成为A股主要的资金供给来源,市场风格重新转向行业龙头,市场超额收益来源转变为投资理念以及远期空间研究。
第五个阶段叫做“远期空间差”,基于短期业绩和事件的预期差博弈空间越来越窄,公募基金的头部化也会导致存量博弈资金体量减少,短期业绩利好或者利空进行大量交易的情形将逐步减少,但长期基本面变化导致的估值修复又会迅速完成。
肖瑞瑾认为,A股下一阶段将进入机构投资者主导的远期空间基本面研究时代,这对于机构投资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因此从机构的视角筛选,企业成长的空间、壁垒和商业模式的确定性显得尤为重要,阶段性的需求爆发和供给错配难以带来持续的投资回报。
坚持科技大赛道不变
科技板块中,个股波动大、估值高、外部市场变化等不稳定因素带来的投资风险不容忽视,市场更是将科技股投资视为“带刺的玫瑰”。
但历经过牛熊全周期的肖瑞瑾认为,2021年,科技产业将是持续投资窗口期。
原因有两个:一是传统产业的数字化升级。近年来,数字经济正在加速对传统产业进行改造和融合,加快了国内传统产业升级转化。此外,数字经济的推广普及,将使得大数据成为各级政府决策的重要依据,提升政策的有效性和针对性,加强宏观经济的稳定性。
因此,肖瑞瑾认为,数字经济将大概率成为未来重要政策导向,数字经济对传统消费行业的融合和改造或会诞生显著的投资机会。毕竟新技术的出现对短期的影响并不一定显著,但拉长看,技术的变迁深刻的改变着人们的生活、企业的经营,并最终反映到了一部分优秀企业的超额利润上,而这些企业就是做投资需要前瞻性布局的方向。
第二个是资本市场的变革与完善。A股正在进行大的变革,注册制以及CDR(中国证券存托凭证)等市场制度的完善,海外中概股和互联网龙头将依次回归,为投资者提供了新的投资机遇。
特别是CDR制度的推出将加速这一趋势。后续海外中概互联网和科技公司将可能通过CDR的方式回归A股,有效增加市场的优质公司供给,为境内投资者提供更为优质的核心资产,同时也将是对边缘资产的资金分流,进一步加速“中小差”权益资产的边缘化。
肖瑞瑾表示要从数字经济中寻找中国新的核心资本。具体来看以下四个方向值得关注:
一是互联网生态平台:基于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发展下,线上经济是消费创新的主要组成形式,关注目前的互联网平台型公司及这些平台下属的子公司和关联公司。
虽然互联网平台企业短期面临“反垄断”政策的监管挑战,但其长期发展的趋势并未改变。肖瑞瑾认为,互联网企业自身所体现的优异组织效率将助推其继续通过科技创新引领国内消费升级的趋势,成为未来国内数字经济发展的中坚力量。
二是线上消费新品牌:依托于线上互联网平台的流量红利,实现快速成长的新兴消费品品牌企业。
三是转型的传统消费品牌:传统消费企业也在向线上转型,品牌形象定位从陈旧的设计转向更年轻化的设计和品牌调性,并且实现数据驱动的业务流程再造。
四是医疗消费创新:如养老、医美、医疗器械等。
概括来说市场将继续呈现高度的结构化,代表中国核心权益资产的科技创新、医疗保健、新兴消费以及互联网龙头企业有可能会继续成为国内社会资本的配置重点。
一季度继续看好权益市场
过去的2020年,新冠疫情对全球经济格局影响深远,一方面欧美尚未走出疫情,经济增长承压并持续进行货币投放,流动性持续推升全球风险资产价格上行;另一方面,中国率先走出疫情并快速复工复产,海外制造业订单大量回流国内,国内制造业投资显著提升。与全球相比,中国权益资产具备较强的吸引力,以外资和公募基金为代表的机构投资者继续增配A股,景气度较高的新能源车、光伏发电、国防军工、消费等行业呈现较好的结构性投资机会。
展望2021年一季度,肖瑞瑾在博时科创板三年定期开放混合基金四季度报告里表示,国内有望将延续较强的经济复苏趋势,预计货币政策适度宽松,通胀维持较低水平,权益市场仍具备较强的吸引力,外资持续增配A股的趋势将在2021年一季度延续。在应对潜在的输入性风险基础上,仍保持结构性积极看法,继续采取阶段性进攻的投资策略,倾向维持偏高仓位,但在个股选择中强化对估值的约束,避免部分高估值个股受阶段性风险偏好变动影响大幅回撤。
值得一提的是,将进一步加大对科创板上市公司的深度研究和价值挖掘。肖瑞瑾表示,首先2020年累计新增145家新上市公司,科创板上市公司数量提升到215家,总市值提升至3.5万亿元,科创板主动权益投资的深度和广度更为显著,更有利于实现研究驱动的超额投资收益。其次,从偏股型基金重仓股口径看,2020年三季报数据显示机构投资者的科创板配置比例仅为2.3%,仍处于较低水平,长期看机构投资者仍将继续增配科创板。因此,科创板主动权益投资将是2021年具备显著吸引力的投资方向。
综上,肖瑞瑾2021年一季度将遵循产业趋势,合理调整行业配置结构,坚持科创投资导向并深挖龙头企业的成长阿尔法,争取实现可持续的投资回报。组合将选择更具风险收益比的科技行业细分赛道,并前瞻性布局港股互联网和医疗创新行业,重点投资于竞争优势稳固、成长性优良、资产负债结构和现金流稳健、有潜力开启第二增长曲线的科创板龙头企业。

【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