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信教育的净利润率在同行业可比公司中最低。

 

撰文/刘雨辰
出品/每日财报
继果麦文化、读客文化成功过会和华夏万卷暂缓审核之后,A股又将迎来新人——荣信教育,其IPO申请日前获得通过。
根据《每日财报》的了解,荣信教育成立于2006年,主营业务为少儿图书策划与发行,以及少儿文化产品出口,公司目前拥有“乐乐趣”、“傲游猫”两个自主品牌。
根据开卷信息《2014-2020年上半年中国图书零售市场专项研究报告》,荣信教育2020年上半年在少儿类图书公司中排名第一,但少儿图书码洋的占有率仅为3.70%,由此也可以看出行业格局非常分散,竞争压力较大。
“分手”代价高
根据招股书披露的信息,2017年-2019年,荣信教育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26亿元、3.51亿元、4.02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22.93万元、4136.42万元、4517.27万元。2020年受到包括疫情在内的众多因素的冲击,荣信教育的业绩出现增长乏力的情况,前三季度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57亿元、2696.45万元,分别同比增长-4.75%和0.80%。
除此之外,荣信教育的净利润率在同行业可比公司中也是最低的,2019年,荣信教育的净利率为11.22%,而同期中信教育、新经典、果麦文化、读客文化的这一数值分别为13.31%、25.97%、15.41%、15.59%,均明显高于荣信教育的利润率水平。
从经营模式上来看,荣信教育策划的图书分为授权版权图书和自主版权图书,这两部分构成了公司主要的收入来源。2020年上半年,荣信教育自主版权带来的收入在荣信教育收入中占比40.65%,授权版权占比59.35%,授权版权的占比较大。具体来看,公司与版权方签署的授权版权图书的授权协议一般为3-5年,协议到期后,版权方可以选择续约或者将版权授予其他出版社或图书策划公司,但这其中存在很大的隐患。
成立于1973年尤斯伯恩出版社是英国知名的童书出版品牌,同时也是荣信教育多年的合作伙伴,此前尤斯伯恩与荣信教育就174本图书签署了一系列授权协议,授权后者在中国大陆地区独家出版和销售中文普通话(简体字)版本图书。2017年-2019年,尤斯伯恩相关图书给公司分别贡献了1.07亿元、1.07亿元、4323.7万元的收入。
2019年,荣信教育针对授权协议即将到期的图书与尤斯伯恩就续签事宜进行洽谈,但双方在部分合作条款上难以达成共识。公司就继续执行合同与尤斯伯恩多次沟通,但始终无法达成一致,双方经协商于2019年6月17日就合同提前终止签署了协议。2019年,荣信教育从买断式经销商处召回了存量尤斯伯恩相关版权图书,冲减当期收入157.41万元,相关版权授权终止导致发行人召回存量图书并进行销毁,2019年产生的营业外支出224.48万元。与此同时,荣信教育还向尤斯伯恩出版公司支付了人民币3800万元的应付版税。
综合计算下来,荣信教育和尤斯伯恩“分手”的代价还是很高的,失去了这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也让公司的业绩受到冲击。
事实上,加大自主版权业务的发展是化解这一风险的根本,荣信教育在报告期内也重点向这一方面倾斜。在2019年失去了尤斯伯恩之后,公司自主版权业务的收入占比便从29.81%快速上升至44.16%。
大客户话语权高,募资用途存疑
“客大欺店,店大欺客”,这句俗语形象的总结了产业发展过程中关于企业话语权的问题,而荣信教育就存在这一现象。
成立于2010年的福建葫芦文化是荣信教育的第一大客户,近年采购金额普遍占公司营业收入的20%以上。同时,该公司也是荣信教育的供应商之一,荣信教育主要向其采购少儿图书,年交易金额达数百万元。
但从招股书中可知,荣信教育向葫芦文化销售图书产品的折扣率低于公司整体折扣率,由此也导致公司对葫芦文化的业务的毛利率也低于公司整体的综合毛利率。
产生这一问题的主要原因大致有两个,第一,荣信教育存在向葫芦文化进行利益输送的行为,第二,葫芦文化话语权较大,对荣信教育形成压制,公司被迫让利。从公开的信息来看,荣信教育和葫芦文化并没有存在利益关联关系,因此,第二种可能性更大一些。
《每日财报》还注意到,葫芦文化拖欠了荣信教育大量的账款,截止到2020年上半年,葫芦文化为公司贡献了4178.20亿元的收入,同期应收账款余额高达5560.55万元,其中有1310.16万元的逾期账款。这也导致了荣信教育的应收账款比重远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截止2020年6月底,中信出版、新经典、果麦文化应收账款占流动资产的比例分别为4.92%、10.07%、13.82%,而荣信教育的这一数值高达33.26%。
应收账款增长的同时现金流在逐步恶化,报告期内荣信教育经营活动现金流净额分别为5570.09万元、3582.01万元、-1100.08万元和-4579.09万元,大幅下跌后转为净流出。
但客观的来说,尽管荣信教育的现金流在恶化,但目前的资金面并没有那么紧张。报告期各期末,公司账上资金分别为1.28亿元、1.78亿元、1.75亿元、1.08亿元,截至2020年6月底,公司的短期借款只有1700万元,而且报告期内的资产负债率已由39.42%降至27.7%。而根据招股书,荣信教育计划募集资金3.1亿元,其中将拿出2.5亿元(占募投资金的80.65%)用于补充流动资金。既然如此,那么大量的资金用来补充流动资金是否合理?为此,我们将继续关注荣信教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