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多名持证老师带4亿多个学生?

 

撰文/吕明侠

出品/每日财报

 

近日,据外媒报道,猿辅导正寻求新一轮融资,计划筹资至少10亿美元,公司最新估值也将超过200亿美元。对此,猿辅导官方回应称,该消息并不符实,目前猿辅导没有正式的融资计划。

 

值得注意的是,在追求规模的同时,猿辅导师资方面的缺乏,可能影响到公司的发展速度。近期关于猿辅导名师出走带走大量学生的消息被传的沸沸扬扬。在行业格局尚未确定前,猿辅导“烧钱扩张”的商业模式还能延续多久呢?

资深老师无证上岗,300多名老师带4亿学生?

近期,关于猿辅导名师出走带走大量学生的消息沸沸扬扬。据公开媒体报道,2020年至今,猿辅导教师流失明显过多。

 

截至今年2月23日,在售课程的68名高中主讲老师中,竟然有16人是在2020年刚刚加入的猿辅导,这一数字大大超过了学而思网校、作业帮直播课等机构。

 

《每日财报》还发现,除主讲老师出走外,猿辅导还广泛存在教师无证上岗、员工离职率高等问题。

一位疑似猿辅导前员工也在微博上爆料称,西安的某个年级,离职率逼近50%,但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没有看到过一个高层管理人员询问过50%的离职率背后的原因。

 

此外,2019年7月,教育部等六部门印发《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明确规定所有教师需持教师资格证上岗。但因疫情影响,人社部等七部门在2020年出台了“先上岗,再考试”的政策,但此政策是针对高校毕业生的,并且有可能从事的工作内容的明确规定。

 

猿辅导的无证授课老师中,只有极少数人符合“先上岗、再考试”的条件,甚至出现老师已有9年教龄的教学经验并在猿辅导已任职多年,但一直没有教师资格证。

这类长期“无证授课”的教师明显涉嫌违反教育部等部门发布的《关于规范校外线上培训的实施意见》中的相关规定。

 

师资方面,据猿辅导对外的宣传广告是全国累计用户突破4亿。但据公开信息显示,截至目前,猿辅导拥有教师资格证的老师共有359名,按照其课程宣传的“一对一辅导”,4亿用户的工作量显然难以由这300多名教师完成。

 

据社交平台上的网友爆料,实际上猿辅导绝大多数课程都由带有销售性质的辅导老师指导完成的。

《每日财报》注意到,黑猫投诉上与“猿辅导”相关的投诉近131条。反映的问题主要集中在用户申请退课但平台不予退款、未经学生同意多次更换授课老师,软件技术问题以及敏感的师资问题等。

融资速度飞起,盈利能力存疑

2020年的疫情为在线教育行业按下“快进键”。数据显示,用户规模从2016年1.04亿增长到2020年4.23亿,市场规模从2016年2218亿扩大到2020年预计5000亿元。

 

从融资方面看,2020年以来,资本对在线教育也给予了相当的关注度。据统计,2020年,中国基础教育在线行业融资额超过500亿元,这一数字超过了行业此前十年融资总和。

 

由于资本的逐利性,其头部策略导致行业马太效应明显,中小教育企业融资遇冷,少数头部教育机构更受到资本的青睐,融资进展极为迅速。

 

据公开资料显示,猿辅导创立于2012年,除猿编程外,猿辅导在线教育旗下还拥有猿辅导、斑马AI课,小猿搜题、猿题库、小猿口算等多款在线学习产品。

 

截至目前,猿辅导目前已历经多轮融资,其在2020年3月、8月、10月、12月便获得四笔融资,共计35亿美元。

 

作为在线教育行业估值最高的独角兽,据天眼查数据,猿辅导成立至今共获得10轮融资,融资总额40.5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62.37亿元;最新估值达到155亿美元,是目前教育行业估值最高的独角兽。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6年至2019年,猿辅导的营收分别为1.2亿元、2.4亿元、18亿元和36亿元,据36氪消息,猿辅导去年营收超过100亿元。

 

但猿辅导的百亿营收,是凭烧钱扩张拿到的,其商业模式是否可持续,不得不让人打一个问号。据此前晚点LatePost报道,一位猿辅导内部人士称,公司去年预测2020年亏损为20亿元,实际数据将更高。

 

资本的青睐虽然能在白热化的竞争中,为企业提供更多“粮草弹药”,但企业能否持续获得价值的成长,更在于其能否真正实现业绩的增长。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也曾质疑,截至目前,在线教育不是一个可以跑通的商业模式,“每收一分钱,就要先花掉两块钱。”

 

要知道,同样从题库起家的题谷,比猿辅导在这个领域还要先行一步,主打7-9年级中学生题库+视频答题,但在摸索了4年半后仍没有找到可行的变现方法,最终因为烧光融资而倒闭。

视频广告闹出“笑话”,烧钱获客转化率仅1%?

作为K12教育领域内融资金额较多的玩家,2021伊始,学而思网校、猿辅导、作业帮等纷纷牵手各大电视台,抓住新年首次品牌营销机会,还纷纷与央视签署合作。

 

为了获客,猿辅导不惜砸下重金,地铁广告、电梯广告、综艺冠名、短视频推广,各种手段轮番上阵。

 

从央视春晚、《最强大脑》,第五季《中国诗词大会》,再到最近成为北京冬奥会、冬残奥会的官方赞助商。据公开媒体报道,2019年全年,猿辅导在营销上的投入为14.9亿元,而在2020年,这笔钱还“烧”不够三个月。

 

在字节系投放名单中,月消耗量在5亿以上的客户只有猿辅导一家。还有报道称,2020年6月,猿辅导仅在字节跳动渠道单日投放广告的开支就曾达3666万元,猿辅导在腾讯系的广告投放与头条系的量级“大致相同”。

 

这还不包括线下的投入,有报道称猿辅导每个季度花在分众传媒上的钱就有3-4亿元。猿辅导的融资更像是为了要钱打广告,扩大公司知名度,吸引更多用户的引流作用。

营销费用不断攀升,获客成本居高不下,无休无止地烧钱并没有解决获客的难题。相关数据显示,疫情期间各大培训机构免费课正价班转化率仅为1%左右。

 

甚至还闹出了“笑话”,近期,在猿辅导一则信息流视频广告中,一位自称“做了一辈子小学数学老师”的中年女性,在高途课堂的广告中,又成了一名“教了40年英语”的老师,在作业帮、清北网校广告视频中依然是这位“老师”。

如果将广告中的“老师”当成演员,一人身饰多角本无可厚非,但由于教育机构中教师的资质和能力是树立品牌信任度的核心,如此“串场”,会让品牌公信力大打折扣。

 

当前在线教育的营销大战,更像是资本推动的恶性竞争。导致培训机构把过多的精力和经费用在营销上,而忽视教育质量提升,不但影响机构自身的健康发展,还增加了在线教育行业的经营风险和诸多乱象。

 

而猿辅导的真正破局之路,或许应是回归在线教育的初心,加大师资投入,通过打造自身口碑把获客成本降下来,早日扭亏为盈,活出更健康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