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跑”8年,一朝“分手“

 

撰文/吕明侠

出品/每日财报

 

3月1日,蒙牛突然发布公告,称二股东达能将改变其持股方式,并考虑进一步减持蒙牛股份,这也是双方合作8年后首次谈到“分手”。

 

“长跑”8年,一朝“分手“。尽管双方均未透露此次减持的具体原因,但外界已对此产生了颇多猜想。八年“联姻”为何要散?

 

与蒙牛一别两宽,各走各路,达能又能生几分欢喜?

 

八年“联姻”终要散

最近,一则蒙牛将和达能分手的消息刷爆了各大社交平台。

 

2月28日,达能发布公告称,作为达能对其投资的各个品牌和资产进行全面复查的一部分,达能宣布已与中粮乳业投资有限公司(CDI)达成协议,将目前达能间接持有的中国蒙牛乳业有限公司(02319.HK,以下简称:蒙牛)的股权转换成直接持有相应的蒙牛股票,并下一步考虑减持。

3月1日,蒙牛突然发布公告,称二股东达能将改变其持股方式,并考虑进一步减持蒙牛股份。

《每日财报》注意到,尽管双方始于2013年的婚姻已走过8年,但实际上早在2006年,双方就有了牵手。

 

早在2006年,双方就曾高调宣布成立合资公司,共同致力于酸奶产品的生产、研发。然而,仅过了一年,双方的合作就告吹,原因为“进一步投资所需的先决条件在协议规定的时间内并未达成”。

 

2013年时达能谋求与蒙牛的“联姻”,经过两轮谈判,在2014年中粮集团、达能及ArlaFoods分别拥有了蒙牛16.3%、9.9%及5.3%的股份,并将其合计31.5%的股权由合资公司中粮乳业投资持有。至此,中粮、达能、ArlaFoods成为蒙牛的前三大股东。

 

作为蒙牛的重要投资者,达能在技术和经验方面提携蒙牛,特别在低温领域助力良多,八年时间内看着其成长壮大,也收获了可观收益。

 

到2014年6月,达能旗下第一酸奶品牌“碧悠”的部分SKU单品,已在蒙牛马鞍山低温工厂开工生产。此外,达能还帮助蒙牛低温团队逐渐将其所有低温工厂提升到了国际水准。

 

借助达能在低温酸奶先进的技术优势,蒙牛乳业的低温酸奶板块快速发展,截至2019年,蒙牛乳业的低温酸奶销售额连续十五年据行业首位。

 

据悉,与达能牵手后,蒙牛的业务发展迅速。数据显示,蒙牛营收从2013年的433.6亿元发展到2019年的790.3亿元,净利润也从2013年的16.3亿元发展到2019年的41.1亿元。

 

达能突然宣布减持的消息让外界充满猜测,其中,有声音称是因其自身的业绩回报和股价不敌预期。

业务撞车收益下降  伙伴或变对手

尽管事发突然,达能此举依然有迹可循。达能选择和蒙牛“分手”,两家企业之间的协同效应减弱或是原因之一。比如,婴幼儿配方奶粉业务也是蒙牛近年来发展的重点,达能和蒙牛在这一部分的业务上已经形成了竞争关系。

 

近几年,蒙牛将“高端婴幼儿配方奶粉板块取得突破式增长”作为其增长战略之一。2019年,蒙牛收购澳洲奶粉品牌贝拉米。2020年上半年,雅士利启动了旗下多个品牌重塑项目,以及重推高端成人功能型营养奶粉,为业务的进一步提升打下坚实基础。

 

一直以来,达能中国的主要业务包括饮用水及饮料业务和专业特殊营养品业务,但近年来,达能在不断加码专业特殊营养品业务,特别是婴幼儿奶粉及营养品业务。

 

2020年5月,达能从加拿大乳业巨头萨普托手中买入迈高乳业的青岛奶粉工厂,并在上海设立的新的开放研发中心。据达能2020年财报,期内达能中国的婴幼儿配方奶粉规模接近20亿美元。

 

除了可能存在的业务竞争因素,投资收益率下降或是达能下定决心离开的另一原因。公告显示,目前达能在蒙牛的间接持股市值约为8.5亿欧元,并通过联营公司在2019年贡献了5700万欧元的经常性净收入。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在今年2月的业绩说明会上,达能方面曾提到由于蒙牛和雅士利业绩下滑,致使达能的净利润从9800万欧元下降到8500万欧元。

 

中国食品分析师朱丹蓬对《每日财报》表示,“达能这次拟减持蒙牛很明显是想盘活资金和资源来参与角逐并购。减持后的达能可以获得更好的资金及资源去布局对其他品牌的并购。比如,现在一些国际品牌有可能会退出中国,这对达能来说是一个不错的发展机会。达能也可借此机会布局一些高毛利、高科技、高成长性的行业,提高企业的盈利能力。”

与蒙牛一别两宽 达能能生几分欢喜?

 “老搭档”想离开,蒙牛也是留不住的,又或许蒙牛压根就没想留,要知道,在许多业内人士看来,此时告别达能,对于蒙牛来说,或许并不是一件坏事。

 

其实,在蒙牛之外,达能在中国市场还先后控股或参股了大量消费品公司,如娃哈哈、益力、乐百氏、正广和、汇源果汁、光明乳业等,达能在开拓中国市场时,投资的脚步从未停歇,而最后的结果,大多数就是抛售。

 

合作多家公司,最后都退出颇有“渣男”韵味。意图减持蒙牛,也更多地是由于达能对自身业绩下跌的焦虑。

 

从业绩表现来看,达能似乎很需要提振业绩。数据显示,2020年三季度达能销售收入58.21亿欧元,同比下降2.5%。其中,饮用水和饮料业务销售收入同比下降,销量下降了8.1%,销售额下降了5.4%。

 

2月19日,达能发布2020年财报显示,2020年达能销售收入下降1.5%至236亿欧元,每股收益同比增长1%至2.99欧元。

 

其中,达能饮用水和饮料业务下降幅度最大。2020年达能饮用水和饮料业务销售收入同比减少16.8%,经常性经营利润率降至7.0%。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达能业绩颓势也波及到其股价表现。相关数据显示,2020年达能股价下跌了27%,相较于往年处于较低位置。

 

或许与蒙牛一别两宽,达能也难生几分欢喜。一方面,中国奶粉市场已呈现群雄争霸的格局,伊利、蒙牛、飞鹤等中国企业或是通过并购、参股,或是扩产的方式入局奶粉赛道,逐步对外资奶企造成了竞争压力。

 

另一方面,在人口红利放缓的背景下,叠加上外资奶粉的优势逐步消解,在母婴这个高毛利、高附加值的领域,外资奶粉需要思考的是如何继续在战略角度构建竞争优势。

 

而和蒙牛分手后,达能会如何走向,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