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赌失败的海普润还会重整旗鼓继续IPO吗?

 

撰文/刘雨辰

出品/每日财报

 

证监会第十八届发行审核委员会定于2021年3月4日召开2021年第26次发行审核委员会工作会议,按照计划,盐城海普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普润”)将上会接受审核。但在3月3日,证监会官网的公告却显示,取消审核海普润的首发事项,原因是海普润已向中国证监会申请撤回申报材料。临门一脚,海普润突然腿软,或许和近期IPO审核趋严直接相关。

 

公开资料显示,海普润成立于2016年5月17日,公司主要从事水处理分离膜的研发生产,分离膜主要供膜应用企业用于膜法水处理项目,利用分离膜的选择性分离功能对水进行过滤,实现水与其它物质的有效分离。股权结构显示,海普润的实控人为刘必前,其目前直接持有海普润39.31%的股份。

 

盈利规模小,放松账期换业绩增长

招股书显示,2017年-2019年以及2020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海普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463.65万元、1.31亿元、1.73亿元、5690.12万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243.78万元、4660.59万元、7259.58万元、2220.43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海普润2019年受归属于非经常性损益的政府补助影响较大,如果扣除这部分收益,那么海普润当年的归母净利润将由7259.58万元下降至6050.61万元。

 

事实上,这一利润水平对于申请主板上市的企业来说是非常低的,单凭这一点,海普润就很难过关。不过值得注意的是,海普润的毛利率水平却远远高于行业平均值,根据招股书,公司在2017-2020H1的毛利率分别为62.99%、64.19%、61.07%、54.90%,而同期可比公司平均值分别为27.90%、30.89%、15.78%、30.35%,海普润的毛利率基本可以达到行业平均水平的两倍以上。对于这一问题,海普润的解释是,公司仅从事膜丝、膜组件的生产及销售业务,不从事膜应用业务,而膜应用业务所包含的水处理解决方案业务涉及土建以及设备采购集成,该部分毛利率相对较低。

 

过于依赖单一大客户是海普润非常显著的风险点。金达莱是一家水处理综合服务商,为客户提供水污染治理技术装备、水环境整体解决方案及水污染治理项目运营服务。从2017年至今,金达莱就稳定地成为了海普润的第一大客户。报告期内,海普润对金达莱的销售收入占总营业收入的比分别为53.71%、71.26%、58.64%和54.63%。也就是说,海普润每年至少有一半的营收依仗金达莱,正所谓“客大欺店”,过度的依赖金达莱也产生了负面效应。

 

2019年,金达莱承接水环境整体解决方案项目体量逐步放大,和公司协商适当调整信用期,经双方协商一致,海普润适当放宽了对金达莱的信用期。2019年5月起,公司将金达莱的主要信用期由货物验收合格后90日内支付总货款95%,调整为货物验收合格3个月支付30%、6个月支付30%、9个月支付35%。

 

由此直接导致应收账款规模的快速攀升,2017-2020H1,海普润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2308.96万元、2044.94万元、8001.47万元和7937.91万元,对金达莱的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1673.52万元、1615.95万元、6371.11万元和6806.81万元。当时海普润放松账期是期待金达莱能够大幅提升公司的业绩水平,但从事后的情况来看,效果并不显著,而且还占用了大量的公司资金,这本身也是一种成本。

对赌失败,转股价不一

透过海普润的股权转让历史可知,其不仅存在转股价不一的情况,而且热爱对赌。

 

2016年,就在公司刚成立的时候,股东深圳福银便与刘必前还签署了一份对赌协议,根据协议,如果海普润2017年前单年净利润达到5000万元,或2018年前单年净利润达到1亿元,则深圳福银有权要求刘必前将海普润10%的股份无偿赠与。如果海普润2017年前单年净利润没有达到3000万元,或2018年前单年净利润没有达到5000万元,则刘必前有权要求深圳福银将海普润10%的股份无偿赠与。对赌协议的内容看起来就很奇怪,很显然,海普润没有达到要求,但最终却没有发生送股的行为,具体原因我们不得而知。

 

2017年5月3日,中和君益、海普润有限、刘必前及深圳福银签署《股权增资协议》,约定中和君益以货币资金出资300.00万元认购海普润有限注册资本83.88万元,其余计入海普润有限资本公积,在此次的股权增资中,每1元股本约以3.57元的价格进行的交易。仅仅过了四个月,杭州风润、刘必前、深圳福银、中和君益及海普润有限签署《盐城海普润膜科技有限公司增资合同》,约定杭州风润以货币资金5250.00万元认购海普润有限新增注册资本897.16万元,其余计入海普润有限资本公积,在此次的股权增资中,每1元股本约以5.85元的价格进行的交易。

 

从之前的转股价中可以看出,公司的估值是不断提升的,但到了2018年12月27日,刘必前与普润咨询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及《股权转让协议之补充协议》,约定刘必前将其持有的海普润有限199.37万元出资以775.00万元的对价转让予普润咨询,而此次的股权转让中的交易价格约为每1元股本作价3.88元,明显低于前期的价格。《每日财报》注意到,在此期间,海普润的盈利能力是不断提升,按常理不会有估值滑坡的问题,那么这又该如何解释呢?

 

在此之前的2018 年 2 月 13 日,海普润有限、刘必前、深圳福银、杭州风润、刘军与NHPEA 签署《合资合同(2018 年)》,NHPEA持有海普润21.94%的股份,双方依然签订了对赌协议,NHPEA享有优先购买权、共同出售权、优先认购权、反摊薄保护、拖售权等等,同时也要求海普润原有股东作出了业绩承诺。

 

尽管海普润没能达到对赌业绩要求,但这些协议目前已经暂时性终止,之后是否恢复还很难说,考虑到公司IPO夭折,恢复对赌的可能性较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