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匹狼的业绩本就不理想,此次计提减值准备对公司业绩而言,无疑雪上加霜。

 

撰文/吕明侠

出品/每日财报

 

诞生于1990年的七匹狼,曾是男装行业的绝对霸主之一。上世纪80年代,七匹狼的创始人周少雄与兄弟三人创办了一个服装厂,也就是现在七匹狼的前身。

 

此外,七匹狼还“收割”了张涵予、胡军、张震、孙红雷等诸多男神代言人,使得“男人,不止一面”的硬汉形象深入人心。从千禧年到2012年,七匹狼也确实稳坐国产商务男装第一的交椅。

 

可惜沧海桑田,曾经的王者男装七匹狼,已逐渐被男人们所抛弃。互联网的降维打击、快时尚品牌的巨大冲击,传统品牌遭遇重大挫折,七匹狼也陷入了业绩下滑的泥潭之中,难以抽身。

拟计提资产减值3.4亿元,总经理期内辞职

3月9日晚间,七匹狼披露公告称,公司拟计提2020年度各项资产减值准备3.4亿元。其中,应收款项905.71万元,占2019年度经审计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的2.61%;存货33209.85万元,占2019年度经审计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的95.62%。

 

考虑所得税及少数股东损益影响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将减少2020年度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2.57亿元。七匹狼的业绩表现本就不理想,此次计提减值准备对公司业绩无疑是雪上加霜。

近年来,公司业绩成长性较低,2017年至2019年三年间,七匹狼年度营收分别为30.8亿元、35.2亿元、36.2亿元;归属净利润分别为3.17亿元、3.46亿元、3.4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3.06%,略显疲态。

 

进入2020年后,受疫情等原因影响,公司业绩有进一步下滑的趋势,三季报显示,公司2020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1.75亿元,同比下降12.25%,实现归母净利润5978.5万元,同比下降69.81%。

 

在第四季度再度大额增加计提减值后,公司是否会出现上市以后首次亏损有待揭晓。

《每日财报》注意到,3月9日晚间,七匹狼还披露了一则关于变更总经理的公告,因个人原因,李淑君辞去公司总经理职务,同时不再担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时聘任公司董事长周少雄为公司总经理,任期自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公司第七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之日止。

 

李淑君的卸任颇为意外,因从事服装业的丰富经验,尤其是在天猫出任过高层,七匹狼聘请她负责日常事务,或许有利于公司转型线上。其于2019年被聘为七匹狼实业总经理,任期为三年,如今任期才刚过去一年半。

服装主业遇瓶颈,日渐依赖投资收益

当年齐秦的那首歌《来自北方的狼》火遍大江南北,此后周少雄将创立服装品牌取名为“七匹狼”,品牌创立后,齐秦也成了七匹狼的第一位代言人。

 

作为中国男装开创性品牌,1991年,七匹狼推出“变色夹克”,会随着光线和观察角度发生变化。凭借这款创新产品,七匹狼在全国一炮而红,连续17年中国茄克市场占有率领先,并被授予“茄克之王”称号。

 

2004年,七匹狼在深圳中小板上市。资料显示,七匹狼主要从事“七匹狼”品牌男装及针纺类产品的设计、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包括衬衫、西服、裤装、茄克衫、针织衫及男士内衣、内裤、袜子及其它针纺产品等。

 

七匹狼自上市后连续8年,始终保持业绩增长,并在2012年,七匹狼业绩冲上了双高:全年营业总收入34.73亿元,净利润5.63亿元。

 

但天有不测风云,2013年,中国服装行业突然转向寒冬,服装行业迎来了大洗牌。中国许多服装品牌陷入去库存危机,七匹狼也受到了影响,主业遇到瓶颈,业绩开始逐渐下滑。

 

2013年七匹狼出现了首次业绩全面下滑,归母净利润下降32.44%。此后,七匹狼连续4年归母净利润出现同比负增长。

 

2013年前后,很多服装集团都选择了“实业+投资”的业务架构,七匹狼则是2010年前后开始涉足投资,在2015年后加码投资业务,此后七匹狼的利润端日渐依赖投资收益。

 

七匹狼2017年投资收益为1.04亿元,占利润总额的26.31%;2018年投资收益为1.54亿元,占利润总额的44.50%。2019年公司投资收益达1.11亿元,占利润总额的25.72%。2020年1-9月,七匹狼通过理财产品取得的投资收益共5190.56万元,占净利润的86.82%。

 

在投资上打拼的几年,公开的退出项目只有两个,尽管投资收益看起来不错,但七匹狼毕竟不是投资公司,作为一家服装企业,更多的应该在服装上的发力,而且投资收益出现风吹草动,对于公司的业绩也会产生影响。

老牌男装的陨落,研发投入率未过2%

沧海桑田,曾经的王者男装七匹狼,已逐渐被男人们所抛弃。互联网购物的兴起,让消费者的消费习惯逐渐改变,使得线上品牌业务飞速发展,未及时转型的传统服装品牌遭受了巨大打击。

 

与此同时,国外大牌服装如优衣库、ZARA、HM等国际快时尚品牌涌入中国市场,优衣库、ZARA等以用户需求为导向,打造“柔性供应链”,迅速推出迎合用户需求的产品。

 

一方面来源于电商产业的冲击,另一方面来自企业外来入侵者的挑战,在新玩法下,七匹狼这样的“老”玩家需要注入新鲜血液才行。

 

七匹狼也想要加入时尚队伍,丰富自己的时尚品牌。七匹狼在2017年收购老佛爷旗下同名法国轻奢品牌KarlLagerfeld大中华公司,但这家公司并没有为七匹狼打造时尚之路,在中国的业务开展并不是很理想。

 

七匹狼在努力把自己的产品打造成年轻化、时尚化,想要从新获得年轻人认可。可从七匹狼的研发投入来看,自2013年的1.09亿下降到2019年的5520万,研发投入率也从3.92%下降到1.52%。

 

2020年9月底,七匹狼的研发投入为4285万,占营业收入的1.97%,依旧未超过2%。不重视创新研发,拿什么产品和人拼呢?

 

随着电商运作高手李淑君的离职,七匹狼要想重回当年的巅峰时刻,更显不易,市场竞争环境及主流消费人群的变化等,这些都是七匹狼需要考虑和面对的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