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年亏损,资不抵债,如未能成功上市,金迪克或将面临生存问题。

 

撰文/刘阳

出品/每日财报

 

纵观人类发展历史,疫苗的发现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曾夺走数亿人生命的天花病毒,在牛痘疫苗出现后便被彻底消灭,之后的两百多年中针对狂犬病、结核、小儿麻痹症等几十种传染性疾病的疫苗也被相继发现。

 

受新冠疫情影响,自去年以来,疫苗研发企业的关注度陡然上升,这也给相关企业带来了冲击资本市场的良机。江苏金迪克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迪克”)就像借机在科创板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金迪克成立于2008年12月,主营业务为预防流行性感冒、狂犬病、水痘、带状疱疹和肺炎疾病等人用疫苗的研发生产。值得注意的是,金迪克连年亏损,目前仅一款产品上市,另外,公司的研发费用率远超同行均值,资不抵债,如未能成功上市,或将面临生存问题。

长期亏损不止,疫苗产品遭退货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人用疫苗生产国,在经历了2018年“长生生物事件”后,疫苗批签发量从2018年3季度开始迅速下降,并一直持续到2019年上半年,整个2018年批签发量同比下降9.71%,从2019年Q3开始出现恢复性增长。

 

据最新的数据显示,2020年疫苗行业批签发共6.3亿支,相比近6年平均批签发5.7亿支显著提升,按批签发量中标价计算,2020年国内疫苗批签发货值规模达667.9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是金迪克目前唯一上市的产品。且与行业快速增长不同的是,金迪克在报告期内持续亏损。

 

据招股书显示,2017年-2020年上半年(下称“报告期”),金迪克分别实现营收0万元、0万元、6715.13万元、8740.8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3266.16万元、-2801.31万元、-1903.77万元、-680.89万元。

 

可以看出,报告期内,金迪克持续亏损,累亏超过8600万元,截至2020年6月,金迪克的未分配利润为-2152.24万元。

 

据公开资料显示,报告期内,金迪克共有7.33万支疫苗产品遭到退货。同时,2020年上半年,金迪克四价流感病毒裂解疫苗的销售单价为120.5元/剂,若以这一销售单价计算,其7.33万支被退货的疫苗产品的销售价值为883.27万元,占其2020年1-6月营收的10%。

 

对此,金迪克表示,经内部评估、审核等程序,公司对1.64万支符合再销售标准的疫苗产品经履行必要检验程序后进行了重新销售;对已近效期并且在流感销季结束前未销售的其余退回疫苗产品,公司按照退货处理程序和不合格品处理程序,在流感销售季结束时进行了销毁处理。

研发费用率远超同行均值,债务压顶面临生存问题

值得注意的是,巨大的研发投入是拖累公司的业绩的重要原因,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金迪克的研发费用(包含费用化研发投入和资本化研发投入)分别为2909.19万元、2896.15万元、3044.62万元、1386.96万元。

 

粗略计算,2020年上半年,金迪克的研发费用率分别为45.34%、15.87%,而同期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平均研发费用率分别为6.63%、7.82%。

 

虽然随着接种率提升和四价流感疫苗逐步替代三价流感疫苗,目前四价流感疫苗的接种需求旺盛,但截至目前,国内已取得四价流感疫苗药品注册批件的生产厂家已达5家。

 

2020年开始,国内四价流感疫苗获批速度明显加快,未来5年内四价流感疫苗上市企业数量将达到10家以上,之前公司未能实现盈利,那么随着后期竞争加剧或将意味着更加难以实现盈利。

 

长期的亏损也导致公司不得不依靠债务续命,而这直接引发了负债危机,截至2020年6月末,金迪克的资产负债率为81.99%,而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值为12.3%,差距甚大。

 

截至2020年6月末,金迪克的流动资产为15293.21万元,流动负债为34725.87万元。从短期偿债能力来看,金迪克的货币资金余额为1249.27万元,而短期借款却高达2.37亿元,根本无法偿付。如果公司不能上市,那么后期将面临艰难的生存问题。

 

创始人上市前夕退出,IPO合理性引质疑

据公开资料显示,金迪克最初由侯云德、付增武、赵静、王志武、周华和泰州华健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出资设立。2018年2月,侯云德将其持有金迪克的股份以2.1元/注册资本的价格转让,共计525万元的价格。

来源:企查查

2020年5月,金迪克召开股东会作出决议,同意多位股东按持股比例将合计3.6%股权转让给两家员工持股平台,每家员工持股平台受让1.8%。其中创始人之一赵静合计转让0.15%左右的股权,对应转让价款为147.6万元,就在同一个月,赵静又将其所持的剩余3.95%股权以合计0.62亿元价格转让。至此,金迪克的创始人全部退出了公司。

 

需要注意的是,6月15日,金迪克便召开创立大会进行股改,20多天后(7月6日)与中信证券签署辅导协议。而招股书申报稿显示,金迪克拟选用第五套上市标准,预计市值不低于40亿元。赵静在公司IPO之前退出完全不合常理,毕竟一旦公司上市成功,那么身价定会大涨。

 

事实上,金迪克IPO的合理性饱受质疑,公司此次上市的根本目的是为了筹钱还债,而并不是扩大生产。据招股书显示,2019年公司现有产能实际利用率为13.5%,去年上半年才提升至42%,产能利用率严重不足,在这样的背景下募资扩产显然说不通。

 

根据证监会发布的科创板科创属性评价指标体系,欲科创板上市的企业,需要具有科创属性,即满足三项常规指标,其中包括发明专利的数量不得小于5项。

 

而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金迪克共拥有9项专利,但发明专利仅有1项。好在还有其他政策选择,如不同时满足三项常规指标,满足五项例外条款的任意一项也可。尽管如此,公司能否登陆科创板依然是一个未知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