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费金融行业马太效应十分严重。

 

撰文/郜融莲

出品/每日财报

 

随着年报季过半,已有13家消金公司公布了2020年年报。其中头部消费金融公司正呈“强者愈强”局面,行业“马太效应”愈发明显。

 

具体来看,招联消费金融依旧稳坐第一把交椅,实现营收净利同比双增,资产规模也迈上了千万台阶。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13家消金公司中也有4家净利润同比下滑,其中,湖北消费金融的2020年净利润更是同比下滑84.50%。

马太效应加剧,招联消费金融稳居老大

截至今年4月11日,在已经开业的28家消费金融公司中,已经有13家公布了2020年年报。

 

综合来看,招联消费金融暂居于13家公司之首、兴业消费金融、马上消费金融紧随其后。

制图:每日财报

 

在已披露业绩的消费金融公司中,马太效应愈发明显,其中有两家公司净利迈入“十亿俱乐部”,分别是招联消费金融和兴业消费金融。而在营收规模和总资产上,招联消费金融则与其他消费金融公司拉开较大的差距。

 

截至2020年末,招联消费金融实现净利润16.63亿元,同比增长13.4%,蝉联23家消费金融公司第一名;营业收入为128.16亿元,同比增长19.3%,连续两年维持百亿以上。

 

净利润排在第二位的则是兴业消费金融,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同比增长28.4%至64.65亿元,净利润同比增长30.9%至13.50亿元。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兴业消费金融的营收净利仍呈增长趋势,但公司这两项指标的增速近年来出现大幅下滑。

制图:每日财报

 

另据兴业银行2020年财报披露,兴业消费金融2020年各项贷款余额409.24亿元,同比增长19.5%;成立以来累计发放贷款超过1200亿元。此外,与招联消费金融和兴业消费金融同处于第一梯队的还有马上消费金融,其2020年实现净利润7.12亿元。

 

第二梯队的几名选手也紧随其后,分别是中银消费金融,2020年实现净利润4.55亿元;中邮消费金融净利润4.02亿元;海尔消费金融净利润1.23亿元。而剩下的盛银消费金融、晋商消费金融、湖北消费金融净利润均未过亿元。

 

去年刚刚成立的小米消费金融和阳光消费金融则是不同的境况,小米消费金融实现净利润109万元,而阳光消费金融则亏损9600万元。

资产规模两极分化,头部公司逐鹿资本市场

2009年发展至今,消费金融这个新兴行业已走过了12年。从最开始的“一地一家”原则,发展到除北京、上海各有3家,重庆、江苏、广东、福建各有2家消金公司外,其他包括浙江、天津、四川在内的14个省市自治区均只拥有一张消金牌照。

 

然而除业绩上的马太效应外,在“财力”上,各消金公司也出现了两极分化的现象。在已公布2020年业绩的13家消金公司中,仅有招联消费金融一家资产规模突破千亿元。

 

2020年招联消费金融总资产首度破千万亿,达1088.81亿元,同比增长17.5%。作为招商银行旗下的消费金融子公司,招联消费金融在开展消费信贷业务时相较于其他公司具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近年来,招联消费金融正在努力做大业务规模,今年1月,深圳银保监局批准了招联消费金融在全国银行间债券市场发行不超过130亿元人民币金融债券。

 

然而公司的不良贷款余额在高速增长,2016年-2019年上半年,分别为1.5亿元、5.82亿元、13.93亿元和15.95亿元,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82%、1.24%、1.93%和2.08%。

制图:每日财报

 

在招联消费金融身后追赶的消金公司分别有马上消费金融、兴业消费金融、中银消费金融、中邮消费金融,这些公司的总资产分别为524亿元、445.59亿元、379.79亿元、340.06亿元。

 

而关于2020年度的资产质量,仅有少部分消费金融公司进行了披露。截至2020年末,哈银消费金融贷款余额为105.97亿元,不良贷款率低于2%。此外,邮储银行在财报中提到,中邮消费金融的不良贷款实现量率双降。

 

《每日财报》注意到,3月19日,招商银行公告董事会审议通过《关于招联IPO及收购招商永隆所持招联股权的议案》,启动招联消费金融上市研究工作,具体上市方案成熟后再行提交董事会审议。

 

其实在其之前,已有两家消金公司拟IPO谋求更多机会了,分别是捷信消费金融和马上消费金融。2019年,捷信消费金融计划在香港上市,并在港交所披露招股书,拟募资10亿美元。然而,在其通过港交所聆讯后再无进展。

 

2020年9月11日,马上消费金融获得重庆银保监局同意,拟在A股上市,有望成为国内第一家上市的消费金融公司。

科技驱动成发展关键,监管趋严难降消金热

尽管部分消费金融公司未能披露全部的业绩数据,但从已披露的业绩便能可见一斑。在13家消金公司中有4家净利润同比下滑,其中,湖北消费金融的净利润同比下滑84.50%。由此看出,相较于前些年消费金融行业增速迅猛的情况,2020年各机构的增速有所放缓。

制图:每日财报

 

值得注意的是,多家持牌消费金融机构纷纷把强化风控管理及科技驱动,定义为发展业绩增长的关键。其中邮储银行在年报中表示,将不断加强科技创新及应用,建立线上线下一体化获客渠道和覆盖贷前、贷中和贷后的全面风险管理体系,提升普惠金融服务的深度和广度。

 

海尔消费金融表示,持续加码金融科技,是2021年海尔消费金融的重点发力方向。盛银消费金融表示,2020年公司风控能力持续提升、自营产品成功破冰,科技能力显著提升,不良贷款率仅为0.09%,处于行业较低水平。

 

马上消费金融更是已通过科技创新能力赋能合作伙伴,获得了收入来源。根据披露,其科技赋能机构数量超过100家,合作金融机构超过200家,场景方200余家,覆盖消费场景百万个。

 

同时,马上消费金融在数字科技全方位研发,推动科技与全链条业务深度应用以及全行业开放输出,以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云计算四大技术驱动。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专营消费贷款的消费金融公司处境仍处于尴尬局面。据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消费金融公司贷款余额4722.93亿元。而央行数据显示,2019年我国短期信贷消费余额9.92万亿元。

 

就此测算,专营消费金融的消费金融公司规模占比不足10%。但这并不影响各巨头对消费金融的看好,去年,平安、小米等持牌入局,随着头部机构资本化、新玩家入局、存量机构股东结构多元化等,消费金融行业将持续洗牌。

制图:每日财报

 

此外,消金公司自身也面临着资金成本制约与征信体系不完善带来的风控问题。

 

为整顿行业乱象,去年监管出台了多个文件补制度短板,以及司法部门调整借贷利率上限等举措的施行,消费金融市场野蛮生长被压制,各个公司的精准获客、风控和资金获取能力等都受到了更大的考验。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2月,央行发布的《2020年第四季度中国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要高度警惕居民杠杆率过快上升的透支效应和潜在风险,不宜依赖消费金融扩大消费,这或许是消费金融行业监管收紧的另一个信号。

 

监管趋严是一个行业快速发展的标志,在整顿规范过后,消费金融行业或将迎来更好的明天。